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6 2024年4月17日 星期三

焦点对话:封口封网封死讯,李文亮之死的悲与怒


焦点对话 (2020年2月7日) 封口封网封死讯,李文亮之死的悲与怒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59:59 0:00

焦点对话 (2020年2月7日) 封口封网封死讯,李文亮之死的悲与怒

因最早公开武汉肺炎疫情而被视为民间英雄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去世,在中国引爆海啸般的舆论浪潮。星期四,数家中国媒体爆出李文亮的死讯,但官方很快删除,将李文亮的状况更新为抢救中。尽管数亿中国人在搜索和关注李文亮的最新状况,他的死讯最终证实之后,名字却从新浪微博的热搜榜上一度消失。李文亮“生前被封口,死后遭封网”的命运引发了中国网民排山倒海般的评论,民众的愤怒“足以让大地颤抖”。李文亮之死,为何牵动亿万中国人的心?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其中的悲情和勇气,能唤醒谁?

嘉宾: 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政论作家陈破空;原《世界日报》副总编孟玄。

焦点对话:封口封网封死讯,李文亮之死的悲与怒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59:59 0:00

夏明:中国有足够堵口的“口罩”,却没备足防堵病毒的口罩

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说,李文亮的去世和(当局)对他的处理引发(对)三个基本的价值观(的思考)。第一个是“真话、真实、真情”。因为你可以看到,李文亮其实是个很真实的人,他也不是个“高大上”的想做英雄、想出风头的人。但是,他面临这种病情,作为医生他的天职告诉他,要把真相告诉大家。但是中国政府不许知识分子讲话,不许学生讲话,不许记者讲话,不许律师讲话,最后让全国人民让全国人民都不许讲话,这样造成了巨大灾难。这种灾难是有代价的。这次中国政府处理危机的无能就在于,他们的口罩都不够,因为他们制造了大量的封人民口的“口罩”,而没有制造大量的能够应对这种病毒的口罩。

真情就在于,中国在全世界到处吹捧自己大国崛起,自己了不得了。但面对着一个病菌,你可以看到这个强大的国家机器用钢铁、用坦克、用机枪筑起的钢铁长城或者防火墙,其实不堪这个病菌的一击。也就是,这个政权对于人民的性命、健康,在建设基本的卫生基础设施上作出了牺牲,把钱用在军事武器上、高科技上的选择超过了对人民民生的选择。这对中国来百姓当然是个很大的打击。

第三个,像李文亮医生这样人,中国有大量的中产阶级和中上阶级,他们认为他们实现了中国的小康梦想,只要我们能过上安稳的日子,我们也不想给政府添麻烦。但面对这小小的一个病毒,他们的梦想一夜之间像砂器一样的坍塌。对中国人来说,这种反思、这种冲击、这种惶恐我觉得当然是非常大的。

陈破空:李文亮该上《时代》封面,警示人民制度必须改变

政论作家陈破空说,网上铺天盖地的评论是民情的汹涌。不过这件事回头来看,当时李文亮受到查处,武汉市这些单位公布查处的时候,关于查处这头8个人的消息下面居然有4万多点赞,这些点赞的很多都是武汉当地的民众。所以这些民众应该反思,当你们支持政府,扼杀一个孤胆英雄,一个为你们说话的人时,你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第二,李文亮本人属于中产阶级,他本来要求得一个安稳的生活,他专门报了武汉大学医学院7年制的医科专业,希望之后生活稳定,也就是最近几年流行的“岁月静好派”,期望安安静静地过生活。但是现在一个接一个的冲击,美中贸易战、非洲猪瘟到现在这个全国性的大瘟疫——新型冠状病毒,可以看到,没有一个良好的政治制度,如果一个社会不能发出不同的声音,你无法过好“岁月静好”(的日子)。这是我们多年来讲的,讲了几十年,希望民众能够有所觉悟。

另外,在中国官方来说,“生前封口,死后封网”,这是另一种手段的杀人灭口,因为这种做法没有从根子上反思问题,没有从新闻自由、言论公开、信息公开、(政府)受到监督和制衡或者改善制度着手,那么千百万像李文亮医生这样的人仍然会死于非命。所以,这种舆论封锁,全国下达指令封锁,甚至封掉李文亮的名字,这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杀人灭口。李文亮的名字不仅应该载上《时代》周刊的封面,他的名字也将永垂史册。当他的名字永垂史册的时候,我想,对人民最大的惊醒是,这个制度必须改变。

