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6 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日本洒钱吸引台积电设厂 韩国欲向WTO提告恐难奏效


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在6月9日股东常会后接受媒体提问。 (美国之音李玟仪拍摄)

台积电10月14日正式宣布将赴日本投资设厂,日本政府承诺高额补助。专家认为日本欲藉此提升经济安全,韩国可能提告但并无效用。

日本洒钱吸引台积电设厂 韩国欲向WTO提告恐难奏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36 0:00

日本高额补助 索尼与丰田参与

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TSMC)10月14日正式宣布将赴日本九州岛投资设厂,日本索尼集团、丰田汽车参与共同兴建,预计2022年动工、2024年完工启用。

据多家日媒报导,日本政府拟最高补助约5千亿日圆。可能在10月底众议员大选后编入2021年度的追加预算中。

资讯工程与电机专家、台北商业大学校长(照片提供: 张瑞雄)
资讯工程与电机专家、台北商业大学校长(照片提供: 张瑞雄)

资讯工程与电机专家、台北商业大学校长张瑞雄博士向美国之音说明,日本的最大产业是汽车,现在的汽车制造动辄使用数千颗芯片,加上电动车的流行,车用芯片重要性日益升高。此外例如物联网,车联网,万物联网等都需要大量的芯片,日本政府希望保障这些芯片的供给,台积电在日本的设厂正好满足日本政府的需求。所以台积电获得日本政府对此计划的强力承诺与实质补助,也让台积电扩充产能和供应链的全球生产蓝图布局更加完整。

他说:“台积电是一家公开上市的公司,其任何营业决策,在商言商,一定大部分是基于公司的最大利益,所以台积电的全球据点扩展决策一定是根据于客户的需求、商业机会、营运效率和成本考虑等因素。”

东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铃木一人(Kazuto Suzuki)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除了日本政府承诺提供数千亿日圆的补贴之外,还有其他吸引台积电决定进军日本的原因。

他说:“索尼集团与丰田汽车集团旗下最主要的零件制造商Denso出资共同兴建工厂也是很重要的原因,这样对台积电来说是更大幅降低成本。再者,台积电是如同服务业一样因应客户需求量身订做产品的企业,索尼虽然不是台积电的第一大客户,但是藉由索尼的广大顾客群,台积电可以建立起与客户密切沟通的模式,打造出客户满意度更高的产品。”

他更指出,其中还有政治因素,由于现在中国与台湾的紧张情势直线上升,必须考虑万一进入战争状态,台积电将生产基地保留在国外可以分散风险。

保障日本经济安全 改变产业结构

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于10月14日晚间的记者会时提到,其实日本政府从2019年起便与台积电展开协商。他说:“台积电在日本兴建半导体工厂,可以提高日本半导体产业的自律性,对经济安全产生莫大贡献。”

张瑞雄说:“日本政府出于经济和国家安全原因,大力提倡半导体芯片回到国内生产,更由于疫情流行,日本汽车产业面临前所未有的芯片短缺问题。此外,台湾与中国日益紧张的关系也加剧了地缘政治对供应链的压力。这都使 2021年初美日等国将科技产业最为依赖的台湾芯片业列为全球供应链重要潜在风险。目前全球正在重建供应链以脱离对中国的依赖,其中最受注目的就是需要芯片支持的物联网(IoT)与无线通信技术。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美日欧等西方先进国家阵营,未来与中国为主的阵营势必会两极化,很多产业标准恐将朝着双方没有互换性的方向发展。”

东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铃木一人(铃木一人提供 )
东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铃木一人(铃木一人提供 )

铃木一人指出,自1980年代以来,日本的半导体业就已经丧失了竞争力,无论政府启动多少次,都以失败告终,因此政府积极吸引台积电设厂,最终目标是振兴日本半导体产业。

他说:“日本的产业结构是纵向一体化,半导体业也是由各个企业依据自己的产品独自生产自家适用的半导体,工厂设置与机械购买都是由各个企业自行负责,所以可承担的成本不大,因此制造成本高、效率也不好。这个型态与世界半导体生产的横向分工方式非常不合,现在国际趋势已经是生产许多不同商品都适用的半导体了。所以日本希望透过台积电来日设厂,扩大日本半导体业的基地,使日本能够建立类似于台积电的工厂,逐渐适应横向分工机制的半导体生产方式,最终降低制造成本并提升制造效率。”

