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45 2020年8月10日 星期一

港版国安法后美欧协调对北京发出更一致信号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2020年7月21日在伦敦与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举行记者会

北京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后,特朗普政府高官积极展开与欧洲国家协调对抗中国的一致立场。有分析人士说,美国加强与欧洲民主阵营的团结有助于共同应对中国在东亚地区的威胁。

在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及副国安顾问博明访问英、法、德、意大利等国家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这个星期也出访英国和丹麦。

星期二,蓬佩奥在伦敦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他与英方的讨论“当然是以中国共产党带来的挑战,以及源自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开场。”他还表示,中国共产党利用新冠疫情掠取利益的做法非常可耻,“与其帮助世界,习总书记却让全世界看到了共产党的真面目。我们谈了关于看到香港自由如何被粉碎。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霸凌它的邻国、在南中国海建军事设施,以及它挑起与印度的致命冲突。”

蓬佩奥说,他希望能够建立一个能理解到这个威胁的联盟,以便集体说服中国共产党,从事这种行为并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

前英国驻台代表麦瑞礼(Michael Reilly)说,如果要有一个对中国更为协调的跨大西洋立场,现在正是70年来美欧合作的最佳时机。

“欧洲对中国的态度,我会说,可能是至少自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以来最低潮的时候。这种态度改变的原因是大家都熟悉的,那就是越来越多人体认到,远远不如西方原先理想中的,经过40多年后中国会逐渐融合,如今大家已经意识到的,至少在习近平治下,中国越来越成为一个威胁。正如你所说,欧盟现在已经将中国标注为一个系统性对手。”

在全球台湾研究中心近日针对“跨大西洋应对台海两岸关系做法”的网络讨论中,麦瑞礼说,原来欧洲尽量避免在美中之间选边站,但在美国现任政府下欧洲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必须在两者间作出选择,“如果被迫要选择,欧洲会选哪一边是毫无悬念的”,因为跨大西洋关系是欧洲安全的重要基础,美欧有人权、尊严、法治等共同价值,“我们与中国没有这些共享价值。”

不过麦瑞礼坦白指出,尽管美欧在协调对中国立场的过程中会有许多合作的机会,但那些机会对台湾“基本上都是负面的”,虽然台湾希望能与欧洲改善关系,不过还是必须克服一些挑战。

他说,首先,美欧对中国更强硬并不代表欧洲有理由去支持不在它雷达屏幕上的台湾,例如欧盟最近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开放安全旅游名单中就没有包括台湾,尽管台湾在疫情中表现优异也受到普遍赞扬。

其次,麦瑞礼说,欧洲是否能在对台湾的立场上更进一步,最重要的推力必须来自美国,因为以北约为例,美国是跨大西洋地缘战略的主要领导者,因此像蓬佩奥之前与欧洲举行的对话应该越多越好,双方才能在安全议题上有做更多协调。

至于英国与台湾的关系,麦瑞礼说,英国一直在香港因素的考量下对台湾相对保守,如今由于港版国安法的问题,英国只会在与台湾交往时更加谨慎,避免为英中关系增添刺激。

尽管有这些挑战,麦瑞礼认为还是有一些正面迹象显示跨大西洋在地区安全的合作可以对中国发出信号,例如过去几年来法国和英国军舰在南中国海的自由航行,“如果能有在那些自由航行上有更正式的做法,虽然它还是很有限,但仍然可以发出一个清楚的信号。”

他提到,一般预料,英国政府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宣布增加在东亚地区的军事存在,如果能够增加与美国、法国及其他国家,如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对这种军事部署的协调,并且有更多的联合演习和训练,那将有助于欧洲对地区的长期承诺,对地区安全的影响也更大。

对于美国之音问到,北京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后已经引发各方对台海情势可能升级的担忧,欧洲如何与美国在缓解地区紧张上有更多协调。

麦瑞礼答复说,现在的问题是欧洲在地区的作为是缓解或增加紧张?因为自韩战之后欧洲就没有涉入东亚地区的安全活动,当然在香港移交后更是如此,虽然英国与法国增加在地区的自由航行,但那也是有限度的。

