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9 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

香港大专联校论坛纪念六四三十周年 还原历史真相


成千上万香港民众2019年6月4日晚上聚集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集会纪念六四事件30周年。

香港多间大专院校学生会在星期日(6月2日)复办联校论坛纪念六四三十周年,探讨六四与学界传承以及香港民主何去何从两大议题。有学生会代表表示,香港人应该继续传承六四事件的真相,还原中国政府的真面目。

2014年底雨伞运动后本土思潮兴起,香港大专学界因为不接受支联会 “建设民主中国”等纲领,认为维园六四烛光集会 “行礼如仪”、扣连中国人身份认同,从2016年开始多间大专院校学生会拒绝出席六四烛光集会,并曾经另起炉灶,在六四当晚举办联校六四论坛。去年所有大专院校停办六四论坛,部份院校学生会认为平反六四不是香港人的责任。

今年六四30周年,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浸会大学学生会、理工大学学生会,以及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时事委员会等大专学界团体,星期日(6月2日)复办联校六四论坛,题为 “血染南门三十载、今卫香江千万代”,论坛分为两部份,邀请不同世代的大学学生会领袖、支联会代表,以及多个港独团体代表出席,探讨六四与学界传承以及香港民主何去何从两大议题。

论坛开始前,大会向六四屠城死难者默哀一分钟,其后各间大专院校的学生会代表上台发言。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苏浚锋发言表示,30年前八九民运爆发,香港各界关注这个民主运动,让香港人民主觉醒,也是本土第一次有大型的民主运动。不过,八九民运的结束以及六四事件,让香港人看清楚中共政权的真面目。

苏浚锋:“八九民运的结束、六四事件,让香港人看清楚中共这个屠夫政权是不会有民主也不会有自由,与我们香港的核心价值背道而驰,这段记忆警醒着香港人,所以我们过去30年,无论面对基本法23条立法、反国民教育、政改、一地两检,一直都是拒绝赤化、拒绝向这个政权低头。

苏浚锋表示,目前香港人面对逃犯条例修订,因为知道中国司法系统的荒诞,以及人权状况的不堪,会反抗到底。他又认为,香港人应该还原传承六四事件的真相,了解中国政府的真面目。

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外务秘书周美芝发言表示,她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学到香港的核心价值,是出入境自由、言论自由,以及游行集会的自由等,她反问台上的参加者今日的香港还有没有这些自由﹖她又认为香港人每年都坚持讨论六四,就是希望保护这些核心价值。

周美芝透露,有理工大学学生会干事会前成员,星期日(6月2日)被澳门当局拒绝入境,她担心逃犯条例修订通过后,会有学生被引渡到中国大陆。

周美芝:“一到6月的时候大家都很紧张,就是因为我们害怕有一天连在香港我们也不可以再谈论六四。今天(6月2日)我们有过去的学生会干事会的成员,不能入境澳门,其实他做过甚么呢﹖只是曾经担任学生会干事,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入境澳门,甚至以后会不会连大陆也去不了,或者被引渡到中国大陆呢?”

周美芝说,香港面对的危机,就是香港人所珍惜的每一个核心价值,逐渐被港府和北京侵蚀,她认为六四事件以及逃犯条例修订都是例子。

周美芝:“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我觉得无论借鉴六四,还是眼前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每一件事,都应该告诉大家,我们不应该再忍下去,我们呼吁大家6月9日上街游行,反对逃犯条例修订。”

1991年香港学学生会会长、现任教协教育研究部主任张锐辉,在论坛第一部份“六四与学界传承”发言表示,1989年4月北京学运发生的时候,他是香港大学的学生,当年5月全香港各界已经关注北京学生争取民主,5月20日数万人冒着8号风球游行、翌日香港首次百万人大游行,然后5月28日150万人大游行,接着6月3日晚坦克车入城等,这些都是香港人的集体回忆。

张锐辉认为,当时香港人关心八九民运、六四事件,不会理会身份认同的问题,只会同情一班人民中的精英被当权者杀害,他也相信当时的香港人不会认为学生

做错,北京政权做得对,因此时至今日,仍然每年都有数以十万计的香港人,每年六四都会参与维园烛光晚会。

张锐辉强调,如果一个地方真的有历史和承传,这些经历和认知就一定要流传下去。

今年22岁的香港大学学生会前外务秘书梁晃维在论坛发言表示,他对六四的记忆是来自教科书,而他读中学的时候,教科书有关六四的篇幅非常短,当中有关中共屠城也没有清楚描述,幸好中史科老师讲述六四的历史真相,否则他不会知道六四是甚么一回事。

梁晃维表示,到他上大学之后,就开始从香港人本位去思考六四,将六四视为血腥的提醒。

梁晃维:“当我们离开支联会的晚会之后,我们从一个香港人的本位出发,去探讨到底六四对香港人有甚么意义,去提醒我们这一代的人,或者将来的人,中共是一个不可信、是一个杀人独裁政权,我们也不应该有任何幻想,在中共政权之下香港会得到更大的民主及自由。”

论坛第二部份探讨香港民主何去何从,有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以及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担任嘉宾。主持人问及,是否认为当年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用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去争取民主是否没用﹖香港又应该用甚么方法抗争﹖

钟翰林表示,当年北京的学生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争取民主,换来解放军的镇压及屠杀,他认为香港人应该看到这样的历史事实,抗争不应该设有底线,只能够采用任何有效的抗争手段。不过,他强调不会主动 “招惹”解放军的镇压。

邹幸彤表示,支联会的立场很清晰,会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段,他们认为香港人争取的民主运动是对人的尊重,而不是对人的仇视或者暴力,她又认为八九民运的学生发挥这么大的影响力,就是因为他们坚持和平、理性。

陈家驹表示,香港人用过很多方式争取民主,他认为抗争手法需要有进步,他又强调就算逃犯条例修订通过,他仍然会争取香港独立,但是暗示他可能会离开香港。

梁颂恒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目前还有一宗冲击立法会案等候8月30日开

庭,而逃犯条例修订可能最迟7月中就会通过,因此他不可能在条例通过前离开香港。梁颂恒表示,今年六四三十周年遇上反逃犯条例修订的抗争,他认为被模糊了焦点,他又说逃犯条例修订才是他现在首要处理的事情。

不过,梁颂恒预计,今年会有很多人参加维园六四烛光集会,他认为要思考如何将这些集会的人转化到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抗争。

梁颂恒:“理论上对北京政府或者香港政府越不满的年份,六四晚会的人数也会越多。所以根据今年的社会气氛,我觉得六四烛光集会会有很多人参与。”

论坛主办单位之一、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星期一(6月3日)出席电台节目表示,论坛有大约100至200人出席,大部分不是学生而是中年市民,出席人数只及预期一半,未如理想,他又表示身边同学都对六四事件比较冷感,认为这一代应多关心香港本土的事。

理工大学学生会外务秘书周美芝认为,学生出席六四论坛人数未如理想,与年轻人现时较关注并热烈讨论逃犯条例修订有关,她说,理工大学学生会也选择把资源投放到反修例的行动。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