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9 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最后两名澳媒记者“逃离”中国,折射出中澳关系前路坎坷


中国人民大会党前悬挂的澳大利亚国旗。(路透社资料照)

两名澳大利亚驻华记者“逃离”中国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分析人士称,这是中国和澳大利亚关系进一步恶化的体现,这一事态发展不仅让人担心中澳前景,也让担心中国目前的走向。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AFR)驻上海记者迈克·史密斯(Mike Smith)受到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官员问话后,在澳大利亚领事官员的帮助下已紧急乘机离开中国。

安全部门官员此前告知这两名记者不能离开中国,必须留下来接受有关澳籍华裔记者成蕾案件的询问。成蕾曾是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主持人并于上个月被捕,目前处于“监视居住”之中。有消息说,中国有关当局指控她从事间谍活动。

据报道,博图斯和史密斯是仅剩的两名驻华澳媒记者。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表示:“这么多年后,澳大利亚在一段时期里没有媒体在中国驻有记者,这非常令人失望。”

博图斯则在ABC的一档电视节目中表示:“这感觉非常、非常政治化。这很像是中澳关系间的一场外交角力。”

两位澳媒记者的离境也让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发表声明谴责北京这种损害新闻自由的非正常举动。声明还说,北京的这种做法在外国记者中造成了恐怖,让这些记者担心自己会沦为中国人质外交的牺牲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则在星期四(9月10日)回应说:“关于两名澳大利亚记者,中方有关部门在办理一起案件过程中依法对其开展调查询问工作,这是完全正常的执法行为。所谓‘人质外交’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说,澳大利亚国家情报机构人员在几个月前“突袭”搜查了中国驻澳媒体记者居所,对记者进行了数小时的盘问,并带走了记者的手机、U盘等设备。此外,澳情报人员要求中国记者就此次搜查活动对外“保密”。

赵立坚也表示,澳方迄今未就此举给出合理解释且未向中国记者归还全部被扣押物品。“中方要求澳方立即停止野蛮无理行径,停止以任何借口对在澳中方人员的骚扰、打压。”

ABC报道说,一名政府消息人士证实,澳大利亚当局曾与中国记者谈话,作为对外国干预调查的一部分,但表示询问是合法的,这表明中国外交部的说法耸人听闻,夸大其词(lurid and exaggerated)。

报道说,被查人员中有一些是一个微信群的成员。澳大利亚当局认为,新南威尔士州工党后座议员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的雇员张智森(John Zhang)利用这个微信群,鼓励莫索曼为中国政府的利益倡辩。

报道还说,澳大利亚政府还吊销了微信群中的两位知名中国学者的签证。

这位消息人士还表示,中国政府之所以现在才提起此案,是因为其骚扰两名澳大利亚记者的方式受到了外界的批评。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表示,中国媒体报道澳大利亚安全机构人员和警察几个月前搜查了中国记者的住所和设备,“这也让人想到,针对澳大利亚驻华记者采取的行动,可能是对在澳中国记者遭遇的某种报复。”

澳大利亚智库澳洲战略研究所(ASPI) 的休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对美国之音表示:“具体说来,威胁拘留和审问澳大利亚的两名记者是对澳大利亚采取的又一项强制措施。”

他还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双边关系的现状,但更多的是显示了习近平在国内和国际上带领中国的方向,以及由此与其他国家及其公民造成的冲突”,这体现出“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对任何居住在其管辖区的公民或外国人,特别是那些报道政权或说任何不支持政权的话的人,实行更严格、更残酷的控制。所有人都面临着以广泛、不透明的理由被拘留和逮捕的更大风险”。

西澳大利亚大学珀斯美国-亚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 at 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负责人戈登·弗雷克(Gordon Flake)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环境不仅对澳大利亚人越来越不利,对国际社会也越来越不利。这一事态发展最令人担忧的不是它对澳大利亚的影响,而是中国,以及中国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的走向。”

从官方预警到贸易制裁,中澳关系前路坎坷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澳大利亚便呼吁对疫情的源头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引发了北京的不满及愤怒。北京随后便开始对澳大利亚实施了从“官方预警”到经济打击等多方面的被外界视为报复的措施,致使两国关系再度恶化,而两国关系的发展也是前路坎坷。

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在6月5日发布公告提醒中国游客“切实提高安全防范意识,切勿前往澳大利亚旅游”。中国教育部几天后也发布了留学预警,称疫情期间,澳大利亚发生多起针对亚裔的歧视性事件,留学人员需做好风险评估,当前赴澳学习需谨慎。

中国官媒新华社日前还发文批评澳大利亚,称在新冠疫情蔓延时,澳大利亚仍将抹黑中国作为要务,而不是将主要精力投入抗击疫情,令人唏嘘。报道还说澳大利亚“已深陷‘被迫害妄想症’无法自拔,对华表现变得歇斯底里”。

澳大利亚政府则在今年7月向准备前往中国旅游的本国公民发出旅游警告,说中国任意拘禁的风险在增加。

除了各种预警外,中国政府还对澳大利亚商品实施了贸易制裁,引发了人们对两国经贸前景的担忧。

中国5月表示对澳大利亚的大麦加征高达80%的惩罚性关税,中国还停止从澳大利亚几家主要牛肉出口商的进口。再接下来,中国还将矛头对准了澳大利亚葡萄酒,中国商务部8月18日宣布启动调查澳大利亚是否向中国市场倾销廉价葡萄酒。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休布里奇认为,中国经济对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出口仍有强劲需求,中国政府是在有选择的进行贸易制裁。

他说,中国政府正在并将继续干预中国经济可以自由决定的商业和贸易关系,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大麦、牛肉和葡萄酒出口采取的强制性经济举措。

他还说:“中国的经济有明显的结构性需求,而澳大利亚最有能力实现这一点——正如我们在自然资源和能源方面所看到的那样,中国政府正避免采取类似的强制性措施,因为这根本不符合其自身利益。”

休布里奇还说:“中国经济仍有结构性需求,澳大利亚的供应在规模、质量和可靠性上是最佳选择,贸易将继续保持强劲。”

罗震说,两国间的“经济互补性并没有消失,因此它们仍然具有强大的稳定作用。但令人担忧的是,如果经济关系因政治紧张局势而削弱,进而损害贸易,那么双边关系的破裂可能会加速。”

据路透社报道,两名澳政府消息人士说中澳两国的关系不再仅仅由贸易决定,莫里森内阁内部关于中国的讨论围绕着维护主权和抵制中国对澳大利亚政治的影响力。

弗雷克表示,中澳两国正走向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因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动、中国在香港的政策等核心问题不会很快消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将继续试图利用他的经济影响力来获得外交和政治利益。这并不预示着两国关系会有良好的发展。所以,前路将崎岖不平。”

澳大利亚智库“独立研究中心”(CIS)高级研究员温迪班克则认为中澳两国关系在短期内或将继续紧张,但从长远来看,两国将能够在新的条件下重建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