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5 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谁能抢先加入CPTPP? 台海两岸新挑战


跨太平洋11国2018年3月8日签署《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中国和台湾于9月中旬先后递交申请,要加入由日本、澳大利亚等11国合组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CPTPP)。尽管入会之路漫长,但两岸间已经剑拔弩张。基于“一中原则”,中国强力反对台湾参与任何国际组织,但台湾陆委会则反驳称,加入区域自贸协定是台湾的国际权力,中国无权置喙。到底中国为何急着在此时入群,是要倒逼国内深化经济改革,还是要分化美、日并阻绝美国重返CPTPP的可能性?中国此举引发各方关注。

谁能抢先加入CPTPP? 台海两岸新挑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38 0:00

中国和台湾都已正式表态要抢进《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CPTPP),双方各自递出申请书后,各国出现两极的反应。相较于报载所称的日本、澳大利亚和墨西哥都对中国的入会案“面露难色”或抱持谨慎小心的态度,台湾收到的回应却相当正面。

台湾官员:成员国支持台湾入会

担任台湾行政院经贸谈判办公室总谈判代表的台湾政务委员邓振中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台湾于9月22日正式递交申请后一周来,陆续收到来自各会员国的积极反馈,其中包括新西兰等国都表达欢迎高标准的新会员参与,日本各界更明确表达支持台湾加入。邓振中说:“日本不管是它的政府、民间、国会都有非常明确支持的态度,不管是它过去的(或)即将就任,这些政府领导人都相当清楚地表示对台湾的支持。”

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照片提供:邓振中)
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照片提供:邓振中)

CPTPP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 2.0版之称。初版TPP由美国主导、也原为美国量身定做,在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力推下,于2016年初与其他11个会员国完成签署,地缘战略上也有抗中联盟的意味。惟倾向单边保护主义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后,于2017年一上任就执意退出该协议。

然而,日本接续推动,并于2018年底,促成TPP 2.0版,也就是CPTPP的签署。但在美国缺席下,11个CPTPP成员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文莱、墨西哥、智利及秘鲁)也顺势冻结了20多项对美国有利、攸关智慧财产权保护等之要求,这反而成为现在美国要重返TPP的障碍。

早在美国主导TPP谈判阶段,台湾就已经表达入会意愿并配合其相关规范,逐步调整国内的法令法规。例如,台湾宣布于2021年1月1日起开放含有莱克多巴胺(瘦肉精)的美国猪肉进口,就被认为是不惜付出高昂的政治代价,也要追求贸易改革,以符合美台双边或CPTPP多边自贸协议的标准。

后发先至 中国9/16递交申请

至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则是于2020年11月20日在北京以视讯方式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时,才首度表达中方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当时,中国也才刚加入低门槛、低标准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因此,很少人意料到,中国步伐这么快,竟于今年的9月16日就提出申请,比台湾早了一个星期。

面对中国“后发先至”,台湾内部部分人士质疑,民进党政府顾虑太多、拖慢进度才被中国抢先。他们尤其担心,万一中国抢先入会,在CPTPP以“共识决”处理新会员入会案的基础下,台湾很可能受到已入会中国的杯葛,自此与CPTPP绝缘。

经济自由程度仍低的中国现在竟积极申请加入高门槛、高标准的CPTPP,让各国无不感到错愕且充满疑虑。

各国错愕的是,CPTPP的前身TPP其实是美国于2015年开始主导的,当时的国际氛围是美国宣布了“重返亚太”战略之后,有意借由发起此协议来团结盟友、围堵中国,并与中国所主导的RCEP较劲。怎料,几年后美国拂袖而去,退出CPTPP,现在反而可能迎来了中国。

中国入群动机 倒逼国内经济改革

针对中国试图加入CPTPP,接受美国之音访问的各国学者普遍认为,从经济上来看,中国对内似乎有意借由国际压力,倒逼国内进一步推动经济改革。如同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TPP谈判初期,借力使力,改革国内敏感的农产品进口机制。学者们说,近期中共推出一系列金融开放举措就颇有这样的企图心。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教授李明江(照片提供:李明江)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教授李明江(照片提供:李明江)

在对外方面,当前美中关系紧张,在美方看似极力想跟中国“脱钩”的现况下,分析人士说,中国申请加入CPTPP也代表其愿意接受由美国所主导的国际游戏规则。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明江告诉美国之音,入群CPTPP让中国得以凸显其在区域经济内的影响力,以便与美国争霸。李明江说:“就像当年加入WTO一样啊!国内改革推不动怎么办,那就下定决心去加入一个多边的自由贸易协议,推动国内政策根本的一些变化,那么还有就是它会有助于把中国的经济跟其他很多国家,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经济绑在一起,他可以一定程度阻止(美国)脱钩。”

剑指美国 中国入群的地缘战略

此外,中国寻求加入CPTPP,也有大国地缘战略的考量。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执行长颜慧欣认为,中国此举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阻断美国重返CPTPP的可能性。因为,只要中国插旗成功,就算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打算卷土重来,美国国内的民意跟国会很可能因为他们不喜欢的中国已经入会而予以反对,让美国陷入退群后的尴尬处境。

中华经济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执行长颜慧欣(照片提供:颜慧欣)
中华经济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执行长颜慧欣(照片提供:颜慧欣)

颜慧欣还说,中国申请入会或许也有在美日间制造矛盾的企图,或是试图离间CPTPP成员国间现今看似紧密的盟友关系。颜慧欣告诉美国之音:“因为CPTPP国家跟中国的亲疏远近关系不一嘛,他们有些国家可能相对欢迎中国,那有些国家对它就比较不友善。所以就是说,中国的申请案可能会造成他们之间的矛盾。”

