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9 2021年10月22日 星期五

中国审查延烧海外,台湾游戏《还愿》遭下架


资料照:许多社交媒体用户使用小熊维尼的形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比较。

上周,台湾的游戏业者赤烛(Red Candle Games)旗下恐怖游戏《还愿》(Devotion)因受到许多中国网友投诉,遭国际游戏平台GOG.com取消上架。这不是赤烛团队第一次受到如此遭遇。当中国的内容审查延烧到国际平台,台湾与全球的内容创作者应该如何以对?

《还愿》曾因为游戏当中影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小熊维尼符咒”设计,受中国网友抵制。去年2月,赤烛团队发出道歉声明,表示该符咒上的文字设计并非赤烛团队的立场,也并非《还愿》这部作品本意,团队随即将《还愿》在Steam线上游戏平台中国区全面下架。

即便团队已将《还愿》游戏当中的美术素材做过修正,但当该游戏于今年12月准备再次上架时,却仍止不住中国网友的舆论抨击。12月17日,赤烛团队回应对此感到遗憾,但尊重GOG平台取消上架的决定,并表示“这是一个难以克服的困境,但我们仍会继续努力。”

业界人士认为,中国对内容的审查,已经不单单只针对进入中国市场的影视、电玩,甚至连GOG这样希望持续经营当地市场的游戏平台,都难以倖免于“不能说出口的”压力。

曾担任游戏软体公司执行长、现任台湾新媒体暨影视音发展协会理事长蔡嘉骏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个平台本身如果它想要进中国市场,它怕得罪中国人的话,它自己会不会主动去做一些过滤跟筛选?可是,这个事情我觉得是台湾这边的业者本身无法去控制或考量的。”

去年,改编自赤烛团队旗下惊悚游戏《返校》(Detention)、讲述1960年代台湾戒严时期“白色恐怖”历史的电影同样无法在中国市场上映。这部电影在台湾票房高达2.6亿新台币(约910万美元),甚至在第56届台湾金马奖获得12项提名,更是该届入围奖项最多的作品。但是,一些中国微信公众号在发布入围名单时,为了避免提及片名,以“XX”代替《返校》二字。

“《返校》是因为它有一些特别的政治意涵,”蔡嘉骏说,只要是跟政治有关的东西在中国就极其敏感,“所以《返校》并不是在中国不受欢迎,是根本进不去。”

负责《返校》电影后端行销宣传的台湾牵猴子整合行销公司总监王师告诉美国之音,即便撇除掉内容审查、辱华这种文化或政治上的敏感,内容产业本身就是一个风险比较大的产业、竞争非常激烈。“如果因为要去制作一个所谓符合两岸三地市场、或者是全球市场的内容的时候,其实你很多东西,你会因为种种的讨论、妥协、立场的不同,使得这个商品本身失去它该有的特色。”

12月初在中国院线上映、由美国索尼影业(Sony Pictures)与中国腾讯联合制作的电影《怪物猎人》(Monster Hunter,又译为《魔物猎人》),就因为电影中有台词被批辱华,发行商因此将该片从中国的电影院撤下,并承诺删除含该台词的场景。

“(中国)这样的一个禁忌或地雷区是连好莱坞都会踩到的。”王师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包括台湾及来自全世界的内容制作业者,都会理所当然的把中国13亿人的市场做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一个想像,觉得是一个梦幻之地。但其实经过这段时间以来,大家其实会很清楚,它有许多现实上的困难。”

赤烛团队的《还愿》游戏在12月中被迫下架后,接续引发中国以外游戏玩家的不满,他们纷纷至GOG平台上留言,希望该平台不要为了迎合中国而进行自我审查。

开发《SkateBIRD》这款游戏的的独立游戏开发团队 Glass Bottom Games创办人Megan Fox也以行动声援赤烛团队,12月16日她在推特上面宣布,原本预定在GOG平台上架的《SkateBIRD》游戏将不会上架,她也去信要求GOG将该团队另一款已上线的游戏下架。

台湾立法委员陈柏惟及其办公室以文字回应美国之音:“不论游戏、创作、各类的娱乐事业,自由对于创作是一件至关重要的条件,如果全部的人都对中国规则妥协,那创作的生命力必会被扼杀,我想这也是本次有独立游戏商,认为中国的行为踩到游戏工作者的底线,扬言抵制的最根本原因。”

陈柏惟及其办公室团队认为,正因为台湾身为民主自由的国家,大家才能免于恐惧发表意见,也得以一直是亚洲多元文化、自由创作的重要据点。“世界的市场不是只有中国,这几年反制中国霸权的多边夥伴关系,在区域网路、商业、军事、医疗等方面都已经逐渐形成,我认为数位、娱乐产业未来也可以朝这个方向去走。”

“就你的内容本质本身,你应该要做的是把自己的故事说好就好了。”蔡嘉骏说:“心中没有市场的藩篱、没有国家的界线,全世界都是你的市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