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0 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焦点对话:如何对待毛遗产,习近平左右为难?


9月9日是毛泽东逝世41周年忌日,当天的纪念活动出现了官方冷民间热的有趣对照。在天安门广场,人数众多的中国民众排队参观毛泽东纪念堂。在毛泽东诞生地韶山和其它“革命圣地”,也有游客前往参观纪念。与此同时,在中国军方宣布的十九大代表名单中,毛泽东唯一的孙子毛新宇少将落选,未能进入三百人的解放军代表名单,引起习近平疏远毛遗产的猜测。在官方冷淡的情况下,为何民间还有许多人缅怀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被很多人认为倡导红色正统价值观的习近平,对毛泽东的政治遗产究竟是什么态度?

参加这个话题讨论的三位嘉宾是:旅法学者,中国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先生;“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会主席王丹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程晓农表示,官方现在对毛泽东的态度可以说是,“不能不讲”、“不能多讲”。“不能不讲”是指红色政权的合法性完全来自毛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能多讲”是指民间不断出现借毛泽东路线反改革、反腐败的思潮和言论,官方如果讲多了毛泽东思想,便成为火上浇油。

程晓农认为,民间对毛的怀念,主要是借毛讽今,抒发不满。中国的改革造成了极大的社会不公,底层和中低阶层的成员长期的社会不满没有其他表达空间,怀念毛成了一个重要手法。其实,毛时代并非理想社会,那是典型的斯大林模式,极权主义政治加计划经济和洗脑制度。文革时期只有国营企业职工的经济社会地位相对其他阶层比较优越,现在怀念毛的老人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当时的国企职工。更重要的是,从毛时代到今天,洗脑制度从未改变,除了少数知识分子,社会上大多数人对中国现代史真相所知甚少,因为对毛时代历史的无知、对世界上其他原共产党政府被抛弃的历史无知,他们还在怀念毛时代。这种现象在原社会主义国家并不孤立,可以说,这是转型国家的转型病。

程晓农说,制度转型有不同道路,中国模式与中欧国家的模式和俄国模式相比,弊端最多。我称中国模式为“共产党资本主义”,就是抛弃苏联模式的经济制度,对国企大规模私有化,并放弃计划经济,改行市场经济,用资本主义巩固共产党的统治。这条路可造就短期经济繁荣,但必然造成巨大的社会不公,孕育着严重的社会矛盾和潜在的社会冲突。用马克思主义的概念来讲,即经济基础已经变成资本主义了,而上层建筑仍然是社会主义的,因此,先进的经济基础与落后的上层建筑之间存在着根本矛盾。未来唯一的出路是改变落后的上层建筑,但在多数民众仍然不放弃毛时代价值观的情况下,民主化的出路未必是现代民主制度,也可能再次出现没有毛的毛主义路线或又一轮红色革命。

程晓农表示,崇毛人士有公开和隐蔽的两类。公开崇毛的以老人为主,政府对他们是不控制个人的小范围活动,但打击大规模活动;所谓隐蔽的崇毛人士指的是价值观上信奉毛泽东的“造反有理”、“打江山坐江山”,但口头上往往追求民主,具体讨论时就成了主张暴力革命,“民主化以后杀你全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等等。当局一面用洗脑制度不断造就毛式红色价值观,却又害怕这样的红色价值观成为社会反抗的思想武器。当局坚持维护毛的形象,是“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所谓的“鬼”是指民主化;而这个“钟馗”其实正是许多反对当局者的“精神领袖”。这是中国政府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真正感到两难的地方:弃毛不稳,护毛危险。

王丹认为,说习近平“举毛泽东的旗,走邓小平的路”肯定是不对的。大家可以比较一下邓小平主政时期的中国,儘管也没有民主改革,但是还是给社会相当大的空间的,也允许党内的改革派进行一些政治改革的实验。但是习近平很明显地对公民社会充满了敌意,试图用国家的力量压倒社会,这正是毛泽东的思路和做法。习近平在红色教育下长大,毛泽东的影响是刻骨铭心的,中国最近的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的热潮,习近平并未加以阻止,可以看出他想步毛泽东后尘的野心。

王丹说,至於中国官方对纪念毛泽东的冷淡,很好理解。因为今天的中国,实行的是“权贵资本主义”路线,中共各级官员主要的盟友不再是普通民众,而是资本家阶层。在这方面,是与毛泽东的治国理念完全违背的。即使习近平想把中国导回到毛泽东思想的老路上,全体中共的利益集团也不会答应,因为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利益。官方的冷淡,正是为了淡化今天中国的现实与毛泽东思想的矛盾,这是一种刻意的回避态度。

宋鲁郑表示,我认为习近平既非弃毛,也非完全走毛路。他代表的是中共当今的现实派路线,凡事以是否利于执政和稳定作为标准;利于执政的毛泽东理念便宣传一下;不利的部分就抑制一下或者忽略掉。我觉得习近平是毛旗、邓旗双管齐下,这从他的前30年和后30年的说法可以看出。比方说,他在走邓路、坚持私营和改革开放的同时也加以修正,也强调几个自信,敢于对不稳定社会的因素亮剑等。今天的共产党走的是实用而理性的道路;左派高举的是毛旗,占领战略高地,这是习近平需要的,可以加以利用,但同时,习也知道必须适可而止,要控制在适当的程度。其实极左和极右各国都有,这是正常现象。

多名红二、红三代没有被入选军中十九大名单,尤其毛的嫡孙毛新宇被踢出非常引人注目。对此宋鲁郑说,我认为,毛新宇虽然是毛孙,却有别于毛,不具备毛爷爷的向心力。习近平这么做的信号是,他已经稳固政权,已经独立执政,不再需要红色后代保驾护航;况且替代掉这些红色后代有利于改善执政党的形象,利于中共的总体观感。

至于中国现在是否社会矛盾激化、民间不满情绪高涨?宋鲁郑认为,如果看皮尤民调,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一直较高,维持在80%以上。我认为,中国政府一直是中性政府,没有偏向某个阶层;贫富是由于市场经济导致的。这个问题西方也有,西方通过社会福利制度加以纠正。中国也正在效仿,希望通过建立福利制度来改善两级分化;况且,我们看到,显示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2012年开始下滑,说明这个问题正在不断改善。(编者按:程晓农对宋鲁郑提出的两个数据都提出了质疑,具体内容,请看2017年9月15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附: 为了加强与您的互动,焦点对话有专门的电子邮箱来和您对话。这个信箱地址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您提前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如何对待毛遗产,习近平左右为难?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