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2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专访联邦众议员赵美心:“我对中国人权问题深感忧虑”


专访联邦众议员赵美心:“我对中国人权问题深感忧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01 0:00

美国国会民主党联邦众议员赵美心(Rep. Judy Chu, D-CA)说,在包括新疆、西藏和香港等中国人权议题上,国会民主党采取相当强硬的立场。赵美心10月2日透过视讯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对于言论自由的打压和审查令她深感忧虑

美国国会民主党联邦众议员赵美心(Rep. Judy Chu, D-CA)说,在包括新疆、西藏和香港等中国人权议题上,国会民主党采取相当强硬的立场。赵美心10月2日透过视讯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对于言论自由的打压和审查令她深感忧虑。

作为首位进入美国国会的华裔女性众议员,赵美心同时还是国会亚太裔美国人党团主席。距离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赵美心也在访谈中探讨了亚裔美国人在美国政治圈中不断增长的影响力,以及华裔美国人从政所面临的挑战。

以下为专访的主要内容:

“亚裔美国人参政的机遇和挑战”

记者:赵美心众议员,非常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我想先从亚裔美国人从政的议题谈起。作为第一位华裔女性美国国会众议员,您如何看待华裔美国人参与美国政治的现况?您是否认为华裔美国人从事地方或全国性选举的程度有上升的趋势?

赵美心众议员:我认为华裔美国人有巨大的力量和潜力。亚裔美国人事实上是美国选民中增长速度最快的种族和民族,而华裔美国人则是美国最大的亚太族裔群体。华裔美国人社区仍在持续增长。我们也看到华裔美国人愈来愈多地参与美国政治,让大家听见他们的声音。现在,我们看到国会在这方面已经有所进展。曾经有段时间,我们在国会是完全没有代表的。所以过去曾经有一些很糟糕的政策,比如1882年的排华法案。为什么会通过这样一部针对华裔美国人的歧视性法案呢?因为我们在国会里没有人,我们没有发言权。但今天我们有20位亚裔美国太平洋岛民当选进入国会,其中有四位是华裔美国人,包括了孟昭文、刘云平,还有我自己,以及在参议院还有达克沃斯。所以我们看到了愈来愈多华裔美国人竞选公职。

今年我们还看到了杨安泽角逐(民主党初选)总统选举,他也表现的相当好,真的让全国一阵兴奋。是的,角逐总统职位是个大胆的想法。他(在网上)也有一大群“杨帮”的支持者。他们都是不同种族的,和他们在一起真的很有趣,因为那里有各式各样的人,他们都深深被他(杨安泽)的说话和愿景所吸引。

记者:您同时也是美国国会亚太裔美国人党团的主席,您认为亚裔美国人在美国从政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为何?

赵美心众议员:一个问题是没有基础架构。一开始我们就没有帮助我们选举的那种大团体,我们现在正开始发展这一方面。所以,那是我们非常需要的。我们正提供那样的帮助。我必须提出来,事实上,我所主持的亚太裔美国人党团具备政治力量,我们正试图提供那样的帮助,我们会提供政治协助、筹款、提供政治常识,告诉这些华裔美国人后裔、亚裔美国人后裔,如何才能当选。我们十分看好今年11月份即将到来的选举的前景。我认为亚裔美国人的数字会持续上涨。但我认为对华裔美国人来说还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刻板印象。在美国我们对华裔美国人有一种刻板印象,你永远是外国人的刻板印象。无论你在这个国家待了多久,或你可能和我一样是在这个国家出生的,但那样的刻板印象就是你属于别的地方,你属于中国。

“击败新冠疫情需要国际合作”

记者:下一个话题,我想谈谈新冠病毒大流行病。新冠疫情和疫情下我们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可能是这次即将到来的大选最为讨论的重要议题之一。显然,很多人对于世卫组织在这次大流行病疫情中所扮演的角色表示担忧,但您认为美国应该采取什么最紧急的工作来和其他国家合作,共同解决大流行病造成的危机?

