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5 2019年9月15日 星期日

衰退阴影下的贸易战


2019年1月15日美国消费者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超市购物。

换取过去一周的市场震荡反映出投资者对经济陷入衰退的忧虑。而最新的消费和就业数据虽然展现出依然强健的美国经济,但市场分析担心,消费者的信心并非不可撼动,关税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对北京而言,关税和外部需求拖累下的出口自然无助于已经放缓的增长,香港的局势和国内政治因素令贸易协议前景更为复杂。

强劲的消费数据和低失业率完全脱离了关税影响的预期,带动市场收复了部分失地。许多分析认为,美国消费者的韧性是经济表现强劲的重要推动力量。

特朗普总统星期天发推文,对美国增长前景充满信心。他在推文中说,美国在“完成贸易协定后,可望大幅增长。进口价格下降,中国吞下关税。大笔关税收入涌进,用来帮助受打击的农民。”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总统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星期天也分别在电视节目上为总统的贸易政策辩护,并以经济利好消息安抚衰退忧虑。

纳瓦罗在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本周”(This Week)节目中说:“在来到白宫之前,我在20年时间里预测商业周期和股市走势。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到2020年及以后,我们将会有强劲的经济和牛市。”

但许多经济学家并没有那么乐观,他们仍然对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感到担心,因为自1950年代后,每次衰退前都会出现这样的反常现象。

纳瓦罗则说:“它是平缓的,不过不是坏事,而是好事。”

上周,收益率曲线倒挂引发的衰退忧虑导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4天内下跌了300点,星期二一天该股指跌了800点,是今年最大大的单日跌幅。特朗普宣布部分中国产品关税推延到12月15日的消息也未能消除投资者的担忧。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在“星期日福克斯新闻”节目中提到出乎意料的高额零售数据。他说:“消费者,首先,他们在工作;就业数字很了不起。其二,他们从事的是更高薪的工作;第三,他们在花钱;第四,有趣的是,他们甚至在花钱的同时也在存钱。那大概算是最好不过了。”

7月美国失业率仍然保持在6月份的3.7%,同时,平均时薪在过去一年里上涨了3.2个百分点,比6月份略有升高,但从今年初达到3.4%后就放缓下来。

库德洛被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与媒体见面”(Meet the Press)节目主持人查克·托德(Chuck Todd)问到他曾在2007年12月的一次预测失手。当时他说不会有衰退,但几个月后就出现了大衰退。

库德洛回应道:“我对2007年底的预测认错。”

纳瓦罗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国情咨文”节目中说:“本届总统有农民的支持。”他说,美国从关税中获取的大量资金直接发放到农民手中。”

特郎普政府预计从8月底开始向受美中贸易战伤害的农民发放145亿美元的救助金。这将是政府发放的第二轮救济款。中国对美国一系列农产品,包括大豆、玉米和小麦等,实施的报复性关税对农民造成很大的打击。他们去年从政府领取了大约100亿美元的救助款。

农业界并不把救助款视为好的贸易救济方式,因为它只能用来刺激生产,但无助于销售。

纳瓦罗则在CNN节目中坚称,农民们支持总统。他还坚持说关税在美国“不会伤害任何人。”他说:“它们伤害的是中国。”

华盛顿智库加图研究所的贸易政策研究主任丹尼尔·艾肯森(Daniel Ikenson)对美国之音说,近期美国经济表现相当好的原因是,政府对经济实施的大量财政刺激和利率因素。他也谈及政府对贸易战中受伤害的农民提供的保护也利于经济。

尽管商务部发布的7月零售数字多少安抚了市场忧虑。但16日密歇根大学发布的8月消费者信心指数滑落超出预期,8月该指数从98.4跌到92.1,为7个月低位。经济分析机构凯投宏观的首席美国经济学家保罗·阿什沃斯(Paul Ashworth)在当天发出的分析报告中写道,这是“美国消费者可能根本无法拯救世界经济的最初讯号。”经济学家对8月消费者信心指数的预期共识为97.2.

阿什沃斯写道:“标题指数的下滑是受到预期指数和现状指数同时恶化的推动所致。

消费信心指数下滑幅度大或许还有些令人意外。但是彭博消费者舒适指数过去两周也骤然下滑。阿什沃斯认为,两个指数下滑都应该和特朗普宣布对价值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征收10%关税的决定有关。

阿什沃斯在另一份分析报告中写道,美国7月控制组零售销售环比增长1%,将三个月对比前三个月以年率计算的零售增长推高到离谱的9.7%。但他预计第三季度的增幅按年率计为3%,GDP增幅为1.5%。

阿什沃斯认为,7月零售销售激增主要是因为亚马逊的黄金日销售带动其他零售商竞相推出促销手段所致。

加图研究所的贸易政策专家艾肯森说,现在,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中有45%已经被征收25%的关税,那2500亿美元的产品主要是美国的商业机构购进的。他说,现在,消费者将很容易和特朗普的关税发生交互关系,因为3000亿有待加征10%关税的商品包括大多数消费者商品,假日季节订货等。

特朗普宣布对部分消费者商品的关税将推后到12月15日开始征收,是为了避免对进入假日季的消费者造成影响。他这样做实际上是承认了关税对于消费者的影响。艾肯森说:“特朗普总统实际上是被动承认关税是由消费者支付的。或许他认为消费者只是支付最终产品的关税,事实上他们支付的是加在整个供应链上的关税。因此,它可能造成的影响在于,如果美国的经济一旦开始显著放缓,并滑向衰退,所有的财政刺激,大量政府支出,生产税,那些财政刺激措施的效用正在消散,所以就用伪装把关税掩盖起来,声称关税已经移除了。”

艾肯森说,那时候消费者可能就会开始抱怨,而特朗普则会被迫要达成一个协议。他们还需要推销那个协议取得了某种程度的成功。他说,双方有可能达成某种协议,但他不管怎么做,都会付出政治上的代价。

包括艾肯森在内的众多经济学家都认为美中间的贸易争执将会长时间持续下去。但对于外间有关北京把希望寄托在明年选后可能的新一届政府上的传言,艾肯森认为那并非好选项。

他说:“但是,要让中国负起责任,我认为那在美国是两党都支持的政策。即便民主党胜选,我认为它仍将面临全面的压力。”

但对于那些中国政府不情愿让步的问题,比如强迫性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侵权,以及对国有企业进行补贴等,那些都是每个决策者的着重点。艾肯森说,特朗普政府给人印象是双边贸易逆差才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他说:“我认为如果只需要解决特朗普提出的要求,他们很可能会愿意让步:他们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换取撤销关税。”

等待民主党政府并非良策,尽快解决更符合其利益,因为一旦美国和欧洲的公司撤出中国转往他处,它们是不会再回来的。

同时,这还受到其他外交政策的影响,尤其是当前的香港局势。加图研究所的贸易政策专家艾肯森说:“我认为习主席看到把抗议者和受美国影响的恐怖主义联系起来是他可以利用的。我觉得习主席可能觉得他那样做可以,而不能签下一个令他和其他许多中国人感觉羞辱的协议。”

美中间的贸易协议并不只是个经济问题,还要考虑到政治、历史甚至面子等因素。艾肯森说,这也就是为什么很难预测双方能否达成协议,而眼下也只能猜测。

评论 (60)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