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3 2021年12月3日 星期五

专家:美韩2+2会议显示以美日韩同盟为中心打造东亚秩序


韩国总统文在寅(中)与美国务卿布林肯(左二)、美防长奥斯汀(左一)和韩国外长郑义溶、国防部长官徐旭在首尔合影。(2021年3月18日)

1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与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国防部长官徐旭在首尔举行“2+2”会议。这是美国国务卿和国防部长自2010年以来,时隔11年首次共同访韩。会后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美韩同盟是朝鲜半岛和印度太平洋地区和平、安全与繁荣的核心轴,在全球性威胁日益高涨的情况下,这一关系比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外交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向美国之音指出,此次会议意味着韩国作为同盟的重要性的上升,体现出美国以美日韩同盟为中心打造东亚秩序的战略考量。

布林肯再点名中国和朝鲜 强调同盟共同应对重要性

当天会议于上午举行,会后布林肯、奥斯汀与郑义溶、徐旭召开记者见面会就会议内容进行说明。继前一天晚间在美韩外长会议上对中国和朝鲜提出批评后,布林肯再次指出中国和朝鲜造成的威胁,并强调了同盟共同应对的重要性。

布林肯表示,“我们清楚地认识到中国持续地违背其承诺,并就中国攻击性、威权式的行动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安全造成的困难进行了讨论,中国的行为使同盟之间采取相通的应对方式变得更为重要”,“民主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后退的现象,在这种时刻,对中国的反民主主义行为予以对抗就更显重要”。

布林肯针对朝鲜指出,“在压制性政权下,朝鲜居民正遭受着大范围的体系性凌辱”;“美国的政策目标是减少朝鲜对美国和盟友施加的广泛威胁,改善包括朝鲜居民在内的朝鲜半岛所有人的生活”。

奥斯汀也明确表示,“从美国国防部的立场上来看,中国是一个长期性的挑战课题”,“我确信美韩同盟作为印度太平洋地区和平、安全与繁荣的核心轴,将能够共同应对所有挑战”。

韩方同样强调了两国共同解决朝核问题的重要性。郑义溶表示,“朝核问题是韩美亟需解决的事宜,两国间的紧密合作至关重要”,“韩美合作时是最强大的”。徐旭也表示,两国外长防长决定继续保持紧密沟通与合作,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和永久和平的共同目标。

基于上述共识,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未来将基于相互尊重和信任、自由、民主主义、人权和法治等共同价值,进一步增进合作关系;重申对防御韩国和加强联合防卫态势的共同承诺;朝鲜核与导弹问题是两国同盟的优先关注议题。声明还强调了美日韩同盟的重要性,明确反对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并再次强调为营造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保持合作。

会后,两国外长防长还出席了第11份美韩防卫费用分摊协定草签仪式。当天下午,布林肯和奥斯汀拜访了韩国总统文在寅,转达了美国总统拜登对美韩同盟的重视。

专家:美国加强亚洲秩序 日韩角色各不同

外交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认为,这次会议体现出韩国作为盟友的重要性的上升,其背后是美国以美日韩同盟为中心打造亚洲地区秩序的战略考量。

伦敦国王学院国际关系学副教授雷蒙∙帕切科∙帕尔多 (本人提供)
伦敦国王学院国际关系学副教授雷蒙∙帕切科∙帕尔多 (本人提供)

伦敦国王学院国际关系学副教授雷蒙∙帕切科∙帕尔多(Ramon Pacheco Pardo)在接受美国之音的书面采访时表示,这次会议显示出对于拜登政府来说,韩国作为同盟的重要性排到了前列。

韩国外交部前第一次官(相当于副部长)申珏秀认为,这背后的原因在于,“东亚地区是拜登政府最重要的战略地区,修复与日韩的同盟体系有助于稳定东亚多变的战略环境”。

首尔市立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黄智焕也认为,“这次会议意味着韩美同盟重新恢复了过去的状态”,不仅美韩会议,还有不久前的美日2+2会议都显示出“拜登政府以美日韩同盟为中心打造东亚秩序、应对中国崛起的考量”。

