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6 2021年4月22日 星期四

美联社:中国政府禁止外界介入病毒始源研究


2020年1月9日反偷猎特遣队照片: 警方在安徽省广德市调查查获的野生动物。

美联社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中国高层官员曾悄悄下令严格控制所有与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相关的研究,并秘密寻找病毒的起源。尽管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研究小组准备明年一月份访问中国,但寻找蝙蝠栖息地病毒的科学家手中的样本已经被警方没收。

北京已经向国家扶持的科学家发放了数十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寻找病毒的始源;但迄今为止,关于他们研究发现的报道非常少。

与此同时,官方媒体正在积极宣传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境外的理论,让外界专家感到迷惑不解。

美联社星期三(12月30日)的一则长篇报道说,在中国南方树木郁郁葱葱的山谷深处,有一处矿井的入口,该矿井内曾经有携带与新冠病毒最接近的冠状病毒的蝙蝠。

这一地区因此引发了科学家们的高度兴趣,因为它可能为导致全球170多万人死亡的新冠状病毒的始源提供线索。 “然而,对于科学家和记者来说,由于其政治敏感性和保密性,它已成为一个没有信息的黑洞,” 美联社的报道写道。

两名知情人士说,一个访问了该地区的蝙蝠研究小组最近设法采集了样本,但是样本被没收了。新冠状病毒研究专家得到命令,不要接受新闻界的采访。美联社的一个记者小组在11月下旬被便衣警察跟踪,警察驾驶着多辆汽车,封锁了通往该地点的道路。

美联社发现,中国政府向研究该病毒始源的科学家提供了数十万美元的资助,这些中国南方的科学家据信与军方有关联。但据美联社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中国政府正在严密监督调查结果,并强制要求,任何数据或研究的公布,都必须经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下令成立的中央一个新工作组的批准。这份数十页内部文件的罕见泄密证实了许多人长期以来的怀疑:对信息的钳制来自最高层。

鉴于这一原因,公众对研究进展和信息几乎一无所知。北京严格限制信息流通的措施,阻碍了与国际科学家的合作。

美联社的调查报告是基于对中外科学家和官员的数十次访谈、公开通知、泄露的电子邮件、内部数据,以及来自中国国务院和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文件。调查揭示,在整个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病中,政府保密体系和自上而下的控制模式已经清晰可见。

美国杜克大学流行病学家格雷戈里·格雷(Gregory Gray)自问自答地说:“他们到底找到了什么?也许他们的数据不是结论性的,或者他们因为某种政治原因压制了数据。我不知道 ... ... 我希望我知道。”

熟悉中国公共卫生系统的科学家说,中国对于其它敏感研究的做法也是如此。

一位担心受到报复、经常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合作的公共卫生专家说:“他们只选择他们信任的人,以及那些他们可以控制的人。军方团队和其他团队也正在努力调查,但是其调查发现是否能够公布,完全取决于调查结果。"

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削弱了北京在全球舞台上的声誉;因此中国领导人对任何可能表明他们疏忽大意的发现都持谨慎的态度。中国科技部和负责冠状病毒始源研究的“国家卫健委”都没有回应美联社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传真中表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世界许多地方已经发现。科学家应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国际科学研究与合作。”

一些中国科学家说,得到的信息分享非常少;只是因为还没有任何重大的发现。“我们一直在寻找,但目前还没有任何发现,”中国上海的著名病毒学家张永振说。

无独有偶,中国领导人在将病毒始源研究政治化方面远非孤单。今年4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搁置了一项美国政府资助的对中国和非洲的危险动物疾病的调查鉴定项目,彻底切断了美中两国科学家之间的合作关系,使得对病毒源的查寻更加复杂化。

特朗普还曾指责是中国武汉实验室的事故,人为地引发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病毒专家说,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一理论。

对新冠病毒的始源进行研究,对于预防未来的大流行病至关重要。尽管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国际小组计划于明年1月初访问中国,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因展开调查;但是这个国际小组的成员和议程必须得到中国的批准。

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警告说,中国拒绝让国际科学家进一步接触病毒始源研究,这种做法损害了近20年前查明“非典”疫情源头的全球成功合作。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健康研究所的创始执行主任乔娜·马泽特(Jonna Mazet)说,美中两国科学家之间缺乏合作的现状是“令人失望的”,而美国科学家无法在中国工作则是“毁灭性的”。

“关于新冠病毒的始源,人们有太多的猜测。我们需要各自退后一步...让科学家去寻求并得到真正的答案,而不是相互指责,” 马泽特说。

世卫组织在7月份完成、11月份发表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卫生当局在2019年12月发现了124例病例,其中包括武汉以外的5例病例。世卫组织即将访华的目标之一,是对去年12月的医院记录进行审查。

世卫组织小组成员、冠状病毒专家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表示,不应该利用确定新冠病毒大流行起源,来为任何人定罪。

“我们所有人都是其中的一分子。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否则我们永远不可能摆脱这个问题,” 达扎克说。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的报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