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7 2022年1月19日 星期三

俄出兵哈萨克斯坦引争议,托卡耶夫加强控制安全机构


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照片显示俄空降兵在莫斯科郊外机场乘军机前往哈萨克斯坦。(2022年1月6日)

哈萨克斯坦动荡越演越烈,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当局镇压行动已导致数十人死亡。应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请求,俄罗斯和其他几个独联体国家向哈萨克斯坦派兵企图稳定当地局势。但这一举动引起争议,批评人士担心这个中亚国家的主权会因此受损。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总统任命自己的亲信出任关键的安全情报部门首脑,以此提高安全机构的忠诚。有报道说,哈萨克斯坦开始禁止外国人入境。

俄出兵哈萨克斯坦引争议,托卡耶夫加强控制安全机构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05 0:00

俄罗斯1月6日开始向哈萨克斯坦派遣空降兵部队,先头部队和一些装甲战车等装备已经抵达。《莫斯科共青团》报说,莫斯科郊外的两个主要军用机场已编组运输机群,除了一些大型军用运输机伊尔-76和安-124外,许多客机也被编入其中。

精锐部队出发 俄称在当地有利益

俄罗斯《RENTV》电视台说,向哈萨克斯坦派遣的俄军部队分别来自最精锐的第76空降师和第45空降旅的两个特种作战连。此外,来自俄军中部军区的两个特种作战旅的部队和一个山地作战营也在整装待发。俄军中部军区的主要针对方向是中亚地区。一些部队的驻扎地点也邻近哈萨克斯坦。

为了出兵哈萨克斯坦做舆论准备,一些俄罗斯媒体和时事评论人士开始解释莫斯科在哈萨克斯坦有许多重要利益。除了与俄罗斯相接壤的哈萨克斯坦北部有大量俄语系居民需要保护外,俄罗斯还向哈萨克斯坦租赁著名的拜科努尔航天中心。俄罗斯航天部门领导人表示,这个航天中心的安全保卫工作已经加强。

此外,俄罗斯还租赁位于哈萨克斯坦西部大草原上的萨勒-沙干靶场。苏联在上个世纪50年代所兴建的这个靶场目前被俄罗斯军方积极利用。俄罗斯刚服役的几款最新式的洲际弹道导弹的飞行和弹头末端飞行轨迹的测试都在这个靶场中完成。

作为俄罗斯核能主要原料的铀,很大一部分也来自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拥有丰富的铀矿资源,铀产量能占世界的40%。彭博社说,铀价格因为哈萨克斯坦的局势而大幅上涨。

俄罗斯媒体说,莫斯科这次出兵的规模将可能达到5千人。这些俄军部队都有参加车臣和格鲁吉亚战争,以及吞并克里米亚行动的经验。

俄罗斯这次以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的名义出兵,并声称这是维和行动。由俄罗斯所主导的这个安全组织包括了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和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这几个国家也决定向哈萨克斯坦派遣少量部队。

关键岗位换上亲信 托卡耶夫期望安全部门忠诚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5日请求这个组织派兵维持秩序,保护民众安全。托卡耶夫还把一些抗议示威者称为有外来支持背景的恐怖分子,并声称在阿拉木图市正在进行反恐行动。

有莫斯科的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哈萨克斯坦的局势表明,托卡耶夫可能不太信任哈萨克的安全部队,并质疑哈萨克安全部门对他忠诚和可靠。托卡耶夫很可能在走投无路和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向普京求助。

哈萨克斯坦的安全机构过去一直效忠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有评论认为,纳扎尔巴耶夫现在彻底退出政坛,如果哈萨克斯坦的政局未来能恢复平静,托卡耶夫政权能得到巩固,这也意味着持续了3年多的哈萨克斯坦的权力移交过程彻底完成,托卡耶夫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领导人。

纳扎尔巴耶夫下台后,托卡耶夫立刻在5日撤换了国家安全情报首脑马西莫夫,这一职位由托卡耶夫的亲信萨金巴耶夫担任。萨金巴耶夫在此之前是托卡耶夫的总统卫队长。托卡耶夫还任命了其他亲信担任一些关键职位。

马西莫夫被认为是纳扎尔巴耶夫最重要的亲信之一,也被认为是哈萨克斯坦非常有权势的政治人物。他曾担任过哈萨克斯坦的总理等各种重要职务。

马西莫夫来自维吾尔族,会说中文,曾在中国留学。但一名纳扎尔巴耶夫的前亲信、目前在奥地利流亡的前哈萨克斯坦高官曾在YOUTUBE频道的一档访谈节目上表示,马西莫夫也同俄罗斯安全部门关系密切,因为早在前往中国留学之前,他年轻时代就与苏联克格勃密切合作。

