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5 2020年12月3日 星期四

特朗普是否将中亚再度列为美国优先目标?


资料照片: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中亚地区(2020年2月3日)

历届美国政府都发布过中亚“战略”。特朗普政府2月间推出中亚战略时,优先目标与过去政府相似:巩固主权,打击恐怖主义,在阿富汗问题上合作,促进地区连接,支持改革与人权,推动美国投资与开发援助。

然而,特朗普的南亚与中亚事务顾问丽莎·柯蒂斯(Lisa Curtis)表示,政府在制定未来五年的战略时,“过去几年重要的变化让我们更新了我们的方法。”

前美国国务院负责中亚事务的前官员爱丽丝威尔斯(Alice Wells)强调,美国的任何中亚战略都必须建立在与地区政府合作的基础上。她称持续支持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是美国政策的“神圣的三位一体”。

但美国官员说,特朗普的战略也反映了地区的变化,尤其是美国减少在阿富汗的驻军,并试图对抗俄罗斯和中国对阿富汗北部邻国。

中国的影响

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今年2月访问中亚地区时强调了中国的影响力日益增加的威胁,尽管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一向缺乏民主统治理,但蓬佩奥赞扬两国致力于体制改革。

蓬佩奥在宣布中亚战略之前在努尔-苏丹和塔什干向参加C5+1平台对话的五个中亚国家的领导人强调了这些目标。这个对话平台包括中亚五国和美国。

乌兹别克斯坦外长阿卜杜拉济兹·卡米洛夫(Abdulaziz Kamilov)明确表示,该地区没有太多的热情要与中国对抗。他说,“我们希望稳定发展和繁荣与合作,真的不喜欢两大强国在我们地区竞争带来不利政治后果。”

美国专家们说,特朗普政府对中亚地区的方法与之前的政府并没有本质上的改变。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保罗·斯特罗斯基(Paul Stronski)强调了持续性,并且降低了评估标准。他说:“最大的成功就是还没有造成损失。”

失去的机会

不过,斯特罗斯基认为失去了一次机会。他说把中亚看成“是一个与中国开展地缘政治竞争的一个领域是不幸的。中国就在隔壁,也是一个巨大的投资和贸易伙伴,而美国则远在天边。蓬佩奥的访问就遭受了严重的挫折”。

斯特罗斯基认为,美国的战略过于集中在阿富汗和地缘政治竞争中。他表示,需要更加强调中亚地区本身的重要性,而且仅仅在大流行病出现之前颁布战略有点太少太迟。

斯特罗斯基承认,美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得到了改善,但他表示“这基本取决于米尔则亚耶夫总统和他的改革。由于开放取得的很大进展,美国现在与乌兹别克斯坦交往比以往更加容易。”

另一方面,他说,乌兹别克斯坦欢迎美国重新成为外交政策的一个因素,因为“这让塔什干在大国之间有更大的游刃空间。”

美国国务院在回应时指出,美国“向当地政府加强民主体制并强化经济繁荣的努力提供了有计划的援助。”

美国的战略同时是为了对抗极端主义的意识形态而支持更有韧性的民间社会。美国1991年以来已经向中亚地区的边境安全提供了9000万美元的投资,进行了200多次训练活动,在当地培训了大约2600名边防警察。

与此同时,双边军事和非军事合作项目是为了帮助从伊拉克和叙利亚返回的前圣战分子和他们的家人重新融入社会,同时加强执法和安全服务能力。

在阿富汗,美国希望在撤军之际能够保持当地的稳定。

中亚国家政府支持和平进程,美国因此鼓励与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分别开展三边对话,与阿富汗开展经济贸易合作。

彼此连接是美国前总统布什时期出现的政策要务,随着美国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这一点重新引起了重视。美国提倡采取能源、经济、文化、贸易和安全措施,通过阿富汗和印度将中亚与西方连接起来。美国的努力收到了好坏参半的结果。

人权和改革

其它美国政策要务包括推进法治、民主改革和人权。美国认为多元化、透明度、公正和独立的司法是促进稳定的因素。

人权观察的休·威廉森(Hugh Williamson)对美国政府“在具体人权议题和公民社会”进行接触表示欢迎。但他争辩说,特朗普总统拥抱专制领袖,破坏独立媒体的价值,而且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关键的国际机制,这削弱了美国作为自由与公正领导者的地位。

他说:“本届政府同时应付彼此竞争的利益,然而,特朗普治下的真空,在为米尔则亚耶夫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领导层过渡制定一个有原则的人权议事日程方面,限制了美国的影响力。”

美国官员反驳说,美国驻当地使馆都有支持公民社会、记者和博主的项目。

美国在中亚地区推动西方价值观念的最有力工具仍然是1991年以来提供的90多亿美元的发展援助。这比美国同期的310亿美元的投资要少,但分析人士指出,后者过于集中在少数国家和领域,难以产太大的影响。

美国同时表示是华盛顿帮助促成了多边开发银行过去29年中提供的500亿美元援助,但即使是这个数字也低于中国近年来的投资。

美国国际开发署表示,美国2020年向中亚地区提供了1亿2千8百万美元的援助。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分别得到了3140万美元的援助,三分之一用于改善医疗;塔吉克斯坦得到2670万美元的援助,几乎半数用于核与生化危胁的减少;吉尔吉斯斯坦得到了3530万美元的援助,大部分用于发展私营领域和公民社会;土库曼斯坦得到了330万美元的援助。

美国的最终目标是促进私人投资,但官员们说,没有可预测的合同和可信赖的执行,就很难吸引私人投资。

乌兹别克斯坦新成立的反贪局局长阿克毛·布尔哈诺夫(Akmal Burhanov)在推动更大透明度的同时寄望于美国加强支持。米尔则亚耶夫总统曾借用疫情打比方说,透明度是“诚实的疫苗”。

布尔哈诺夫说,“我们正在与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务院国际毒品和执法事物局合作,并与美国使馆保持密切接触。所以我们与美国专家联系,学习美国在推广廉洁以反对腐败和滥用权力方面的经验。”

布尔哈诺夫说,乌兹别克斯坦正准备推出一些前所未有的措施,包括公务员收入和缴税的公开披露、有关利益冲突的法律、法律文件的反腐审批、加大政府采购的公开性,等等,因此美国的援助十分关键。

每个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乌兹别克斯坦官员都欢迎美国的经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