尽管中国加入CPTPP的政治和经济动机充分,但距离正式入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跨出递交申请书的第一步后,中国接下来必须跟所有成员国一一展开磋商,解决它与各成员国间的双边自由贸易差异。例如,中国先前单方面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红酒跟龙虾所引发的争端或者对葡萄酒、大麦和煤炭所征所收的高关税,就得设法在此协商阶段解决好,CPTPP的执委会才能成立“入会工作小组”,来正式启动中国的入会程序。日前,澳大利亚官员已经放话称,如果中国不撤消报复性关税,就不可能和中国进行谈判。以英国近期的入会经验来看,光此一协商阶段就要耗费4个月的时间,更别说中国与各国的争议事项比英国来得又多又复杂。

一旦入会工作小组启动后,中国就要在首次会议上说明自己所做的入会努力及资格不足处,并在30天内提交《市场开放承诺清单》,详尽列出各承诺的施行细节,包括要降多少税目和税率、金融和服务业要做多大程度的开放等,都必须在此阶段一一提出、反复修正至获得全体成员国的认可,才能展开后续的双边谈判。

CPTPP目前是一个人口规模近5亿的经济圈,约占全球人口的7%;而11个成员国的合并GDP 超过11万亿美元,约占全球13%以上。

政经现况难达CPTPP高标准 学者中国入会难

CCTPP是一个被视为拥有全球“最高标准”的经济圈,各成员国间不仅彼此取消关税,还在市场准入、劳工权利跟政府采购等领域定有严格的规范。例如,属于共产主义国家的越南,就为了入会而修改劳动法,承认工人有权组建独立工会,这与北京一贯反对工人组织的立场背道而驰,也是中国要面对的入会障碍之一。

此外,CPTPP还要求会员国政府松绑其国内的法规环境、松绑对民间企业的决策影响力。相较之下,中国近年来在经济领域似乎出现了“国进民退”的趋势,中国政府也持续补贴国企、打压民企,甚至今年来一连串打击电子商务、私人教育培训以及文化娱乐产业的监理整顿作为,都让专家学者认为,中国恐怕很难达到CPTPP的高标准。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外交家》杂志主编夏舒(Shannon Tiezzi)告诉美国之音,虽然中国内部确实有支持经济改革的声音,但官方的实际作为却背道而驰。夏舒说:“我们最近从北京看到的每一个信号都表明,他们希望加强政府对经济的控制,而并非松绑。”

外交家杂志主编夏舒(照片提供:夏舒)
外交家杂志主编夏舒(照片提供:夏舒)

对于中国的入会案,中国鹰派党报《环球时报》透过社评乐观地表示,该申请案将巩固北京在全球贸易中的主导地位,并使美国越来越孤立。不过,夏舒看法不同,她认为,中国入会的前景并不乐观。她说,就算撇开依旧紧绷的中澳关系、中日东海争端、还有因孟晚舟引渡案所引起的中加人质外交危机不谈,CPTPP的成员国中,除了加拿大跟墨西哥外,其他国家都已经跟中国签有双边自贸协议(FTA),因此,似乎都没有足够的动机与实质利益要让他们积极接纳中国加入CPTPP。

颜慧欣则认为,“供应链安全”是另一个更关键的问题。她说,因为区域内各国的长期担忧是,他们的战略物资、甚至整体产业链已经过份依赖中国出口,因此,若让中国入群恐加剧恶化这样的趋势。

台湾加入CPTPP 中国成最大阻碍

相较于中国所面临的各项障碍,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台湾的准备较为充分,但横在眼前的最大障碍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为了降低国际争议,台湾并未在申请文件上寻求“正名”而是延续当年加入WTO时所使用的名称“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但仍遭中国杯葛。中国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于9月29日的例行记者会中表明: “台湾地区参与区域经济合作必须以一个中国原则为前提”,她并强调台湾以单独关税区身分加入WTO“不构成台湾加入区域自贸安排和双边自贸协议的先例”。

对此,台湾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随即强硬回应: “对外参与任何区域经济合作及协议的谈判,是台湾既有的国际权力,任何国家、任何人都无权干涉、置喙”。

中国会不会施压与其关系较为密切的CPTPP成员国,要求他们表态反对台湾入会呢?对此,台湾政务委员邓振中不讳言确实有部分国家在反馈中表示,他们的政府仍需内部讨论,尚未做出回应。

另一方面,分析人士指出,尽管美国已经退出CPTPP,却其实仍对中国的入会案有影响力,因为美国与CPTPP成员国加拿大及墨西哥已签署《美墨加协定》(USMCA),其中所议定的“毒丸条款”(poison pill),就被视为是孤立中国的重型武器。该条款规定,协议中的任何一成员国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则其它成员国可以在六个月后退出并建立其自己的双边贸易协定。

由于中国一直未获得国际社会承认其“市场经济国家”的地位,因此,如果加、墨两国想和中国达成自贸协定,就要承担与美国自贸协定破裂的风险。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早于2018年就已表明,美国将在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协定中进一步推广此类条款。换句话说,美国透过要求其他国家选边站的策略,以期在全球贸易格局中孤立中国。

由于各方角力态势未明,再加上英国的入会案已经跨过第一阶段,因此,学者预估,无论今年的轮值主席国日本还是2022年的轮值主席国新加坡,应该都会优先处理英国入会案,至于中国和台湾的入会案还得再等一等。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