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30 2021年1月21日 星期四

伊朗顶级核科学家被暗杀凸显其安保弱点


在伊朗德黑兰,抗议者举行反对杀害伊朗顶级核科学家穆赫森·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的示威活动。(2020年11月28日)

伊朗最高领导人发誓对暗杀伊朗顶级核科学家的行为进行报复。

周六(11月28日),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呼吁对造成莫森·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死亡的责任人进行“明确惩罚”。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周五被暗杀的法赫里扎德是今年第二位遇害的伊朗高级军方人物,这突显了伊朗政府在保护其重要官员方面的弱点,也反映了伊朗对手清除他们的高超技巧。

伊朗方面称,现年59岁的法赫里扎德在周五(11月27日)白天的一场武装袭击中丧生,当时他乘坐的车行驶到首都德黑兰以东约90公里的北部城镇阿布沙德(Absard)。

法赫里扎德遇害后,并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立刻宣称对袭击负责,法赫里扎德是伊朗国防部国防创新与研究组织的负责人,该组织的波斯语缩写为SPND。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他此前曾领导过伊朗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发起的一项秘密核武器计划,该计划表面看于2003年被放弃 。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将法赫里扎德之死归咎于以色列。

鲁哈尼在一次电视内阁会议上说:“世界傲慢(Global Arrogance)和犹太复国主义者的雇佣军那邪恶的双手上再一次沾染了伊朗之子的鲜血。”“世界傲慢”和犹太复国主义者常被伊朗领导人指代美国和以色列。

法赫里扎德被暗杀事件发生在伊朗最高军事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被杀将近11个月后。今年1月3日,美国在巴格达发动空袭刺杀了苏莱曼尼。美国政府声称这是一场保护在外美国人免受苏莱曼尼袭击的防御行动,苏莱曼尼当时领导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军,这个卫队是美国认定的外国恐怖组织。

渥太华大学教授、中东安全专家托马斯·朱诺(Thomas Juneau)在接受美国之音波斯语组采访时说,法赫里扎德和苏莱曼尼被暗杀是伊朗领导层在安全方面的重大失败。

朱诺说:“我们一般认为这两人都会受到伊朗政权的严密保护。”

他还说,暗杀行动也突显了伊朗对手的相对优势。

朱诺说:“无论谁是杀害法赫里扎德的责任人,他们白天在首都郊区和街上展开行动时都表现出了高超的技巧,而且我猜测法赫里扎德还是在受到保护的情况下。”朱诺说。 “至于苏莱曼尼被杀,那是美国投入大量精力和资源追踪他的结果,美方窃听了他的谈话以了解他的行踪。”

伊斯兰教徒统治的伊朗一直否认发展核武器,伊朗将法赫里扎德的被害归咎于其地区宿敌以色列,并威胁要进行严厉的报复。

伊朗长期以来扬言要消灭掉的以色列对此尚未发表任何评论。以色列及其主要盟国美国拒绝排除军事行动,以防止伊朗拥有核武器。

法赫里扎德是过去十年中被暗杀的第五位伊朗核专家。伊朗也将此前一系列造成多名专家死亡的炸弹袭击和枪击归咎于以色列,2010年有2名专家丧生,2011年和2012年各有一人死亡。以色列同样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参与这些刺杀行动。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核分析师埃里克·布鲁尔(Eric Brewer)告诉美国之音,伊朗在保护其核科学家方面以往并没有良好的记录。

他还指出,伊朗没能阻止2018年初以色列方面从伊朗仓库中偷走核档案的行动。伊朗对被盗材料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但美国情报官员对其进行了审查,认为它是真实的。

布鲁尔说:“从伊朗和科学家的角度来看,他们有理由担心自己成果的秘密性和保护这类敏感工作的能力。”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主管苏珊娜·马洛尼(Suzanne Maloney)在推文中表示,周五的暗杀事件使人们对伊朗的安保能力产生了更多怀疑。

她在推文中写道:“当伊朗政府屡次无法阻止其对手特工潜入首都并从装满敏感情报的仓库盗取材料或暗杀其主要官员时,德黑兰那所谓的强大安全部队和争取地区霸权的努力,这说明了什么?”

中东研究所伊朗项目负责人亚历克斯·瓦坦卡(Alex Vatanka)在对马洛尼的推特回复中说,伊朗“总是在谈论一个远超其能力范围更大的游戏。”

“想象一下,有一群潜在的政权内部人士准备为外国势力效力。以这样的速度,伊朗伊斯兰政权中没有人能躲过遭暗杀的可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