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4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焦点对话:川普习近平普京,G20角力有看头?


在德国举行G20峰会这两天吸引了全球的目光,而其中最吸睛的,莫过于川普、习近平和普京三巨头之间的互动。美中方面,继美国对台军售和南海航行之后,朝鲜在峰会前夕成功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导致川普加大对中国批评的音量,并暗示要重新评估美中贸易关系。美俄方面,川普在美国国内大肆调查炒作“通俄门”之际首次会晤普京,媒体睁大眼睛,迫不及待要用放大镜检视两人的互动。川普、普京和习近平三位强势领导人,在G20上将如何角力?在美中俄三角关系中,三方亲疏如何,谁是敌友?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香港科技大学社会政治学教授丁学良先生;美国之音驻莫斯科记者白桦先生;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执行主任李忠刚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丁学良教授表示,本次的三方聚首中,川普的行动直接影响到三国之间的互动。川普善用社交媒体,会讲话,会刺激媒体,他是对三人之间互动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人。而普京最急迫,他要利用这次机会来弥补俄罗斯自身的薄弱环节;习近平准备最充分,中国外交部方面进行了长期的铺垫。三人的共性则是都要利用这个机会来表现自己。

对于朝鲜问题,川普在峰会前发推暗示中国做得不够,是否明智?丁学良说,川普作为七十多岁的老人热衷于使用社交媒体,可以说开始是震撼了世界也震撼了美国,但是,人们渐渐地已经习以为常了,因此也不再敏感。对于川普的社交媒体言论,中国开始把它当作政治宣誓,表现得小心谨慎,用沉默和低调来应对。至于川普本次关于朝鲜的推文会让人很快忘记,除非他有对付朝鲜的实际行动。川普早先以为化解朝鲜危机可以寄托于中国,这完全不靠谱。中国有自己的立场和自己的解读,不会做美国希望的全部事情,能够做一半就不错了。

丁学良说,中国一些学者认为,朝鲜远程导弹主要威胁到美国,对中国威胁不大,我认为70%符合事实。金家排在前三位的敌人不包括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才是它的三大敌人,中国或许是第四位。中国与朝鲜之间的敌意更多是经贸等方面的摩擦;这是为什么中国不把朝鲜核武和导弹看作是与自己基本安全利益相关联的问题;也是为什么美日韩不断施压中国,而中国根本不合作的原因。奇怪的是,这么多年来这些国家仍然没有看清真相,还仍然指望中国能够扮演对朝鲜的头号压力施加者,这十分荒唐。

丁学良表示,朝鲜故意把核试点设在靠近中国边境,把中国百姓当人质,而中国似乎基本坐视朝鲜无限发展核试,尽管靠近东北的百姓很担忧朝鲜核武试验的危险,但中国对外政策是不考虑这层百姓的担忧的,除非有一天它认为被朝鲜当作前三名的敌人。在朝鲜问题上,俄罗斯的相关性也非常遥远,它能够做到的基本仅仅是在联合国投反对票,让美国的提议通不过;加上可以给朝鲜提供中国不愿意提供的能源等。总之,北京不认为朝鲜是安全威胁。

白桦表示,美俄关系中,俄罗斯迫不及待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川普上任后同几乎所有重要国家首脑都进行了会晤,莫斯科非常着急。因此,本次美俄会面,俄罗斯准备充分,其情报部门也收集了川普的个人资料以便于全方位了解川普;普京是情报人员出身,经过克格勃的专业训练,因此行为举止和为人处事都免不了从克格勃的角度出发,与川普的会晤中也存有想招募线人的感觉。普京作为俄罗斯的强势领导人,可以说与西方有商人背景的领导人交往经验丰富,比方他与意大利前领导人贝卢斯科尼和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关系都处得很不错,而川普是他打交道的第四位美国总统。不过,这次两人会晤时间很短,不足一小时的会面还要去除翻译时间,应该仅仅进行一些浅显的商谈。