“唯一能缓解紧张的办法就是中国自己能退让。所以欧洲要发出的信息就是退让,而不是跑到那里拿着一把枪去威胁中国。至于中国是否听从那个信息?只有时间才知道,因为它没有短期的答案。不过至今为止,我们从习近平看到的是他显然不准备降低紧张。他似乎认为还可以再往前走。”

布鲁塞尔研究机构俄罗斯、欧洲和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方娴雅(Theresa Fallon)说,中国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加大对欧洲投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各国都在争取中国的经济投资,因此欧洲无法团结应对中国的挑战才是问题所在,例如挪威在颁给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后,原本其他欧洲国家应该支持挪威对中国人权的做法,但“苏格兰却拿走了原本挪威对中国出口的鲑鱼贸易”,所以欧洲在对中国立场上无法团结,也给了中国分化欧洲的机会。

除了经济的诱因外,另外还有恐惧的因素也让许多国家无法对中国强硬,因为他们害怕受到中国的报复,方娴雅说,最近中欧峰会在声明中将移除一句提到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的描述,就是欧盟与会代表团自我审查的结果。

她再提到一个最新的例子,就是7月13日欧盟关于北京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应采取何种反制措施的讨论,就因为受到中国在欧洲两个最亲密贸易伙伴--希腊和匈牙利的抵制而冲淡。

“如果他们能发出同一个声音,你能想象一下吗?如果你能让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都发出同一个声音,中国就必须接受那个立场。不过相反的,中国却将它们分而治之,中国让每一个成员国都对中国的投资或商业项目说选我!选我!”

方娴雅认为,欧洲国家必须更团结才不会被中国各个击破,但现在大家普遍都需要中国的经济投资,尤其是疫情过后各国都担心经济复原的问题,因此有许多德国企业已经赶着到中国去谈生意,“我到现在还没看到有什么办法可绕过以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后台湾在欧洲的能见度增加是否也会影响今后欧洲对台湾的态度是值得关注的。

台湾远景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说,台湾的确在欧盟和其他欧洲国家比以往更受到欢迎,不过这种现象是否转换成外交行动还有待观察,例如欧洲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对台湾捐给口罩给欧盟表达公开感谢,这是过去未曾见过的情形,但德国政府发言人在对台湾捐口罩给德国一事表示感谢时,却连“台湾”两字都说不出口。

赖怡忠说,事实上有些欧洲国家长期以来对台湾的待遇比美国还好,在访台官员的级别上反而有一些副部长,甚至是部长级官员公开访台;相对而言,美国只要是有助理部长以上官员访台就已经算是“了不得的大事”,因此他认为欧洲国家可以更灵活运用其一中政策来发展与台湾的关系。

“当我们谈到所谓的“一中”政策是,当然不同欧盟成员国有他们各自不同的定义,不过实际上它涉及如何适度地界定这个“一中”政策。但界定它的权力事实上归属于每一个欧盟成员国本身。如何运用并意识到你有这个筹码,我认为这对我们欧洲朋友实际去珍惜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在与美国共同应对中国在地区的安全挑战上,英国政府不久前曾表示有意把新建造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部署在远东地区。如果计划能够实现,这艘航母将参加日本和美国的联合军事演习。

不过这个计划引来中国的严重警告。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说,如果英方派遣航母到亚洲,那将是危险的一步,他劝告英国不要跟随美国挑战中国的主权。

与此同时,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星期三也在一个记者会上指出,在中国正积极扩大其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威权国际秩序之际,台湾处于捍卫民主自由的前线,台湾希望能与理念相近国家合作以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呼吁国际社会对北京发出一个明确信息,那就是他们反对北京在香港推动国安法的强硬手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星期三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蓬佩奥赞扬英国对华采取强硬立场,称美英正采取更加协调的行动,以团结一致应对中国共产党带来的威胁”的提问答覆说,美方在国际关系中“拉帮结伙,挑动意识形态对立”,同和平、发展与合作的时代潮流格格不入,也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愿望背道而驰,注定不会得逞。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