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7 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学者:美应加强领导作用,避免中国主导亚洲区域秩序


2017年9月8日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左三)观察中国援建的东铁项目模型。

美国在冷战期间与亚洲国家建立的一系列同盟关系仍然持续到今天,但是这些双边同盟关系眼下正面临压力。与此同时,亚洲的区域架构正在不断的演变,出现了一系列相互重叠的双边与多边机构。

美国有学者认为,在中国越来越积极的参与区域架构建设而且影响力日益加大的情况下,美国必须采取行动来加强它在该地区的双边同盟关系并在多边机构中发挥领导作用,以避免中国在亚洲建立可能更具威权主义色彩的区域秩序,但也需要对现有的亚洲秩序做出调整,允许中国更多的参与进来。

美同盟关系受考验,而中国更能影响亚洲秩序

美国的亚洲观察人士注意到,在特朗普总统上台后,美国在言辞上仍然显示了它对亚洲的重视,包括参加东盟峰会和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这些区域多边机构等,但是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种支持并没有体现到行动上,事实上,特朗普总统要求美国的同盟分摊费用等使同盟关系受到考验。

与此同时,中国正越来越积极的支持亚洲地区的多边机制,而且更有能力影响亚洲区域的架构。

学者:中国选择支持没有美国参与的区域机构,更考虑战略因素

美国天主教大学的政治学副教授安德鲁·杨(Andrew Yeo)说,他注意到,中国会选择支持那些它能够将其影响力最大化的区域性组织,在实践中这意味着中国会倾向那些没有美国参与的区域组织。中国对东盟加三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的偏好就是这方面的例子。

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安德鲁•杨(Andrew Yeo)在东西方中心,20190501.
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安德鲁•杨(Andrew Yeo)在东西方中心,20190501.

这位刚刚出版了《亚洲区域架构-太平洋世纪的同盟与机构》一书的作者日前在东西方中心举行的新书推介会上表示,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对待多边机制的态度有更多战略方面的考虑。

他说:“过去中国在区域机构中的参与被看成是要向其他国家发出中国和平崛起的信号,但是自从推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中国更加有意的把它的区域倡议与其战略目标联系起来。”

学者:你退我进

这位学者认为,美国应该加强它在亚洲区域架构中的作用。他说,如果美国及其盟友减少它们在亚洲的机构建设中的存在,北京无疑会填补这一空白。这就是中国得以迅速在中亚与南亚进军的原因。在他看来,华盛顿现在试图通过其印太战略来追赶中国。

他说:“美国与双边同盟脱钩或是华盛顿脱离多边机构,都会进一步鼓励中国建立它所倾心的区域秩序愿景,这一愿景可能更具威权主义色彩,透明度也更低。亚洲秩序的未来岌岌可危。”

特朗普上台后区域与国际秩序转型加速

目前也是美国天主教大学亚洲研究主任的杨教授指出,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人们担心美国已经放弃了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地位,因此,无论是在地区层面还是全球层面,秩序转型的前景都在加速。

他说,如果美国希望塑造,而非几乎只是对地区秩序的转变做出反应,那么它就必须采取行动,培植同盟,领导多边机构,并鼓励志同道合的伙伴投资于该地区的架构。

允许中国有更多话语权的亚洲自由主义秩序符合美国的利益

在他看来,在亚洲维持一个有所调整的自由主义秩序仍是增强美国以及志同道合者的国家利益的最佳选择。有所调整指的是这个秩序必须有让其他国家参与进来的空间,这意味着与别的国家就什么是新的规范和制度的边界等进行谈判。在实践中,这意味着让中国在建立区域秩序的规则制定中有更多的发言权,从而使它更有兴趣参与进来。

他说:“亚洲地区架构不应被视为一场相互较量的大国通过建立新的机构来制衡其他国家的零和博弈。在亚洲,与区域机构进行更广泛的接触可以为美国的利益服务,同时不会给北京留下这样的印象,即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行动旨在遏制中国。”

杨教授还认为,美国与盟友和机构进行积极的接触也将使该地区的各国政府更难制定支持非自由秩序的规则、规范和机构。

至于如果中国在亚洲区域架构中的作用被削弱而美国减少它在该地区的存在会导致什么结果的问题,这位学者说,在这种情况下,别的国家也许会试图在该地区占据主导地位,可能是俄罗斯或是印度,或是出现多极态势。但他倾向于认为,亚洲地区的麻烦会更多。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