哈萨克斯坦的抗议民众在阿拉木图手挽手站在防暴警察前。(2022年1月5日)
哈萨克斯坦的抗议民众在阿拉木图手挽手站在防暴警察前。(2022年1月5日)

担心丧失主权 普京遭遇哈萨克民族主义

一些亲官方的俄罗斯政治学者认为,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也非常有可能派出包括国民近卫军在内的军警人员。但俄罗斯军人会避免与哈萨克人直接接触,有关任务将由哈萨克斯坦当地的军警人员执行。俄军的主要任务是防守主要设施。

许多批评者说,普京在内务部队基础上几年前所组建的国民近卫军,以及卢卡申科的军警部队的主要任务是对付国内的民众示威。这些俄罗斯部队和军警人员部署在哈萨克斯坦无疑会引起当地民众的反感。

许多评论还把俄罗斯这次出兵与1968年苏军出兵捷克斯洛伐克相比。苏联当时曾以华沙条约组织的名义出兵。这些批评声音还认为,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主要是为了帮成员国抵御外来侵略,但如今却以这个组织的名义处理成员国内部事务。

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照片显示在莫斯科郊外机场上等待运往哈萨克斯坦的俄军车。(2022年1月6日)
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照片显示在莫斯科郊外机场上等待运往哈萨克斯坦的俄军车。(2022年1月6日)

哈萨克的许多活动人士把俄罗斯出兵行动看成是哈萨克丧失主权。他们批评托卡耶夫政权无能,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恢复国内秩序。他们认为,哈萨克斯坦未来可能会更加依赖莫斯科,普京当局也更有可能会像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和东部地区那样,未来也会吞并与俄罗斯相接壤的哈萨克斯坦北部地区。

哈萨克政治学者萨特帕耶夫说,哈萨克新一代政治人物掌权后,当地的政治生态也会发生变化,前景很难预测。

萨特帕耶夫说:“情况其实并不那么简单。如果分析未来,哈萨克斯坦权力更迭之后,国内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力量会抬头。而哈萨克的一些政治力量无疑会对此加以利用。”

分析人士说,哈萨克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将针对中国还是俄罗斯都有待观察。但引人注意的是,这次抗议活动的许多参加者都说哈萨克语,较少讲俄语。哈萨克人集中的西部和南部地区对这次示威活动非常热衷,但讲俄语居民集中的北部地区却对示威抗议活动比较冷漠,因此反映了抗议活动背后所代表的当地民族主义力量。在这一背景下,俄罗斯出兵很可能会引火烧身,让当地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和微妙。但俄罗斯官方表示,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派兵驻扎会在有限的时间期限内结束。

一些吉尔吉斯民众6日在首都比什凯克市中心广场示威,呼吁吉尔吉斯当局不应追随莫斯科,不要向哈萨克斯坦派兵。这些示威人士说,吉尔吉斯人不应使用武器对付自己的哈萨克兄弟。他们还要求吉尔吉斯斯坦退出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中亚国家中,吉尔吉斯斯坦与哈萨克斯坦文化历史上最为接近。

在同样是突厥语系民族集中的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的首府喀山市,6日当天也有示威者上街抗议莫斯科出兵哈萨克斯坦。

局势仍不明朗 外国人禁入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的局势6日仍然紧张混乱,市中心有时能听到枪声甚至爆炸声。相比之下,首都努尔-苏丹局势平静。有报道说,最开始抗议示威的西部一些地区局势趋于平静,当地一些居民宣布停止抗议,因为他们认为已达到了要求纳扎尔巴耶夫和政府下台的目标。哈萨克斯坦内务部说,有两千多人被逮捕,数十人在阿拉木图被打死。

哈萨克斯坦许多地方的互联网络、飞机航班仍然中断。阿拉木图市居民甚至使用城市电话有时也联系困难。俄罗斯外交部5日呼吁目前滞留在当地的俄罗斯公民最好不要上街,同时储存食品。官媒俄新社引述哈萨克斯坦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发言人的话说,外国公民目前不能使用飞机和其他任何交通工具,或用步行的方式进入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官方还决定,在未来半年内,由政府来管控汽油、柴油,以及依赖天然气的地区的天然气价格。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