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8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教育选民还是虚假宣传?TikTok推出美国大选指南惹疑虑


资料照片:北京一家商店内展示的抖音宣传广告(2020年8月30日)

被美国政府点名可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的中国社交媒体抖音海外版TikTok,最近宣布将在其应用程序中推出2020大选指南,为用户提供有关美国选举的相关信息。媒体伦理法专家和分析人士说,TikTok的举动不仅无法消除美国政府对其的担忧,甚至可能引发美国的进一步打击。

教育选民还是虚假宣传?TikTok推出美国大选指南惹疑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57 0:00


TikTok: 指南提供候选人和投票相关信息

TikTok星期二(9月29日)说,该指南将允许用户从非党派组织“选票准备”(BallotReady)获得联邦、州和地方候选人的信息;并且从“全国州务卿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retaries of State)那里获得各州如何投票的信息。此外,这个指南还将包括从数字扫盲项目“MediaWise”那里获得关于媒体的知识。

此前,由于担心其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对用户数据信息的处理,对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威胁,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苹果和谷歌在9月27日午夜前将TikTok下架。但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联邦地区法官卡尔·尼寇斯(Carl Nichols)9月27日作出临时裁决,阻止了这项禁令。

不过,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星期三在一场投资人会议上表示,如果TikTok与甲骨文达成的交易不能满足美国国家安全要求,TikTok必须关闭。

鉴于TikTok能否继续在美国运作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它在此刻推出介绍美国总统选举的新功能,向其1亿美国用户提供有关候选人和如何投票的详细信息。其目的何在?这样做是否具有合法性?

相关领域的律师和法律专家对美国之音表示,TikTok要推出的新功能在合法性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加州硅谷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朱可亮(Clay Zhu)说:“我认为TikTok这一做法是合法的。这是受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即使是政府眼中的冒犯性内容也受到法律的保护。”

科特里:TikTok想借此给自己贴上保护膜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媒体伦理与法学教授珍·科特里(Jane Kirtley)也认为TikTok这样做,在“合法性”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她说: “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判例,政府几乎不可能限制发布这样的内容。 此前特朗普政府禁止该应用程序的行政命令被联邦法官阻止执行,正说明了这一点。”

科特里补充说,TikTok声称自己并不制作内容本身,应用程序的内容是来自几个值得信赖的来源:如全国州务卿协会等。“因此,这给其应用程序贴上了受尊重的保护膜。”

魏茨:TikTok曾被用来扰乱特朗普竞选集会

不过,政治和安全分析人士则认为,不管TikTok推出选举应用程序的意图是什么,这一举措肯定会被一些人视为是鼓励反特朗普的选民在11月的选举中投票。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博士对美国之音说,特朗普总统的政治对手早些时候曾利用这一应用程序,通过鼓励人们登记与会,但实际上并不去参加;从而扰乱了此前的特朗普竞选集会,导致集会场地出现许多空位。

“即使TikTok推出的新应用程序具有进行选民教育的良好目标;但是人们对先前经验的印象将是很难被抹去的,” 魏茨博士说。

另一方面,媒体伦理与法学教授科特里分析说,鉴于特朗普政府打击TikTok的一个焦点是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因此可以预见,政府会争辩说,TikTok正在散布有关选举和投票的错误信息,这将构成另一项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不过,我认为这很难证明;即使得到证实,我也看不出政府如何在法律上阻止TikTok这样做,” 科特里说,“联邦选举委员会的确有权处理虚假的竞选资金申报和欺骗性的政治广告;但是我不确定它是否会对选民发出错误信息拥有管辖权 - 假设TikTok在这样做的话。”

朱可亮:TikTok已成地缘政治问题

由于特朗普政府对TikTok的指控,是基于对一家中资公司可能给美国带来安全风险的担忧,TikTok推出美国选举指南应用程序的动作,是否会有助于打消美国的担忧?甚至是否会适得其反,使得美国政府对其增加更多的担忧?

加州硅谷执业律师朱可亮表示,这些已经超出了法律问题的范畴,而是一个地缘政治问题。

“所有政客都希望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而一些所谓‘安全’担忧只是选举话语。美国在与中国打交道时不能采取孤立主义的做法,” 这位曾在相关类似诉讼中代表“微信”美国个人用户的律师说。

无独有偶,特朗普政府此前宣布将于9月20日禁止微信的禁令,在美国商务部9月18日发布了微信禁令的细节之后,“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USWUA)当日向旧金山联邦法院起诉美国政府,要求取消禁令。联邦法官9月19日作出裁决暂缓执行商务部的禁令。

与此同时,美国也有其它华人团体利用被特朗普总统下令禁止的“微信”平台,在全美范围内组群展开支持特朗普总统竞选连任的活动。

《日经新闻》报道了“美国华商联盟”(Chinese American Alliance)在微信平台支持特朗普连任的活动。美国华商联盟的成员主要是那些早期来美留学,目前进入美国中产阶级、年龄在40-50多岁之间的专业人士。

该组织的主席查克·李(Chuck Li)对《日经新闻》说:“我们的人数可能是少了些,但是我们不是一个代表性不足的少数群体,我们在经济方面做得很好。”

许多美国华人在看到特朗普总统的“微信”和“TikTok”禁令相继被联邦法官阻止执行后表示,这些事件充分体现了美国所倡导的言论自由价值观,以及“三权分立”的健康政治体制。

美国联邦法官对“微信”和“TikTok”禁令中止执行的裁决,皆基于《宪法》第一修正案关于言论自由的权利。联邦法官认为,国家安全利益固然重要,但政府并没有能够提供充分证据表明,对所有美国用户禁止这些社交媒体的应用足以解决国家安全问题。

曾经代表“微信”美国个人用户的律师朱可亮说:“中国企业需要全面接受并遵守其运营市场国家的规则。与此同时,如果美国政府选择任意禁止应用程序并关闭中国公司,那么我们就与中国政府的做法没有什么不同了。”

科特里:TikTok可能遭进一步关闭

不过,对于TikTok 和微信推出美国总统选举应用功能的做法,是否能够帮助它们打消美国政府对其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担忧,法律专家和政治分析人士都不持乐观的观点。

明尼苏达大学媒体伦理与法学教授科特里认为,虽然这看起来是一种以公共精神和无党派的方式来促进投票,特别是那些年轻的潜在选民。 但是,“另一方面,在当前人们有理由担心美国选举受到外来干涉时,这可能会遭遇到质疑,并可能会引发特朗普政府采取进一步措施将其关闭,”她说。

哈德逊研究所的政治与安全专家魏茨博士认为,不管最近TikTok和微信的司法拖延如何发展,鉴于中国政府要求,中国拥有的美国企业即使在海外运营,也必须遵守中国的安全要求。这也将与许多在中国运行的美国公司所受待遇相对应,而中国政府通常是禁止它们的运行的。

“如此来看,类似的中资公司在美国的前景是黯淡的,” 魏茨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