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1 2024年2月21日 星期三

塔利班称其新闻审查是“媒体改革”


资料:2022年2月8日,两名阿富汗记者在喀布尔的TOLO电视台新闻编辑室交谈。(美联社照片)
资料:2022年2月8日,两名阿富汗记者在喀布尔的TOLO电视台新闻编辑室交谈。(美联社照片)

塔利班领导人在吹捧其媒体改革的成功,所谓这些改革禁止阿富汗的国家和私人电视频道播放被认为是不雅的节目 :例如外国电影或女歌手的歌曲,或者任何批评伊斯兰教或塔利班的内容。

“本国95%的视觉和音频媒体机构已经完成了改革,”塔利班看守内阁新闻和文化副部长哈亚图拉•穆哈杰•法拉希(Hayatullah Mohajir Farahi)周二(9月6日)在喀布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为了实施其各项规定,塔利班领导层设立了一个媒体监督办公室,对每个广播节目进行筛查,以保证完全符合其严格的伊斯兰和政治偏好。

专家们说,实际上所谓的改革,相当于对已经被严重削弱的阿富汗媒体进行广泛的审查。除此之外,塔利班还命令女主播在播报电视节目时戴面罩和头巾。

据阿富汗记者中心(AFCJ)称,在过去一年中,至少有245起针对媒体人员的审查、拘留和暴力案件被报道。阿富汗记者中心是为数不多的媒体支持团体之一。

塔利班说,自该组织于2021年8月重新掌权以来,阿富汗没有记者死亡的情况发生。保护记者委员会记录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和2021年,至少有10名记者在阿富汗遇害,塔利班被指责对其中一些死亡负责。

“这是个好消息,过去一年没有记者被谋杀,但我们也应该知道,在同一时期,有130多名记者和媒体人员被拘留,有些人被塔利班折磨,”一位因害怕报复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阿富汗记者中心的代表说。

至少有三名记者,几名视频博主,以及一名美国电影制作人和她的制片人现在仍被塔利班拘留。

媒体法

塔利班废除了阿富汗的宪法。阿富汗宪法的立国目标是将阿富汗建立成一个伊斯兰共和国,并为自由媒体和妇女的平等权利提供保护。而塔利班则宣布阿富汗为伊斯兰酋长国,其幕后的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Hibullah Akhundzada)是无可争议的最高统治者。

塔利班对阿富汗媒体法的淡化几乎已是定局。阿富汗媒体法于2019年进行了最后一次修订,并提供了广泛的新闻自由。

“新闻和文化部最近审查了媒体法......在宗教和文化问题上进行了一些修改,草案已送交领导层批准,”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说。

目前尚不清楚塔利班领导人是否或何时会批准修订后的媒体法,以及随后领导层将如何实施该法。

据媒体权利组织报道,到目前为止,塔利班令人恐惧的情报机构,直接处理了涉嫌违法媒体的案件,其主要手段是拘留,威胁甚至折磨记者。

星期二,塔利班官员还宣布成立一个媒体违规监督委员会,负责处理媒体的投诉。

与阿富汗前政府的媒体委员会不同,塔利班的媒体委员会没有女性成员或记者,也没有阿富汗人权委员会的代表。今年早些时候,塔利班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解散了该国唯一的人权委员会。

阿富汗记者中心说,新媒体委员会有几名来自新闻和文化部的官员,媒体支持团体和一名伊斯兰学者。

禁止抗议,禁止报道

除此之外,塔利班还指示媒体远离和平抗议活动。

塔利班自重新掌权以来,面临一些零星的抗议活动;主要是妇女权利活动家发起的,她们呼吁重新开放女子中学,为妇女提供工作机会和政治权利。

“最近的抗议活动是非法的,因此拍摄和报道他们也是非法的,”穆贾希德说。他并补充说,抗议者在街头游行之前必须获得塔利班当局的许可。

联合国和人权组织多次谴责塔利班对妇女和新闻界的政策。“事实上的行政当局日益限制和平集会的自由。为了驱散抗议活动,他们经常过度使用武力,包括实弹、警棍、鞭子、胡椒喷雾和催泪瓦斯,以及针对抗议者的突袭;从而加剧了人们对公开表达异议而受到报复的恐惧,”联合国阿富汗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9月6日报告说。

据媒体权利组织称,过去一年来,有数百名记者和媒体人员离开阿富汗,超过80%的女记者失去了工作。

瓦兹玛·奥斯曼(Wazhmah Osma)是宾夕法尼亚州天普大学克莱因媒体与传播学院的助理教授,他是一本关于阿富汗电视文化书籍的作者。奥斯曼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媒体制作人和电视制作人的愿望,是希望为公众提供人们渴望和需要的新闻,娱乐和其它节目,特别是在他们目前格外困难的情况下。”

尽管要面对普遍存在的风险和挑战,但在阿富汗仍然活跃着大约210家电视和广播电台,以及100多种出版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