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4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美国正把东盟拱手让给中国吗?


2017年8月8日菲律宾马尼拉东盟外长会议闭幕式

两个月前,日本媒体《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的前主编船桥洋一(Yoichi Funabashi)在《日本时报》(The Japan Time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把东盟输给中国了吗?”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讨论到,东盟国家曾经的“经济发展靠中国,安全防务靠美国”的“双层框架”外交结构正在失衡。

东盟作为一个联合体,其经济重心和安全防务的重心都已经明显地倒向了中国,而美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转变的严重性。

船桥洋一作为一位日本人,在文章中处处提到的是“美国”,而在文章标题处用了“我们”,清楚地表达出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对于川普政府东南亚政策之不确定性的担忧。

在其后的两个月中,美国总统川普先后在白宫会见了两位东南亚国家的领导人,一位是腐败丑闻缠身的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美国司法部目前仍在调查与他相关的马来西亚“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贪腐案件;另一位是泰国总理巴育,他于2014年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民选政府而上台。

这两位领导人都来自美国曾经的“盟友国家”,都曾因各自的“污点”被奥巴马政府所疏远。而川普总统仍然“不计前嫌”,在白宫接待他们,其用意再明显不过。但是,在观察家们看来,美国的这些举动似乎收效甚微,美国确实正在失去其在东南亚的影响力。

不计前嫌,美国优先

据马来西亚《星报》(The Star)报道,川普在会见纳吉布时,盛赞了对方在伊斯兰国(ISIS)问题上的坚定立场,以及与朝鲜断绝贸易往来的决定,只字未提“一马发展公司”的案子。而纳吉布则承诺,马来西亚将购买33架波音客机,并可能在不久后增加采购25架波音737。此外,马来西亚还将从政府退休基金中拨出30亿到40亿美元,投资美国的基础建设项目。

而在会晤泰国总理巴育时,川普也提到,希望泰国多购买美国产品,减少贸易逆差。巴育在访问结束回到泰国后,向当地媒体表示,川普并未问及泰国回归民主选举的时间表,“是我主动提到泰国的政治形势,并强调政府会依照既定的路线图,推动民主进程。政府会在明年宣布下一届大选日期。”

尽管多家美国媒体和人权机构都希望川普总统在上述会见中强调“民主和人权等美国价值观”,但显然,贸易和经济成为双方会谈的主要议题。美国智库兰德公司亚太政策中心的政治学家兼副主任哈罗德(Scott W. Harold)曾预测:“川普总统将利用这些会见来伸张其‘美国优先’的原则,并重点关注亚太地区的安全威胁,如北韩,以及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野心。”

川普总统确实在与巴育的会谈中提及南中国海的问题,却被巴育四两拨千斤地带过去了。据泰国《世界日报》报道,巴育在回到泰国后对媒体表示:“我告诉了川普总统,泰国把中国视为朋友,中国对于泰国的经济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泰国不是南中国海领土问题的声索国,没有直接联系,但泰方支持该地区的和平发展……东盟各国也希望美国保持中立角色。”

倾斜的东盟

在一年前的东盟峰会上,东盟十国未能就南中国海争议问题的表态达成共识,其中,柬埔寨和老挝站在中国的立场上,即认为南中国海问题是声索国之间的问题,东盟不应作为一个整体在这一事件中选边站。一年之后,泰国总理巴育对媒体的表态已经明确显示出,泰国的立场也已倒向中国一边。

实际上,这一年来,东盟国家在中美之间寻求外交平衡的立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柬埔寨愈加“反美”并“中国化”;菲律宾自杜特尔特总统上任以来,外交政策发生了180度的转弯;缅甸在受到国际社会对其有关罗兴亚难民问题的强压下,已经与西方渐行渐远;新加坡的智库也开始重新审视国家的外交政策,质疑政府没有随地缘政治格局的改变而调整自己的策略。

新加坡一直是美国在东南亚最强有力的盟友,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欢迎美国重返亚太地区,以制衡中国的快速崛起。因此,中新两国关系曾一度趋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没有被邀请参加今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然而,新加坡国内迅速做出了政策调整,在今年6月的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新加坡国防部长直言批评了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行为,并表扬了中国“成为亚太地区贸易的领头羊”,而且,他只字未提中国在南中国海进行的活动。

今年8月在菲律宾举行的东盟部长级会议上,除了越南仍在“孤军对抗”以外,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基本没有受到任何其他东盟国家的压力,菲律宾德拉萨大学(De La Sall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理查德·海达里安(Richard Heydarian)在香港《南华早报》上撰文指出:“中国是东盟峰会上的明显赢家。”

多米诺效应

让船桥洋一最为担忧的,并非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等贸易问题,而是“美国对亚太地区安全事务的承诺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他以中国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兴建港口为例,指出“中国非常了解这个港口将来用作军事目的的潜力”,而中国与马来西亚越来越近的关系直接威胁了新加坡在马六甲海峡的重要地位,也威胁着美国进入这一地区的切入点。

去年11月,纳吉布曾经宣布,马来西亚皇家海军向中国购买4艘军舰,这是该国历史上首次向中国购买军事装备,是马来西亚国防部一个新的里程碑。观察家们曾分析称,这笔交易或许标志着吉隆坡在安全防务领域开始疏远华盛顿,而转向北京。

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安全合作并不仅限于马来西亚,今年以来,中国已经向菲律宾援助了两批先进武器,用以支持菲律宾对付南部恐怖分子的武装。泰国也与中国签署了从情报共享到打击跨国犯罪在内的军事合作协议,以及增加两国空军联合军事演习的意向。

船桥洋一在文章中指出:“如果中国控制了南中国海,便极可能寻求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安全合作。这将以牺牲这些国家与美国的安全关系为代价,使东盟成员国在未来区域外大国的潜在冲突中,难以坚持‘不选边站’的原则。”他认为:“不选边站的东盟之道”是这些国家精明的生存策略。但是,这一原则的存在空间正在迅速缩小,其根源是“对美国撤出这一地区的恐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菲律宾、泰国和马来西亚正在以多米诺骨牌的形式向中国倾斜。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