不过与美日联合声明不同的是,美韩联合声明并未直接点名批评中国,而是强调了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专家向美国之音指出,这体现出日韩在三国同盟体系中扮演的角色不同。

申珏秀认为,“韩美日三国合作体系在中国崛起之前便为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发挥着重要作用,不能说只是为了对抗或牵制中国的合作体系”,“朝鲜已十分接近核武装化,如何通过谈判解决朝核问题、消除朝核威胁、维护朝鲜半岛的稳定与和平是韩美之间最大的问题”。

黄智焕进一步指出,拜登政府认识到东亚地区双边关系的复杂性,因此比起攻击性策略,选择了更为精巧的方式。“对于中国的威胁,三国有着共同的认识,但具体的应对方式则会根据具体问题而有所不同”,“日本会在牵制中国上表现得更为积极,而韩国则会试图在美中之间扮演一个缓冲的角色。(中略)韩国会优先考虑解决朝鲜半岛有关问题,因此在这个方面会表现出更强的同盟合作”。

未来展望:加入QUAD+符合韩国利益 构建东亚地区技术链

此次日韩之行后,未来三国会在该地区采取哪些具体的行动?在外交领域,最受关注的莫过于韩国会否加入四方安全对话扩大版(QUAD+)。两国在此次会议上未就该问题进行直接讨论,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在记者见面会上回答相关提问时仅重申,只要是开放、包容、透明的机制,韩国就会予以合作。在该问题上,韩国最大的阻碍来自中国。事实上,就在QUAD首次峰会举行前一天,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发表专家评论,就韩国加入QUAD+提出警告。

不过专家认为,加入QUAD+符合韩国的利益。申珏秀表示,“对于高度依赖对外贸易的韩国来说,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秩序是事关存亡的问题。(中略)韩国是美国的盟友,与中国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韩国的国家利益在于以同盟为基础发展韩中关系,中国应该接受这一事实。虽然QUAD+的具体情况尚未确定,但韩国加入这一机制就如同中国签署RCEP、加入CPTPP以提高地区内话语权。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和名分反对地区内其他国家建立各种合作机制,对其他国家基于主权作出判断进行干涉是不可取的”。

帕尔多和黄智焕进一步指出了韩国加入的可能性。二人最近在《The Hill》发表联名文章,指出首尔正在考虑加入QUAD+。“如果拜登政府使QUAD或者QUAD+呈现为一个关注疫苗、气候变化、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和其他不明确对抗中国的议题的合作机制,那么韩国会加入,因为加入所带来的利益将远远高于任何潜在的报复。日本是四方安全对话的成员国之一,但并未遭到任何来自中国的报复。澳大利亚与中国的摩擦是因为其他问题而非QUAD。所以我认为,这会鼓励首尔内部认为加入四方安全对话不会导致韩中关系恶化的意见”,帕尔多指出。

韩国首尔市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黄智焕(黄智焕提供)
韩国首尔市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黄智焕(黄智焕提供)

“从QUAD首次峰会的联合声明来看,并没有表现出在东亚地区打造北约式同盟或者攻击性对抗中国的倾向,对应对新冠疫情、气候变化等软性议题的探讨比较多,强调了其柔软开放的特点,比如自由开放、包容、健康、民主主义价值等。(中略)如果QUAD能够保持目前这种柔软的协议机制形态,将对解决亚洲地区的很多问题起到极大的帮助,韩国也有望从合作的层面上给予政策上的配合”,黄智焕表示。

专家还提出了美日韩同盟在经济领域展开合作、规避中国风险的可能性。帕尔多认为,美日韩可能就与台湾或欧洲等其他伙伴共同建立技术供应链展开合作,“现代供应链依赖台湾和韩国生产的高科技半导体,任何供应链都无法在没有韩国参与的情况下运作”。

韩国外交部下属国立外交院经济通商开发研究部长金良姬也向美国之音表示,新冠疫情暴露了全球价值链的一些弱点,地区合作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在东亚地区内,韩国和日本应该合作打造一个所有国家可以共同生存、而不是过度依赖中国的环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