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6 2020年2月26日 星期三

年终专稿:南中国海持续对峙的一年


中国在南中国海斯普拉特利群岛附近重新占领的美济礁(2015年5月11日)。

中国今年派出非军事船只前往通常由其他国家控制的南中国海水域,在没有发生冲突、也没有造成外交损失的情况下展示了实力,因此在亚洲最大的海洋主权争端中占了上风。

分析人士指出,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2019年在资源丰富的南中国海进行的反制让北京方面无法增加人工岛礁或对已有岛礁的控制。

中国根据其王朝时期的海事记录,对南中国海北至香港,南到婆罗洲350万平方公里的热带海域的90%提出了主权声索,但汶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和越南也声称对这片海域拥有主权。这些国家都看中了这片海域的渔业资源和化石燃料的蕴藏。

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亚太进步之路基金会(Asia-Pacific Pathways to Progress Foundation)的研究员拉宾纳(Aaron Rabena)说,“与往年相比,中国的军事化程度有所下降”,“可我们依然看到发生对峙,所以依然存在挑战”。

中国一度更加咄咄逼人。越南和中国1970年代和1980年代爆发了两次军事冲突。2012年,中国船只在吕宋岛附近的一个浅滩与菲律宾进行了长期的对峙,中国最终控制了这个浅滩。两年后,越南和中国船只又围绕中国一个海上钻井平台发生了冲撞。

中国过去十二年来在南中国海斯普拉特利群岛和帕拉塞尔群岛地区利用填海方式制造或扩充了三个岛礁,引发了其他主权声索国的警觉。这些人工岛礁现在设有机库和雷达设施。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名誉教授赛耶(Carl Thayer)说,中国十年前更加咄咄逼人。他说,“可能有过两三次切断电缆的事故。中国渔民这些年来对越南人强取豪夺,他们登船抢夺”,“现在似乎没那么严重了”。

无形的压力

中国海监船、测量船和非正式的捕鱼船队现在依然出现在其他国家声称拥有主权的水域。中国今年利用这三种船只宣示主权,但没有占领新的岛礁,也没有爆发战斗。

分析人士说,中国为了避免激怒其他主权声索国,与这些国家开展了经济合作,出资在菲律宾进行基础建设就是例证。这些合作降低了其他国家进一步靠拢美国的可能性。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反对中国的海上扩张。

但中国今年依然派遣船只进入马来西亚、越南和菲律宾沿海370公里的专属经济区内活动,可能是为了显示实力。

马来西亚战略国际研究所(Institute of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资深外交政策与安全事务研究员洛克曼(Shahriman Lockman)说,“他们更加驶近我们的平台,这点比较特别”,“他们没有干扰作业,只是接近了我们。主要是显示实力”。

中国海监船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内都在马来西亚声称拥有主权的水域活动,因此成为这片争议水域最积极的海底天然气开发国家。

今年一月,中国派出多达90艘船只在菲律宾控制的中业岛周围活动,监测一个泊位码头的建造。今年六月,一艘中国渔船在争议水域附近的礼乐滩(Reed Bank)撞沉了一艘菲律宾船只。

南中国海今年最激烈的争端出现在越南与中国之间。

今年七月,中国一艘能源测量船在越南东南沿海大约352公里的万安滩附近围绕越南大陆架上的一个石油天然气区块开始巡逻。中国声称对这里拥有主权。双方随后开始对峙,直到这艘测量船十月份完成探测任务后离开。

外交交涉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要求中国澄清对南中国海的意图。马来西亚政府今年七月向联合国递交文件,声称拥有更多的大陆架主权。中国提出了抗议。马来西亚政府同时搁置了中国出资的一个铁路建设项目,但在今年年底又恢复了这个项目。

菲律宾国会议员和军事官员希望总统杜特尔特增加对中国的抵御。但杜特尔特政府同意与北京联合进行石油和天然气的开发。双方今年并为此开始政府之间的委员会会晤。两国都保证会对撞船事件进行调查。

萨耶说,越南就万安滩的对峙事件与很多西方国家进行了接触。

洛克曼说,大部分东南亚国家依然希望美国派遣海军舰船进入南中国海,对中国进行监督。美国政府称此类行动是“航行自由活动”,并在2019年在当地进行了几次这样的活动。

中国与东盟十个成员国经常讨论海事争端,但今年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双方计划就签署避免海上误判的行为准则举行最后的谈判。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RSIS)副教授张嘉松(Alan Chong)说,“我不认为出现了和解,局势一直不稳定,还没有最后的结论”。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