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0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俄罗斯是流氓,中国是对手?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又称海参崴)与出席东方经济论坛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晤。(2018年9月11日)

美国重要智库兰德公司最近发布报告,称俄罗斯是流氓rogue,中国是竞争对手peer,俄罗斯对美国安全的威胁比中国更直接、更严重。这与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的对华政策演说称中国经济侵略、军事扩张、对美渗透不遗余力并不一致。美国的学者专家也在就美国究竟应该继续包容还是防范中国展开辩论而北京的学者认为,美国恢复旧秩序的努力已经无关紧要,因为美国的霸权已经不再,世界正在重回两极。

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报告的题目是《俄罗斯是流氓,不是对手;中国是对手,不是流氓》。报告将美国国家安全的两个主要威胁俄罗斯和中国作了区分,认为俄罗斯比中国对美国的安全有着更直接、更严重的威胁。

报告说,俄罗是一个装备精良的流氓国家,寻求推翻望主宰的国际秩序,而中国作为美国的竞争对手则希望形成一个自己能称霸的国际秩序。

报告指俄罗斯入侵邻国,吞并被征服领土,支持叛乱分子寻求分离出更多领土;在国内外暗杀反对派,干涉外国选举,颠覆民主国家,竭力破坏欧洲和大西洋机构。

相反中国采取的则是更为积极的措施:通过贸易、投资和发展援助等,来施加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报告认为,中国对美国并不构成直接威胁,而是更大的长期挑战。

报告说,在军事领域,俄罗斯能被遏制,中国则需要更长时间。中国在东亚军事优势的增长还需要时间,从而迫使美国为兑现既有承诺就必须接受更大成本和风险。

报告指出,中国是在地缘经济而非地缘政治中与美国竞争世界领导地位。在地缘经济领域,中国已经摆脱了区域限制,美中间全球影响力的平衡已经开始转向对中国有利的一面。

相比中国的影响力俄罗斯相形见绌

但是,兰德报告对中国的描述跟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去年10月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美国对华政策演说并不一致。

彭斯副总统那次演说中中共 “采取了一系列与自由和公平贸易相悖的政策手段,例如关税、配额、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像发糖果一样随意发放产业补贴牺牲美国利益为代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指北京的行为是“经济侵略”。

在军事上,彭斯指中国在南中国海挑衅美国的航行自由,其“扩张性”暴露无遗将南中国海的人造岛礁军事化,“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宣示实力”。

在对美国渗透方面,彭斯说,“北京正在动用一种政府上下全面参与的方式,利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宣传手段来扩大其影响,增进其在美国的利益。“

彭斯还指“中国利用所谓的‘债务外交’来扩大其影响力”,以大量资金支持腐败的独裁政府,在全球范围内推进其战略利益

彭斯引用美国情报人员的话说“与中国在我们国家所进行的活动相比,俄国人的所作所为实在是相形见绌。”

彭斯还提到了兰德报告中未提的北京对人权的严重侵犯,“新的迫害浪潮正在冲击中国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 ,“中国已建立起一个无可匹敌的监控国家”。

中国对美国的安全究竟构成什么样的威胁?美国究竟应该继续包容中国,还是应该挑战现有国际体系、另起炉灶保持警惕和对抗对此,美国的学者专家正在进行辩论。

承认中国影响力的合法范围

《外交事务杂志编辑吉迪恩·罗斯Gideon Rose认为,美国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次世界大战中建立起来的自由国际秩序,是基于美国的强大和信心,是一个可以使其它国家受惠的体系;美国成为这一秩序的领导者是其自身实力和价值观的自然结果

“这是一个如此优秀、强大的体系,中国人难以用另一方式对抗它,也不可能从外部完全打败它。但我们应该珍惜这一体系,使用它,并欢迎中国加入,如果他们遵守规则;如果他们不遵守,则不。”罗斯说。

基于这样的分析,罗斯反对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新时代大国竞争安全框架。他说“我听到有关中国的讨论越多“我就越被美国巨大的傲慢和专横所震撼”。他表示,“我们需要检讨我们的特权,以及一种观念,即认为我们能够和将能够对安全、经济、权力安排进行微观管理,冻结它们的确切位置,永远保持,使我们受益,即使世界已经发展。这是癫狂,这是错乱。”

罗斯认为:“我们必须给中国一些空间。中国正在迅速发展,获得了惊人的实力,并已赢得了一些权利。”罗斯认为,美国应该承认中国的影响力,“包括中国国内的政治制度,甚至可能在世界某些地区拥有很大的影响力,像一带一路计划经过的区域,也许还有在建立准则方面的权利

罗斯认为,美国应承认中国影响力的合法范围,并放弃在范围内的一些利益,这样就可以把中国带入现有国际体系。他说:“如果我们认为美国可以设法避免未来与中国争夺世界霸主而不需要放弃这些利益,那是开玩笑。但是,如果我们放弃这,也许我们确实可以将中国带入这一体系。”

美国放弃亚洲等于国际秩序死亡

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安全研究助理教授梅慧琳Oriana Skylar Mastro认为,罗斯的观点北京会喜。梅慧琳表示,中国现在不想称霸世界,不想在每个地方顶替美国,但他们确实想让美国从他们的周边地区离开,他们想控制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

她说,北京的目标虽然有限,但如果美国明天给予中国所要的,让他们用武力统一台湾,让他们称霸亚洲等于要求美国放弃该地区盟友美国将无力保护他们,最终美国将不能保护自己不能保护美国大陆那会造成巨大损失,自由国际秩序会死亡。”

在企业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的梅慧琳警告,中国和美国之间发生有限战争的可能性正在升高,这种可能性比大多数人认识到的要高得多。

向美国之音解释这一观点她写道2025年之前,也就是在第一轮(军事)改革完成之前,不太可能发生冲突,中国可能要推迟到2035年。但如果到那时,中国仍然想主导印度-太平洋地区,而美国仍要维持在那里的地位,我想说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是30%。”

梅慧琳表示,中国正进行其历史上最广泛的军事现代化改革计划,“习近平希望完成这一任务。然后在使用这一最重要奖品对抗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军力之前,他会先要测试一下他的军力。”

梅慧琳认为,认为中国首先跟越南发生一些小规模冲突,也许在南中国海惹一下菲律宾在对台湾采取任何行动前,他们必须看看军事行动是否可以先行。

以上两位学者针锋相对的辩论出现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最近的一次讨论中。该讨论介绍包括两位学者文章在内的近期外交事务》的主题,国际秩序及其支持者处于危机之中,未来谁主沉浮?美国中国?还是国际秩序本身

梅慧琳文章题目是《隐形超级大国—中国如何掩盖其全球野心》,内容主要讲中国目前虽然并不想替代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但在全球事务上挑战美国的同时,正把美国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势力范围内赶出去。

文章说,北京现在正通过悄悄的地区外交、发布精心策划的威胁和承诺、竭力使美国的盟友中立的策略,来避免被过度关注和不必要的对抗。到华盛顿醒悟过来准备采取相应措施时,恐怕避免灾难的机会已经消失

华盛顿重旧秩序无关紧要

《外交季刊》的讨论中还有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的文章。他认为,美国在后冷战时期拥有的临时霸权地位已经消失,在重新回归的两极世界里,中国将扮演新超级大国角色。

他认为,中国的崛起会导致跟美国发生一系列利益冲突,这一过程会是动荡甚至暴力的。中国领导人明白这一点,但他们还没有制定出利用他们的实力塑造世界的详细计划。华盛顿是否试图重新启动旧秩序已无关紧要,因为它无法完成。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