白桦说,习近平访问俄罗斯、会见普京,主要议题就是朝鲜。目前情况下,美国方面对亚洲政策也还没有确定,而仅仅在形成中。朝鲜作为首要问题,还没有具体解决办法。如果西方对朝鲜动武,不可能保证军事行动能完好保护韩国,所以没有好牌,只好依靠中国协作。至于三国关系的亲疏,俄罗斯如果不改变领导人,三角会长期存在,有时会微调,大格局不会改变。中美关系现在贸易密切,这连接两国关系;中俄贸易也密切,中国是俄罗斯主要贸易伙伴,中俄之间的大贸易项目也在开始,普京的许多财阀都参加;俄美之间贸易不密切,军事关系更是乱麻一团,很多问题要解决。

程晓农表示,这次G20峰会,川普、普京和习近平是最受关注的人物,在短短的两天紧张的会议日程之外,他们还各有自己的双边会谈,其中川普会、川习会都涉及许多话题,无法深谈,只是各自表明立场罢了。4月川习会双方达成了阶段性的策略意向,即对朝鲜实施经济制裁;但双方在处理朝鲜问题的根本方针上仍然分歧严重,美国希望通过经济制裁把金三胖压“趴下”,而中国却怕把三胖“惹毛”了。中俄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处境相似,都怕朝鲜的核污染,都不怕朝鲜的洲际导弹,都给朝鲜战略物资(如石油),都不愿看到朝鲜崩溃,所以双方立场相同;但不能把在朝鲜问题上的中俄联手,理解为全球问题上的中俄联手抗美,因为在全球利益方面中俄各有自己的盘算,谁都帮不上谁,联手也没用。中美之间从来就只有具体问题上的策略性合作,因为制度和意识形态完全不同,不会形成真正的信任以及战略性合作,所以不必为中美双方一时的合作而兴奋,也不必因双方一时的摩擦而过度紧张。

程晓农说,自从去年秋天美国左派政治人物、情报机构和媒体反复讲俄国干预美国大选的传闻之后,到现在已经大半年过去了,真相究竟如何,始终没有下文。美国左派政治人物和知识分子去年以来对俄国的“敌意”其实有些奇怪,似乎谁反对共产主义,谁就是“敌人”。比如,苏联解体后俄国毕竟表面上实行了民主制度,普金称列宁统治下的苏联是人间地狱,但今天敌视俄国的美国精英对否定共产党制度的俄国却恨之入骨;而中共坚持苏联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敌视俄国的美国人却似乎不反感中共,与中共的种种私下交往也从不引发“通中门”。冷战结束已经25年了,俄国和美国虽然有利益冲突,但不应该恢复冷战时期的“敌对关系”;川普试图修复美俄关系,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中尚且能够合作,为什么美俄就必须“敌对”到底?

李忠刚认为,川普对普京的赞赏受到媒体的抨击,原因是川普是个看英雄个性和能力的人,对人容易有惺惺相惜的心理;美国媒体则很难把政治观点和个人能力分开。这就是他为什么对曾经普京赞誉有加。不过一旦担任总统职责,个人感觉就会放到一边,国际政治最终是国家实力和利益之间的博弈。

李忠刚说,川普在中国问题上当然还有一段学习曲线。他虽然是商人,但是已经超出商人的重利和短视。他要开拓新型政治思维,要改变美国外交风格和走向,这点是区别于从前总统的。过去的美国总统上任后免不了慢慢沦为专家的传声筒,尤其是受到国务院专家的提醒;川普这点很不同,他要按自己的意愿,所以他必须更了解中国,毕竟他对中国非常重视。

有人把美中俄比喻为当年的三国,李忠刚认为并非如此,过去的三国是互相争霸直到一家独大,而美中俄三国关系并不只是零和游戏。其实三国利益都受到各自国内政治的牵制和决定,都希望用国际地位来增加国内威信。中、俄都想让国内看到自己得到美国承认;同样的心理美国也有,通过搞定国际关系来利于再选举。总之,三国关系更多是面子问题,真正有利益冲突的地方不多。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7月7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附: 为了加强与您的互动,焦点对话有专门的电子邮箱来和您对话。这个信箱地址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您提前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川普习近平普京,G20角力有看头?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