孟玄:李文亮事件是“坝底”一缺口,中共先考虑不要“崩坝”

原《世界日报》副总编孟玄说,“我记得2月3号,习近平主持的应付疫情的会议里头就强调要注重网络的监督跟管理。因为现在是一个信息社会,非常容易引起信息爆炸。比如在“阿拉伯之春”中,就是因为信息不能很好地管理,政权就崩溃了。”

中共当然知道,这一次——他自己也说——是个“大考”,这个“大考”把中共所有的弱点都公布于世,而且很难堪。那在这种情况底下,在面对老百姓的时候,尤其是像李文亮(事件)这样一个突出的、形象性的、昭示体制荒谬的事例面前,它当然要进行很好的管理。我觉得它现在的处理方式是为了降低损害,比如现在马上派监委(去武汉调查)。当然它不可能把他变成人民英雄,让大家去学习,它肯定做不到这点。可是现在要看,比如他的丧礼给什么样的规格,这个中国人很在意的;以及武汉政府怎样道歉,不能光给钱的。现在是不是甚至习近平要出来表示一下哀悼?现在这样的考虑也有,当然我想习近平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

可是,这件事情确实等于是“大坝”底下的一个缺口,而这上面的水压很大。在水压极大的情况底下,中共政权为了保住自己的政权,怎样能够在民情汹涌的时候降低损失,这是它目前优先想到和采取措施的。至于后面的问题,以后再说,先度过这个阶段,不要“崩坝”。

山西严先生来电,看美国之音后,重新认识中国共产党

以前看电视对中共的印象很好,直到收看美国之音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共产党喊的空洞口号、目标都是没有用的,就为老百姓做实事就好了。老百姓都能看得见,不用你说。也不用管老百姓,老百姓有能力,会管好自己的。

北京张先生来电,“李文亮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

李文亮的去世是一个强烈重大的政治隐喻,李文亮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他的去世代表公共知识分子的集体失语。当知识分子失去话语权的时候,这个国家就完了。

张先生同时引述鲁迅《狂人日记》的段落: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福建林先生来电,希望李文亮的死能够唤醒中国知识分子的灵魂

很多人说全中国欠李文亮一个公道、一个道歉。但是公道自在人心,全国人民早就在心中给他道歉。希望李医生的死能够唤醒良知、正义、忧患、中国知识分子行将枯朽的灵魂。

澳大利亚吴先生来电,“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有普世价值为基础

“共产党一直打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旗号,可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普世价值观的基础。另外,我们需要用同理心来思考一下武汉封城的问题,封城前后对市民有什么保障措施?政府有没有把百姓当人?”

荷兰陆先生来电,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冠状病毒远没有“煽颠病”的应对级别高

李文亮的死可以看出中国国家机器的运作效率很高,可以看出中国国家系统要处理一个问题可以很快。也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对冠状病毒是不在意的,但是对付“煽颠病”的动作是很快的。

北京张先生来电,“中共惯用伎俩在我这没用!”

从李医生被去世到陈律师被隔离,说明没有利用价值的就被中共当作垃圾扔掉。很多国人依旧愚昧,抱有苟且偷生的侥幸心理。中共的伎俩能够生效也是因为这一点。但是北京张先生表示,这些伎俩至少在他这里不好用。

上海施先生来电,"李文亮是最好的眼科医生,他的去世让我们看清中国和世界"

"因为李文亮的去世,昨晚我一夜未睡。李文亮医生在整个中国历史上是最好的眼科医生。他的去世让我们看清中国和世界。建议大家为他超度。"

北京高先生来电,天怒人怨,习近平难辞其咎

"今天的疫情和昨天李文亮的去世,习近平难辞其咎。现在已经是天怒人怨,习近平上台以来陷害忠良,残害百姓,国外大撒币,钳制舆论。过去封建社会皇帝还会下罪己诏,现在习近平想怎么了这件事?"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20年2月7日《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YouTube视频:封口封网封死讯,李文亮之死的悲与怒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 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