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7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中国在非洲的经济扩张(1)


中国同非洲的经贸往来和政治关系在2006年高潮迭起,引起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中国在非洲的开发和投资不仅改变了非洲大陆的面貌和世界能源供求关系的格局,而且也打破了国际社会多年援助和开发非洲的模式和原则。国际舆论既有喝彩,也有猜疑和批评。北京的非洲战略究竟目的何在?中国的开发和援助能否促进非洲的可持续性发展?美国和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应对中国和非洲的所谓新型战略夥伴关系?

*“非洲年”*

中国官员把2006年定为中国的“非洲年”,这话听起来一点也不过份。

今年1月,中国政府发表了《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提出在中非之间建立以不干涉内政、不附加政治条件的援助和贷款为中心的所谓“新型战略夥伴关系”。

4月和6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先后访问非洲,掀起北京和非洲各国领导人互访的热潮。非洲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以及经贸官员纷纷前往中国各地考查和访问,以至于国际媒体惊呼,要找非洲领导人,你得去北京和上海。

11月初在北京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高峰会无疑把举世瞩目的中非关系推向高潮。

华盛顿智囊机构--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讲座负责人纪北慈应邀旁听并考查了这次首脑会议。他说,中国和非洲国家领导人在会议上显得踌躇满志,提出许多雄心勃勃的计划。

他说:“高峰会的重要文件包括了一些装饰性方案和重点计划,规定了今后三年中国对非洲的行动计划。这些计划包括为非洲国家培训1万5千到2万名学生和专业人员;设立50亿美元的发展基金,赞助中国公司在非洲的投资活动;把非洲国家以零关税出口到中国的商品由目前的190种提高到440种;承诺在非洲兴建100所乡村学校,把留学中国的非洲学生的奖学金增加一倍;计划建成10所医院、30所防治传染病的诊所,并捐赠价值3千8百万美元防治疟疾的药品。”

*“非洲复兴”?*

中国为什么对这块贫穷落后、战乱频仍的大陆如此感兴趣呢?中国官方的观点是,非洲经历了长期的贫穷和动乱,目前正进入“非洲复兴”的历史紧要关头。北京领导人多次强调,中国愿意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合作,促进经济的共同繁荣。

非洲是否已经处在“复兴”的历史关头,专家学者对此还存有不同看法。但是,非洲巨大的能源和矿产储存势必会使非洲国家在当今全球经济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这却是国际社会得出的一个共识。

*中国的商业需要*

美国斯卡克罗夫特集团总裁沃尔特.坎斯蒂纳长期在美国政府主管非洲事务的部门任职,曾经担任布什总统处理八国集团非洲事务的私人代表。他认为,北京的华丽辞藻下掩盖的是商业需要,中国对于非洲大陆的兴趣主要起源于经济多年高速增长所产生的能源和原材料方面的巨大需求。

他说:“中国需要原材料来满足国内工业的基本需求。中国工业最急需的原材料包括稀有金属、石油、天然气、铁矿石和木材等等,中国需要这些原材料来保持经济的增长。在所有这些原材料当中,中国对于石油的需求是最迫切的。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中国在苏丹、安哥拉、尼日利亚和赤道几内亚等国家投资,花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获取那里的石油资源。”

*能源和原材料的重要基地*

法新社援引国际能源专家的话说,中国正在把几乎被西方遗忘了的非洲大陆成功地变成向中国提供能源和原材料的一个重要基地。去年,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的28%来自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大陆,几乎是美国的两倍;赞比亚成为中国铜原料的重要供应国;津巴布韦是稀有金属蕴藏丰富的国家,白金储藏量占世界第二位,这个贫穷落后的国家现在是中国在非洲的重要夥伴。

斯卡克罗夫特集团总裁坎斯蒂纳补充说,非洲的其他原材料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比如南非和莫桑比克的铁矿石、喀麦隆和刚果的木材等等。

*“北京的生命线问题”*

能源进口渠道多样化和供应安全是中国非洲战略目的核心,单从这方面来看,北京的非洲战略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研究员科兰茨克介绍说,中国目前40%的石油需要进口,几年之后,进口石油的份额将达到60%,因此保证中国能源供应来源和通道的安全关系到北京的生命线问题。

他说:“中国政府以温家宝总理为首的能源领导小组负责中国政策的长期规划,他们显然认为中国需要有更多样化的能源供应渠道。中国目前已经从安哥拉和苏丹获得石油供应,并且已经开始从尼日利亚取得利益。同时中国在世界其他各地也有石油来源,但是中国领导层一直担心石油供应过于依赖中东国家,需要进一步寻求供应来源的多样化。”

根据中国公布的数字,去年北京从非洲进口了3千8百多万吨石油,几乎占全部石油进口的三分之一。目前安哥拉已经取代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最大的单一石油供应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