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9 2021年12月3日 星期五

拜登对中国发展高超音速导弹感到关切


资料照:2019年10月1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展示的东风-41型弹道导弹。

美国总统拜登周三(10月20日)表示,他对中国的高超音速导弹感到关切。几天前,英国的《金融时报》报道说,北京测试了一种可携带核弹头的高超音速滑翔武器。

拜登在登上“空军一号”专机前往宾夕法尼亚州时被记者问及是否对中国的高超音速导弹感到关切,他回答说,“是的。”

高超音速武器在高层大气中的飞行速度超过音速的五倍,约为6200公里/小时(3853英里/小时)。

拜登总统前往宾夕法尼亚州之前带着人们参观总统专机“空军一号”。(2021年10月20日)
拜登总统前往宾夕法尼亚州之前带着人们参观总统专机“空军一号”。(2021年10月20日)

《金融时报》上周六报道说,中国在8月份测试了一种武器,这种武器飞越太空,绕地球飞行,然后朝着既定目标巡航,但没有击中目标。

白宫发言人莎琪周三在“空军一号”上对媒体表示,美国不对具体的报道发表评论,但白宫已通过“外交渠道”对中国的高超音速导弹技术提出了关切。

“总的来说,我们已经明确表示了我们的关注,我认为总统的评论反映了这一点,即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谋求军事能力的关注。所以这仍然是我们的看法。显然,我们通过外交渠道提出这个问题,”她说。

中国外交部否认了媒体有关中国进行了高超音速导弹试验的报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0月18日在例行的记者会上被问到这次测试时说,这次试验是“一次例行的航天器试验,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

他补充说,航天器返回前分离的是航天器配套装置,会在陨落大气层的过程中烧毁解体,落于公海海域。

这次测试是在美国及其全球竞争对手加快建造高超音速武器的步伐之际进行的。高超音速武器是下一代武器,使对手失去反应时间,无法启动传统的防御和反击机制。

来自缅因州的联邦参议员安格斯·金(Angus King)周一表示:“高超音速武器是战略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具有从根本上破坏我们所知道的战略稳定的危险潜力。”他补充说,“在我们监控我们的竞争对手的进展时,美国不能在这方面落后,也不能允许出现盲点。”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周一说,“有关中国试验了一枚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导弹的报道令人不寒而栗,显示了中国共产党的能力和意图。”

今年9月,五角大楼的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成功测试了一种吸气式高超音速武器,其速度能够达到比音速快五倍多。这是自2013年以来该级别武器的首次成功测试。

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和雷神技术(Raytheon Technologies)等公司正在努力开发美国的高超音速武器能力。

安格斯·金参议员说,高超音速武器是潜在的“噩梦武器”,“中国或俄罗斯正在开发的这些武器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

(本文参考了路透社的报道。)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