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1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的支持者抨击莫斯科阻止他去德国治病


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兄弟奥列格·纳瓦尔尼(左)、纳瓦尔尼的同事伊万·日达诺夫(中)和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亚在俄罗斯鄂木斯克的鄂木斯克第一救护车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接受媒体采访。(2020年8月21日)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疑遭下毒,引起国际关注。他的支持者周五(8月21日)谴责克里姆林宫阻碍他转院到德国接受治疗。他们指出,西伯利亚的医院没有需要的设备,这对他的生命构成了直接的危险。

纳瓦尔尼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持激烈的批评态度。周四他在飞机上喝了一杯红茶,很快就感到不适。当时,他正在返回莫斯科的航班上。飞机紧急迫降。他的支持者认为他是被人故意下毒所致。一名医生周五表示,过了一夜,纳尔瓦尼的情况有了好转。

纳瓦尔尼团队引用一名警官的话说,已经在纳瓦尔尼的体内发现了一种高度危险的物质,这种物质对他周围的人会构成危险。所以,他身边的人都需要穿防护服。

但是,负责给纳瓦尔尼治疗的医生不同意有关中毒的说法。鄂木斯克医院的副主任医师阿纳托利·卡里尼琴科(Anatoly Kalinichenko)说,截至到今天,还没有在纳瓦尔尼体内发现任何有毒物质。

鄂木斯克医院的院方不赞成现在让纳瓦尔尼转院。医生说,纳瓦尔尼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病情不稳,现在移动他会有生命危险。

鄂木斯克距离德国柏林约4200公里,飞行时间大约6个小时。

纳瓦尔尼的妻子尤利娅和他的发言人基拉·亚尔米施(Kira Yarmysh)出面表示要揭露克里姆林宫意图。

亚尔米施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禁止移动纳瓦尔尼就是要让医生和那些授权医院这样做的当局中的骗子们来控制他的生命。”

亚尔米施说,医生本来已经同意纳尔瓦尼转院,但在最后一刻又改变了主意。亚尔米施说:“做出这个决定的不是医生,而是克里姆林宫。”

克里姆林宫周四表示,医院方面会立即考虑把纳瓦尔尼转送到欧洲医院的要求,院方对他的医疗情况会持开放的态度。

双方的争执是在一架德国救护飞机在鄂木斯克着陆时爆发的。这架飞机是来接纳瓦尔尼到德国接受治疗。

鄂木斯克医院的主治医师对记者说,在把纳瓦尔尼交给欧洲医生之前还有许多法律问题必须解决。

这位主治医师说,为纳瓦尔尼看病的高级专家已经从莫斯科赶到这里,他们并不比欧洲医生差。

这位主治医师还说,可能需要对纳瓦尔尼进行5次诊断,测试结果两天内出来。

纳瓦尔尼团队表示,他们认为当局的目的是要拖延时间,以便让纳瓦尔尼体内的有毒物质彻底消失。

纳瓦尔尼对俄罗斯政府高层的腐败和奢华不断进行揭露和抨击。

2018年他曾试图竞选总统,但最后因为一项刑事定罪而被迫退出。他的支持者和欧洲人权法庭都认为,他面临的指控就是为了防止他参加选举。

在普京控制的俄罗斯,反政府人士屡屡会遭遇各种不测,甚至暗杀。纳瓦尔尼的盟友鲍里斯·涅姆佐夫2015年在克里姆林宫墙外的一座桥上被射杀。他的助理弗拉基米尔·卡拉-穆尔扎几个月后被下毒,险些丧生。此外还有几名批评普京的人士遭到杀害。

对于纳瓦尔尼来说,这次中毒也不是他首次受到的攻击。2017年,他就遭到过挑衅者用防腐染料的袭击,造成他眼睛严重烧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