经济协力:日台同盟尚早 日中联系必陷困境

台积电宣布在九州岛设厂一事,在日本引起很大的回响,日媒报导,这可能是日本和台湾建立“日台经济同盟”的开端。

张瑞雄认为此时期待日台经济同盟是言之过早。他说:“这只是在商言商和日本基于本身国家的产业需要,所以不需要过度解读,认为这可能成为日本和台湾建立‘台日经济同盟’的起点,因为台日经济贸易还有很多待解决的问题,例如福岛核灾区生产的食品进口、经济海域重迭的问题等。再者,日本也不可能太得罪中共,所以大家不用期望太高。”

铃木一人认为,台积电在日设厂,将让台积电拥有“日台经贸友好大使”的角色,日本已经感受到台湾释出的善意,对原本就亲近的台日关系之增温有更大的帮助,相反日中的经济连接急转直下,两者虽无直接关系却是有趣的对比。

他说:“中国依赖日本的半导体材料和半导体制造设备,但自从自特朗普政府以来(对)中国的半导体出口就受到限制,包括日本不再与华为合作,日中半导体贸易早就陷入了困境。台积电决定进军日本是在这之后的事情,而且只是一家企业,所以无论台积电是否进军日本,日中之间的半导体业联系都是个大问题,而且目前无解。”

韩国出口恐受损 提告WTO难成立

《韩联社》指出,如果台积电接受日本政府援助在日本设厂生产半导体,并以较低的价格供应日本国内市场,恐怕会使同样做为半导体供应链的韩国对日出口减少而遭受损失,韩国可能因此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申诉。

铃木一人表示,虽然WTO的主旨是维持自由贸易,但也要配合目前的世界局势。

他说:“以日益重要的经济安全保障层面来看,某些战略性行业、研发和安全相关投资可能被允许作为WTO 自由贸易原则的例外状况。而且WTO本身功能失调,即使向WTO提出申请,也不能审查,更不能作出判决。因此,美国和欧盟都在投资加强供应链,这在某种程度上与WTO的自由贸易原则不符,但现在许多国家正在这样做,所以目前日本不必特别担心韩国提出申诉。”

张瑞雄说:“可能只有韩国会向WTO提告,不过这种提告很难成立,因为难以提供客观数据证明自身产业因台积电在日本建厂而造成损失。此外,韩国对自己国内半导体的补助少吗?而且基于美日同盟,台积电也在美国设厂,美国也不会支持韩国的提告。其实拟向WTO提出申诉的国家,往往会因难以证明其在该产业上面临的损失与被告国家在该产业补助金额之间的因果关系,造成诉讼最终难以进行。例如美国与欧盟虽然将就中国以巨额补助支持半导体产业的举动视为重大问题,不过最终仍因举证困难,未向WTO提出申诉。”

全球芯片荒 台积电适应性将长期胜出

台北商业大学校长张瑞雄博士指出,全球皆面临芯片荒,台积电因此成为各国积极争取的目标,同时各国也在分别扩大投资设厂。

他说:“对全球半导体的趋势影响,各个国家都希望掌握芯片的供应命脉,所以尽量在自己国家建厂生产。台积电在海外大幅扩产之际,其竞争对手也大量投资以扩大产能。例如英特尔斥资200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设芯片设施,以期赢得苹果和高通等订单。英特尔将在10年内投资欧洲高达800亿美元,提高欧洲芯片产能。台积电主要竞争对手韩国三星也计划斥资数十亿美元扩大美国德州生产基地,以响应华盛顿的呼吁,将更多重要半导体生产带入美国。三星为自己和高通、Google等其他公司生产芯片,并努力准备超越台积电,以争取更多客户青睐。”

东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铃木一人表示,台积电在日本设厂对芯片短缺并不会产生立即的影响,因为要到2024年才量产,英特尔在美国亚利桑纳州设厂也一样。

他说:“从全球的格局来看,台积电进军日本意味着台积电的产能会增加,所以我认为在目前半导体短缺的情况下对于增加半导体的供应能力是有很大的帮助的。不过,由于工厂在2024年才会开始全面运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不知道届时半导体的供需平衡的状况如何。对于韩国来说,作为对手的台积电似乎因进军日本抢走许多的日本客户,但其实日本原本就对三星半导体的依赖程度不高。三星的半导体是针对三星自家商品的设计与制造,日本的索尼、三菱、日立等产品依赖适用性高的台积电半导体的程度远高于三星,所以我认为影响很有限。”

铃木一人还认为,只为自家产品制造的半导体势必逐渐被市场淘汰,适用性高的台积电产品长期来说会获得优势,这已经是全球性的趋势,也是日本极力争取台积电设厂的主要因素。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