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4 2021年9月25日 星期六

普京要把俄独立人权团体赶尽杀绝?


资料照: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前去会见“公民社会与人权总统委员会”成员。(2015年10月1日)

几家有影响的俄罗斯老牌人权活动机构目前面临生存危机。它们中有的经费枯竭,有的被巨额罚款,或是被下令关门。有分析认为,普京当局正加大对独立的人权活动机构的压力,期望它们销声匿迹。

普京要把俄独立人权团体赶尽杀绝?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51 0:00

经费枯竭遭巨额罚款 人权机构公开募捐

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星期一宣布开始公开募捐活动。这家最老的俄罗斯人权机构期望能以此缓解资金枯竭的难题,以便维持机构能继续运转。1976年由一批前苏联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组建的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最近几年来经费日益拮据。

俄罗斯在2011年末和2012年曾爆发大规模的反普京和反克里姆林宫民众示威活动,之后,当局推动实施了外国代理人法。从那时起,这家俄罗斯人权机构拒绝一切外来资助,活动经费主要依靠俄罗斯总统针对民间团体赞助基金会的援助。

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和长期领导人阿列克谢耶娃去年去世后,这家机构的活动经费更加雪上加霜。由于来自官方的赞助现已中断,目前机构的运转主要依靠变卖阿列克谢耶娃所收藏的俄罗斯传统瓷器的收入。

有30多年历史的纪念碑人权组织也同样陷入困境。这家有影响的俄罗斯人权机构一个星期前同样启动了公开募捐活动,期望能收集到足够资金,支付高达560万卢布,大约相当9万多美元的巨额罚款。

9月份之后,纪念碑组织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收到罚单,仅在12月5日和6日两天就收到了8个罚单。当局和法院指控纪念碑人权组织违反外国代理人法,在社交网络和其他媒体上公布有关斯大林大清洗等资料时,没有标注外国代理人的标签。

前克格勃大楼前组织活动 当局加紧打压抹黑

纪念碑人权组织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前苏联民主化浪潮期间成立。这家机构除了从事人权活动外,更长期致力于斯大林和前苏共政权的政治迫害历史研究,收集了大量历史资料和档案,同时还经常举行各种相关活动敦促人们不要忘记历史。

每年秋季,纪念碑人权组织都要举办斯大林政治迫害受难者的纪念活动。首都莫斯科的活动尤其被各界关注。在莫斯科市中心前苏联秘密警察克格勃,目前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总部前的广场上,民众点燃蜡烛,排起长队宣读当年在斯大林大清洗期间被处决人士的名单。

但当局对纪念碑人权组织的打压也日益加大。这家组织在卡雷利阿的一名负责人目前被捕关押。虽然招致坚决否认和反对,当局仍然把纪念碑人权组织定性为外国代理人。

这家组织的一名领导人说,当局还开动了宣传机器抹黑。两家俄罗斯主要官媒,独立电视台和俄罗斯电视台24频道分别制作播放了一系列有关纪念碑组织的不实抹黑报道。

另一种方式迫害 置人权组织于死地

俄罗斯最高法院上个月满足了司法部的起诉,下令关闭另一家老牌人权机构“捍卫人权运动”。俄罗斯司法部指责这家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成立的人权组织多次违反外国代理人法。“捍卫人权运动”几年前也被当局列入了外国代理人的黑名单中。

俄罗斯信息监管机构同样指责“捍卫人权运动”在社交网络和媒体上公布资料时,没有打上外国代理人的标签。“捍卫人权运动”现已被累计罚款1百90万卢布。这家机构的领导人,今年78岁的著名人权活动人士波诺玛廖夫去年被法院以参加非法集会为名判处25天的监禁处罚。

俄罗斯著名记者和历史学者斯瓦尼泽说,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政治迫害,当局正在制造借口,扼杀俄罗斯独立人权组织的活动。

纪念碑人权组织领导人拉钦斯基说,这家人权机构将继续活动。他认为,有别过去,时代不同,当局打压时动用了另一种方式和工具。

拉钦斯基:“上个世纪30年代时,秘密警察当时控制了社会从上到下的各个角落。当局今天在施压时,没有那时的那些施压工具,而是采取了另一种办法。”

纪念碑组织另一名负责人切尔卡索夫说,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虽然曾获得了官方的一些资助,但经验表明,如果不按照当局想法发声说话,当局就会加紧施压。

普京善于包装

一些独立人权组织说,普京执政下俄罗斯目前所关押的政治犯数量已经超过了前苏联时代。

与此同时,克里姆林宫最近也对俄罗斯总统下属的人权委员会实施改组。亲克里姆林宫,几年来为官方从事宣传活动的媒体人法捷耶夫取代了自由派的菲多托夫担任总统人权委员会主席职务。

许多观察人士说,当局试图用自己御用的所谓人权组织和人权人士取代那些独立的人权机构和活动人士。总统普京甚至两年前还出席了在莫斯科的名叫悲伤墙的政治迫害纪念碑的揭幕仪式。

但著名人权活动人士帕德拉比涅克曾批评普京一方面用这种方式包装自己,另一方面加紧迫害,非常无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