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3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7月21日,缅甸媒体《每日之声》(The Voice Daily)的主编和一位漫画家因发表“讽刺国家和平进程的文章”而被起诉,罪名是违反了缅甸《媒体法》的25(b)条款,该法是上届政府于2014年颁布的。

缅甸律师钦茂敏(Khin Maung Myint)对媒体表示:“这是缅甸媒体人第一次因违反《媒体法》而被起诉。”

6月26日,三名缅甸记者在报道缅北民地方武装组织德昂军举行的禁毒成果庆功会的途中,被缅甸军方逮捕入狱,随后以触犯《非法组织联络法》(Unlawful Association Act)的罪名被起诉。这三位记者分别来自缅甸《伊洛瓦底》杂志(Irrawaddy)和视听媒体《缅甸民主之声》(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7月18日,当他们被铁链手铐拴在一起、出现在缅北掸邦昔卜市的法庭门前时,三人将三双攥紧拳头的手举过头顶,以表达对政府和军方压制言论自由的抗议。

缅甸媒体、记者保护协会、多家人权组织先后举行了几次抗议示威活动,国际记者协会、东盟、欧盟等国际组织也纷纷发表声明,敦促缅甸“保障言论自由”,“保护记者免遭恐吓、逮捕或起诉”。然而,将近一个月过去了,缅甸军方继续我行我素,民盟政府至今未对军方的做法提出异议,而昂山素季的缄默更是招致了缅甸媒体不留情面的批评。

言论自由开倒车

2015年11月,当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以压倒性优势赢得缅甸大选时,缅甸人民对于终于摆脱了50余年的军政府统治普遍感到欢欣鼓舞,对于言论自由将在民主政府的领导下得到保护充满信心。然而,21个月过去之后,人们发现,缅甸的媒体环境并非像预想的那样自由开放,媒体人和普通百姓因言获罪的事件仍然频频发生。

据《缅甸时报》(Myanmar Times)报道,2016年10月,两名媒体人因诽谤罪而被起诉,其中一位报道了缅甸东南部一家军方背景的矿业公司污染河道造成渔业生态受损,另一位曝光了当地政府官员敲诈村民、为自己庆祝生日筹款。两位记者均被判有罪,被责令坐牢一个月或交纳罚款。

因言获罪的不仅仅是媒体人。2016年7月,一名地方官员因在脸书上发布有关昂山素季的俚语而被控诽谤。2016年11月,一位执政党民盟的中央研究委员会秘书因在脸书上批评缅甸军方处理罗兴亚穆斯林的问题而被捕,并以诽谤罪遭到起诉。另一位反对派人士昂温良(Aung Win Hlaing)在脸书上发帖,指责昂山素季指定的现任总统吴廷觉下令关闭了他原先工作的委员会,使他失去了工作,并称吴廷觉“愚蠢、疯子”,他随后因违反了缅甸《电信通讯法》第66条d款而被判9个月的有期徒刑。

新政府沿用旧法律

据《伊洛瓦底》报道,自从民盟政府上台以来,缅甸已有将近70例案件涉及到极具争议的《电信通讯法》, 而这项法案是在2013年前总统吴登盛的任内通过的。该法案原本是为了促进外国投资而制定的,然而其中的第66条d款却成为前政府以及现政府对付异议人士的手段。

根据《电信通讯法》第66条d款, 任何使用电信通讯网络勒索、胁迫,不当限制、诋毁、干预他人,造成不当影响或威胁者,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课以罚金。然而,该条款对于什么是“不当影响或威胁”并没有作出准确的定义或描述。在前政府时期,曾有一名民盟成员因违反该条款被判刑三年,诗人貌盛咖(Maung Saungkha)因为在脸书上发表讽刺吴登盛的诗而入狱6个月。

昂温良因指责现任总统而被起诉,则成为民盟当政以来第一起因违反《电信通讯法》第66条d款而获刑的案例。他的妻子宁宁温(Hnin Hnin Win)在丈夫被判刑后对媒体表示:“民盟说,缅甸现在有言论自由了,但是,对他(昂温良)来说,情况变得更糟。”

缅甸前媒体人、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人类学博士候选人维莉特卓(Violet Cho)在《伊洛瓦底》发表文章指出,近期起诉三名记者所依据的《非法组织联络法》是1908年由英国殖民政府制订的,“旨在压迫和统治缅甸和其他殖民地的人民。”她质疑道:“在独立了60年之后(实为70年),我们的国家仍然还在沿用着殖民时期的法律和做法……说明我们还没有抛弃‘被奴役的心态’”。

昂山素季受到批评

对于来自缅甸民间和媒体越来越激烈的批评及抗议,昂山素季一直保持着沉默。

她在不久前的一次新闻发布会被问及最近逮捕的三名记者时表示:“我们(行政部门)不应该就法庭如何审理各种案件作出评论,那是司法部门该管的事。”

她随后说:“但是,如果我们认为司法部门的工作做得不好,那么,我们作为行政机关有责任采取必要的行动。所以,这个案子不应该被视为三位记者与军队之间的对立,而应该被视为现有的法律是否符合我们对正义和民主的期望。如果它不符合我们的期望,那么,我们必须通过立法机关用正当的程序来修改法律。”

修改法律的确牵扯到一个程序问题, 但是人们对昂山素季提出的质疑是, 在将近70件相关案件之后,在几乎每一起案件都遭到抗议和批评之后,她所领导的行政部门为什么至今没有采取“必要的行动”?

实际上,在缅甸的媒体上,对于昂山素季政府无作为的批评之声越来越多。比如,时评家洪萨(Banya Hongsar)就在《缅甸国际新闻》(Burma News International)上撰文,对民盟政府和昂山素季做出了不留情面的批评。

他说:“当今政府的统治精英们,包括军人和民盟中的缅族民族主义者,不仅对保护独立媒体几乎没有兴趣,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迫害媒体的成员。民盟领导人、诺贝尔奖获得者昂山素季以及她亲手指定的总统吴廷觉都没有在新闻自由上做出过显著的努力,而这样的行为已经传递到政府各个层面。在过去的150天里,几乎每周都有警方和军方虐待、恐吓、或逮捕记者的消息。记者们因报道抢夺土地、官员腐败,或者被指责为侮辱统治精英们而被捕,而昂山素季及其盟友们几乎对所有这些案件都保持沉默,这不免令人对她就人权的承诺产生了严重的质疑。”

《缅甸时报》的评论则相对温和:“如果缅甸的政治转型要取得真正的成功,那么,民盟政府就必须把最基本的权利 —包括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 —放在首要的位置,必须站出来,明确反对将这些站不住脚的法律诉讼扩大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