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8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俄欧外交危机 莫斯科频发威胁想达哪些目的?


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二)和国防部长绍伊古(右三)在靠近中国边界的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观看“东方-2018”战略军演。(2018年9月13日) 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二)和国防部长绍伊古(右三)在靠近中国边界的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观看“东方-2018”战略军演。(2018年9月13日)

当欧盟酝酿再次制裁俄罗斯之际,莫斯科也不断发出警告,不惜与欧盟断绝关系。有分析认为,普京当局对欧盟采取强硬蛮横举动,背后有自己的策略盘算。此外,与西方关系不断恶化促使俄罗斯将继续打中国牌。

对俄制裁呼声高涨

爱沙尼亚议会2月16日通过决议,呼吁欧盟采取一致对外政策捍卫俄罗斯公民自由,并对普京当局实施更严厉制裁。决议呼吁俄罗斯应遵守1996年加入欧洲委员会时所承诺的捍卫民主和法治国家的义务,释放包括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内的所有政治犯和被捕的人士。

爱沙尼亚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米赫克里森说,近几个星期,俄罗斯使用迫害手段导致政治犯数量剧增,这无疑对邻国爱沙尼亚的国家安全产生影响。

决议还呼吁欧盟检讨欧洲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最近对莫斯科的访问。

威胁不惜断绝关系 蛮横口气罕见

作为欧盟成员,爱沙尼亚议会的这一举动正值俄罗斯与欧盟紧张关系升级。就在一天前,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晤芬兰外长时,再次重复了俄罗斯不惜与欧盟断绝关系的威胁。他警告说,俄罗斯与欧盟外交关系已所剩无几,莫斯科已准备好应对双边关系的任何结果。但拉夫罗夫也补充说,不应把欧盟与欧洲混为一谈。与欧盟断绝关系不意味着俄罗斯会离开欧洲,因为俄罗斯在欧洲还有很多支持者和朋友。

拉夫罗夫稍早前说,如果欧盟执意对俄罗斯实施新一轮大规模制裁,俄罗斯不惜与欧盟断绝关系。

许多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认为,这种强硬口气非常罕见,根本不像外交经验丰富的拉夫罗夫说出。类似蛮横语言过去通常都来自军方将领之口,显示了今天俄罗斯与欧盟外交危机的严重程度。

故意羞辱欧盟 不在乎关系恶化

为准备即将召开的欧盟外长和元首会议,欧洲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2月初访问了莫斯科,这也是欧盟高级外交官员2017年以来首次访俄。博雷利访问期间,他不但没能见到被关押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俄罗斯甚至以卷入示威活动为由宣布驱逐3名欧盟成员国的外交官。不仅如此,谈判中俄罗斯更向博雷利播放欧盟防暴警察对付示威者的视频,试图训斥博雷利不要过问俄罗斯国内的民众示威议题。

一些俄罗斯政论人士说,国与国之间当驱逐间谍或是外交人员时,有各种不同的方式和选项。有时为了不破坏和影响双边关系,驱逐行动或是低调,或是暗中,或者不对外公开。但俄罗斯这次选择在谈判一方来访时高调驱逐外交官,除了试图羞辱欧盟外,更显示莫斯科已不在乎双边关系。

博雷利访俄后,欧洲议会的一些议员呼他辞职。许多俄罗斯反对派人士更批评西方试图与独裁者媾和。著名反对派人士和俄罗斯前能源部副部长米洛夫说,博雷利访俄让他想起二战爆发前夕,当年推行绥靖主义的英国首相张伯伦去慕尼黑会晤希特勒。

新一轮制裁或重创俄罗斯

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欧盟和美国已对俄罗斯实施了数十项各种制裁。许多经济学者认为,虽然俄罗斯经济被认为已经适应这些制裁,制裁并未让俄罗斯经济崩溃,但制裁却使经济丧失活力,让俄罗斯经济每年因此失去大约两个百分点的增长率。

新一轮制裁是西方世界针对普京当局逮捕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以及在国内推动镇压迫害行动的反应。欧盟外长为此将在2月22日开会讨论,随后将在3月份召开欧盟元首峰会讨论对俄政策。

俄罗斯反对派人士正推动和游说的制裁方案涉及普京周围的财阀、高级安全官员和负责宣传的官媒主管等三个领域,此外还包括这些人的家属。

俄策略:分化欧盟减轻制裁 不让过问国内事务

政治学者苏斯洛夫认为,俄罗斯对欧盟的这种立场想达到两个目的。一是影响和施压欧盟中主张和俄罗斯对话的德法等国,以便减轻制裁程度。二是莫斯科想对欧盟画一条红线,试图让欧盟在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问题上不要插手。

欧盟内部在对俄立场上长期存在分歧。拥有被莫斯科奴役历史的波兰和波罗的海等国立场强硬,但德法和南欧国家的立场较为缓和。

俄罗斯目前是排在中国、美国、英国、瑞士之后的欧盟第五大贸易伙伴。去年头10个月,与欧盟贸易规模能占俄罗斯对外贸易接近40%的份额。德国更是排在中国之后的俄罗斯第二大贸易国。欧盟也是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德法等国商界都长期在俄罗斯市场拥有巨大利益。

亲官方政治学者马尔科夫认为,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油气交易,以及每年大批的来自莫斯科,圣彼得堡和其他俄罗斯大城市的中产阶级去欧盟渡假旅游,这两个领域都不会因为双方关系的变化受影响。

与西方交恶长期化 中国牌继续有用

其他国际问题学者认为,与欧盟关系危机反映了俄罗斯与西方总体关系的不断恶化,因此会推动俄罗斯继续打中国牌对付西方。与此同时,俄罗斯媒体上最近也出现了一些讨论,强调俄罗斯应进一步加强与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联系和贸易,减少对欧盟依赖。

学者博伊科说,俄罗斯已宣布外交转向东方,这一政策在持续,看不到改变。另一方面,克里姆林宫确实对西方日益失去耐心,双边关系低迷将长期化。

博伊科:“俄罗斯虽然不得不同西方打交道,但俄罗斯对西方的立场也越来越清晰。俄罗斯认为,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责任在西方,因为西方想孤立俄罗斯,制裁更是没完没了,因此损害了双方关系。”

价值观日益不同 俄欧渐行渐远

一些俄罗斯外交分析人士认为,俄罗斯权贵阶层长期把欧盟视为按规章办事,缺少灵活性的官僚机构。因此,传统的俄罗斯欧洲外交过去通常更愿意绕过欧盟,而同权力更大的欧盟的各个成员国领袖对话和达成交易。

欧盟的前身是欧共体和欧洲经济共同体,再往前是50年代组建的欧洲煤炭和钢铁共同体。二战结束后,德法等国当年为吸取欧陆血腥屠戮的战争教训,组建欧洲煤钢共同体共管曾引发战争的战略资源,目的是促进和平和推动欧洲一体化。

有分析认为,俄欧关系目前陷入危机,普京带领俄罗斯不但与欧洲大陆渐行渐远,同时也更难消除越来越多欧洲国家对来自俄罗斯威胁的担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