赵美心众议员:我们必须恢复和世界各地人民的伙伴关系。他(总统)想要退出世卫组织,我们知道唯一能打败病毒的办法真的就是要透过国际合作。我们在SARS的例子中看到这一点,我们知道这需要全球医生分享病例信息,谁有高风险、如何治疗,和如何遏制病情。当然,除非我们和世界各国合作,我们是无法遏制病毒的。这就是我认为我们现在所缺少的,因为总统不想和其他国家合作。合作当然是绝对必要的。一旦疫苗发展出来,首先,要让每个美国人都能够接种疫苗是一项巨大任务,但很明显的,如果我们要控制住病毒,我们需要在世界各地都分发疫苗。

“国会民主党在中国人权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记者:对于我们的观众来说,了解美国国会对中国的看法和政策十分重要。有些议员,包括民主共和两党在内,认为中国是美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威胁,且是个世代挑战。您认同这样的评估吗?

赵美心众议员:我认为现在我们有无数挑战。当然,现在特朗普总统主要矛头指向中国,所以他能转移大家对俄罗斯的关注焦点。我一直在思考我们的选举,俄罗斯实际上构成了最大的威胁。他们持续积极的干预我们的选举,我们看到他们在2016年干预我们的选举,但每当有证据显示他们干预和针对我们有侵略性行为的时候,特朗普总统总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中国,将中国视为威胁。当然,我们和中国有些议题要处理,像是贸易问题、一些和人权有关的问题等。我们需要处理那些问题,但对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来说,他们在每一次机会都在使用中国威胁。我相信这真的是因为他们不想要指责俄罗斯,他们基本上想要转移话题。

记者:您提到了一些议题是我们需要和中国处理的。不过,相较于共和党,我们不常听到民主党方面针对中国问题进行讨论。您认为美国国会在如何应对北京构成的挑战上是否有着跨越党派界线一致的急迫性或共识?

赵美心众议员:我认为说民主党没有那么多关于中国的讨论这样的说法是错误的。事实上,正是我们民主党,我们民主党团在过去这个星期向院会提交了一项法案,抗议现在正发生在维吾尔人身上的事情。过去这一周我们的法案谴责了关押维吾尔人的错误行为。还有,我们不接受任何通过维吾尔强迫劳动制造的产品。我们还通过了好几项决议案,保护香港的自治和自由。我们禁止从新疆自治区进口任何商品。我们还对那些试图违反这些规定的人祭出制裁措施。在人权议题方面,我必须说,我们民主党和党团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

“中国人权问题令我深感忧虑”

记者:您提到了中国的人权议题,那可能是国会两党都同意展开合作的议题之一。来自中国的一系列威胁中,从人权侵犯、审查问题,到军事竞争和供应链依赖中国等问题,所有的挑战中,哪些是您认为最令人担忧的?

赵美心众议员:我认为人权议题是非常非常令人担忧的。我们在说的是一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拘留营里。我也曾在印度拜访过达赖喇嘛,从好几位藏人那里听到了许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人权问题也攸关于那些所有在中国被监视的人。如果他们说了些中国政府不满意的话,他们可能会被讯问,甚至被监禁,就像第一位爆出有关新冠病毒威胁的医生那样。他所做的就是警告中国人有关新冠病毒的威胁,所以这(中国政府作法)是非常令人困扰的,我对此深感忧虑。

记者:我最后一个问题想谈谈比较广泛的美中关系。今年七月,蓬佩奥国务卿呼吁中国人与美国合作,来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您如何回应这样的呼吁?美国政府该如何与中国人民,甚至整个国际社会,接触或合作,来抗衡中国影响力的崛起?我们知道在您的选区里有许多华裔美国人和中国移民。

赵美心众议员:是的。我认为与中国人民沟通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是不同的。我认为中国人民显然也希望有言论自由、行动自由,希望能拥有自主生活的自由。我认为他们也希望人们能得到平等公平的对待。因此,我们应该要鼓励那些深有同感的人,我们必须支持他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通过那些(谴责)维吾尔人不公平待遇和支持香港自治运动的法案和决议案至关重要。

记者:非常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感谢您拨空参与。

赵美心众议员:谢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