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3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土耳其释放美国牧师 一场纠纷告终


布伦森牧师和妻子抵达阿德南·曼德列斯机场前往德国。(2018年11月12日)

土耳其一家法庭释放了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结束了华盛顿与安拉卡之间的一场外交纠纷。布伦森被控犯有恐怖主义和间谍罪名,如果被定罪,面临35年监禁。华盛顿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

预计,布伦森将乘美国军用飞机前往德国的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进行医疗检查,然后返回美国。

法庭星期五判决布伦森有罪,但只判处他三年零一个月的监禁。这位牧师在审前已经被拘押了两年,所以法庭判他以拘押期折抵刑期,将其释放。

目击者说,布伦森听到法庭的量刑宣判后说:“这是我全家一直在等待的一天。”

星期五,在第四天的听证中,三名检方证人收回了早先的证词。其中一人说他不知道布伦森是谁,另外两人声称法庭误解了他们之前的陈述。

布伦森牧师一案在土美关系前所未有的危机中成为一大聚焦点。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8月对土耳其罚以关税,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土耳其不放弃起诉布伦森。在美国加征关税后,土耳其货币崩溃。

布伦森的律师杰伊·塞库洛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感谢总统、国会议员和外交领导人持续向土耳其施压,为布伦森牧师争取到自由。”

星期四,美国媒体的报道示意,华盛顿和安卡拉达成了一项协议,为释放布伦森敞开了大门。

在法庭宣判的几个小时前,特朗普星期五早晨发推说:“正为布伦森牧师辛勤努力!”

安卡拉强烈否认达成协议的说法。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通讯主管批评了特朗普的推特。“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说他‘正为布伦森牧师辛勤努力!’我们希望再次提醒他,土耳其是民主法治国家,土耳其的法庭是独立的,”发言人法里丁·阿顿写道。

前土耳其高级外交官艾丁·塞尔岑说:“释放布伦森实际上是让土美关系回到正轨。”

布伦森自从1990年代以来一直生活在土耳其,管理一个福音派教会。今年50岁的布伦森与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属于同一教派,他的案子备受福音派的关注,而福音派是特朗普总统的一个选民基本盘。

美国和土耳其都是北约成员,但有很多问题毒化了两国关系。分析人士表示,如今解决问题的大门敞开了。

全球资源伙伴的政治分析师阿提拉·叶斯拉达说:“希望随着布伦森的获释,从今以后,会产生一种正面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改善土美关系。”

星期五,土耳其里拉飙升,国际投资者认为布伦森获释减少了土耳其金融领域成为下一个美国制裁目标的风险。

叶斯拉达说:“哈克银行案、也就是这家国有借贷商据称违反对伊朗的制裁一案,仍然徘徊在背景中。美国财政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对它苛以巨额罚款甚至惩罚其它国有银行。”

今年早些时候,哈克银行副总裁哈坎·阿提拉被监禁,他被判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安卡拉方面指责这项定罪是出于政治动机,并一直在进行游说,希望能让阿提拉返回土耳其。

人们纷纷揣测阿提拉可能很快会回到土耳其服完他的刑期,而针对哈克银行的罚款可能会从轻处置。

在布伦森获释前,美国媒体报道说安卡拉和华盛顿达成秘密交易,但埃尔多安否认这一说法。

观察人士指出,华盛顿声称有好几名美国公民被土耳其方面不公正地监禁。有两名美国国务院的当地雇员因恐怖主义罪名被土耳其羁押。

星期五,一家土耳其法庭拒绝了哈姆扎·乌鲁凯伊请求获释的申诉。他是美国驻阿达纳领事馆的翻译。检方要求将他监禁15年。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对双边关系最大的威胁是定于下个月生效的美国对伊制裁。分析人士叶斯拉达说:“关键点是土耳其是否同意美国的立场,实施针对伊朗的制裁。”

伊朗是土耳其的邻国和重要贸易伙伴。总统埃尔多安已排除了土耳其执行美国新的制裁措施的可能性。

一些分析人士说,布伦森案件的解决将创造一种更利于妥协的气氛。然而,美国研究组织美国进步中心的分析人士马克斯·霍夫曼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促成布伦森获释的美土互动存在着危险。

他说:“美国认为使用大棒的方式有效,施加压力的行动有效。他们说,由于施加了压力,他们的人才被放了出来。于是他们还想回到这种方式。这是危险的,因为最终,埃尔多安会觉得压力太大了,会反扑的,或者,会拒绝后退,那样一来,我们的危机会反而更深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