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2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中共文宣近期频现改革论调,网际也有政改“小阳春”是否来临的议论。另一方面,一些呼吁改革的网络言论却受到更严厉的压制。有知名学者还称自己遭到跟踪骚扰和语言威胁。

前不久,中共党报的一篇呼吁改革的社评令网际不少博主似有春风拂面之感。但是,随之而来的种种网际管控措施让他们感到的却是寒意。

中央党校离休教授杜光2月29日晚上正在腾讯微博上写感想时,页面突然变白,跳出几个字:“用户不存在”。

*杜光:微博写感想 突然“不存在”*

杜光在网上流传的一篇短文中写道:“这太奇怪了,我正在使用,怎么会‘不存在’呢?继而一想,这大概是网络监管部门要封杀我的微博,严令腾讯网下手。但我正在使用时宣告‘不存在’,这借口也太玄乎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啊!”

美国之音致电杜光求证此文。杜光表示有这么回事,但表示不能接受采访。

杜光近期因为撰写《回归民主 ━ 和吴邦国委员长商榷十三个大问题》一书而面临强大压力。

杜光新作原定于3月1日在香港出版发行。但是该书并没有按期发行。

*杜光新书发行遇阻 面临强大压力*

杜光新书矛头直指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去年两会时提出的“八确立、五不搞”,称该说法体现了中共一党专制的本质。

杜光显然因此面临强大压力。他曾对媒体说,接受采访需要向领导请示。

封杀杜光的不只腾讯微博。杜光的博客已经被中国国内网站全面封杀。

杜光在上述博文中说,“不久前我的新浪微博被封杀时,页面是‘抱歉,你的帐号存在异常,暂时无法访问。’这也使我又有气又好笑,我何尝有什么‘异常’?明明是你们‘存在异常’,为什么把它挂在我的名下?

*杜光博客全面被封*

杜光说,3月2日,他先后打开自己的几个博客,不料都被封杀了。他说:“微博和博客同时被关闭,说明这种文化专制主义行径出自同一只黑手。”

异见作家铁流近日在《参与》发表的一篇文章,也谈及他的博客三度遭封杀的厄运。

*铁流:博客三度遭封*

铁流在文中说:“总之,不准你写,不准你说,不准你哭,不准你嚎,这就是《人民日报》向世界郑重宣布的中国人民‘享受着充分的言论自由’!”

相较微博、博客被封,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被新浪微博禁言7天似乎算是“善待”了。章立凡在被新浪微博禁言后,通过其他博客发表声明,说自己“为了迎接‘两会’召开,开始享受‘休假式治疗’七天”。

*章立凡被微博“休假式治疗”期间国保密切看护*

但是章立凡说,他在被微博禁言期间,甚至受到国保朝九晚五的跟踪骚扰和语言威胁。

章立凡说,他这几天大清早出门,就有人守在外面,走到哪里都被跟踪。

章立凡昨天还收到一条短信,警告他不要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这条短信说,在这个敏感时期,作为一个公民,要维护国家的安全稳定。短信建议章立凡取消这样的安排,若不取消,后果自负。

章立凡说,他曾经也得到过类似的“劝告”,但从来没有过这种跟踪骚扰和语言威胁的方式。

*党报社论与网际禁言*

这位近代史学者说,他对此感到不解。他说:“人民日报不是有社论,说‘宁要微词,不要危机’?而我每天都发些微词。我主张改革。他们说不改革就会有危险。而我每天主张改革,还是不断地受到骚扰,而且被禁言。我对此很不理解。”

章立凡说,在上层文宣谈论改革的同时,网络空间的改革言论却遭到严控,这让他感到很奇怪。

他说:“那么到底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是因为上层意见不一致,还是中央不能协调下属的相关职能部门?我觉得这事情很奇怪。”

这位历史学者说,两会本来就是一个让人说话的时刻,而这个时候代表们在“庙堂里”开会,而不许老百姓有言论自由,这也是很奇怪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