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01 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

抵制中国影响力 澳大利亚取消中国富商永久居住权并拒入籍


2017年6月14日在一次议会听证会上,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硕顿展示黄向墨和时任外长毕晓普的合影(美联社)

澳大利亚政府日前高调吊销一名涉嫌跟中国当局关系密切的中国籍商人永久居留权并拒绝了他的入籍申请。这被认为是澳大利亚政府为抵制中国以金钱影响澳大利亚政治而采取的一项措施。

中国籍的澳大利亚商人黄向墨日前被澳大利亚当局吊销永久居留权,黄向墨加入澳大利亚国籍的申请也被拒绝。

澳大利亚政府高层消息来源对《悉尼先驱晨报》证实,澳大利亚内务部拒绝黄向墨申请入籍并取消他永久居留权的理由包括品行问题,以及他在入籍面谈时回答问题的可靠性等。

据悉,黄向墨正在为返回澳大利亚而努力。不过,观察人士认为,黄向墨重返澳大利亚的可能性渺茫,而且挑战澳大利亚内务部决定的法律诉讼耗时冗长。据信,黄向墨目前人可能在香港或其他地方。他离开澳大利亚之前曾居住在悉尼莫斯曼的一幢山顶豪宅别墅中。

《悉尼先驱晨报》说,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和移民官在经过两年多对黄向墨作为商人背景的分析,他同中共的关系,以及他在同澳大利亚安全官员面谈时的回答的基础上,做出了拒绝黄向墨入籍申请的决定。近年来,黄向墨一直在游说澳大利亚一些政界人士,促成他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黄向墨今年49岁,来自中国广东,大约10年前来到澳大利亚。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黄向墨从初到澳大利亚的一名商人,一跃成为对澳大利亚政界施加影响,向澳大利亚议会议员捐款的“政治明星”。

这是由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澳大利亚联盟党2018年发起反中国干涉澳大利亚内部事务以来,堪培拉政府首次对涉嫌同中共影响力代理人采取的执法行动。

澳大利亚政府做出拒绝黄向墨入籍申请的决定,牵涉到工党和联盟党是否要退还黄向墨过去5年来给这两个政党大约27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

旅居澳大利亚悉尼的观察人士张小刚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黄向墨在悉尼的华人社区非常活跃。据他了解,黄向墨的背景非常复杂,在中国从商时赚了大钱,可能还涉嫌经济犯罪,但是他来澳洲之后,跟中国官方保持密切关系。张小刚说,黄向墨长期担任澳大利亚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和统会)主席,目前仍然是名誉主席。长期以来,黄向墨向澳洲两大政党都捐款,参与了实际上是帮助中共影响澳洲国内事务的活动,包括影响前在野党议员邓森(Sam Dastyari),致使邓森被认为违背工党的立场,在南中国海的问题上替中国说话。

他说:“黄向墨在这里做了很多的帮助中共政府影响澳洲政治的东西。他相对也是比较张扬,参与了在华人社区、澳洲政治上的大量活动。”

2017年11月30日澳大利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辞去参议院工党副党鞭和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此前他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发表了与工党政策相佐的讲话。邓森还因允许中资机构玉湖集团为他付律师费备受批评。邓森还曾警告黄向墨,说他的电话可能被澳洲当局窃听。

相比之下,另外一位工党议员康罗伊(Stephen Conroy)因为发表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黄向墨撤回了向其捐款40万美元的承诺。

张小刚说,黄向墨在澳洲很有经济实力,捐款在悉尼科技大学兴建了一个澳中关系的研究机构,指明让一个工党的前外交部长卡尔出任该机构的负责人。

黄向墨通过政治捐款高调影响澳洲政治人物,引起澳洲安全情报部门的注意,并向工党议员在内的政界人物通报有关黄向墨跟中国政府之间的不透明关系。

张小刚说,澳洲政府拒绝黄向墨入籍是件好事情。他说: “澳洲政府终于开始正视中共当局利用他们能够掌控的一些富商,利用他们的资金,不管他们的资金最终的来源自哪里,开始注意到而且开始采取措施来制止他们影响澳洲政治的举动。因为长期以来澳洲政治家可能对中共这种专制国家的不了解,或者没有意识,一直没有注意到这种东西。那么现在他们终于开始意识到了”。

不过,2004年3月曾经以一篇檄文《讨伐中宣部》而名噪一时的前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却认为,中国政府通过在海外的华人、商人、代理人对他国施加影响力,是一个正常现象,是一个常态、常规的行为。他说:“我觉得影响澳大利亚的政策没有什么不对呀,澳洲的政策为什么不能影响呢?为什么不能捐款呢?是非法吗?如果有绿卡的话,他不能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吗?他不能有澳大利亚国际政治上方面的意志吗?他没有权利体现它吗?”

焦国标因为2004年发表《讨伐中宣部》一文,以及2005年3月未经校方批准擅自应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邀请到美国做访问学者6个月,被北京大学当作”自动离职“除名。

法新社引述澳大利亚前国防情报局副局长休布里奇的话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事件”。他说,在中国政府统战部的领导下,海外的一些华人团体,如澳大利亚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和统会),充当中国政府的代理人。

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格鲁特对法新社说,“黄向墨非常积极推动统战部的工作,接近政界人士”。

不过,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淡化处理黄向墨被澳大利亚政府“事实上的驱逐”对澳中关系产生的影响。她说,“我并不认为这会成为双方要讨论的议题。这种情况时常会发生”。

中国政府尚未对黄向墨事件做出任何反应。

2017年12月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国无意干涉澳大利亚内政,无意通过政治献金影响澳大利亚国内事务。他说,“我们再次敦促澳方摒弃偏见,以客观公正的态度看待中国,看待中澳关系。”

在此之前,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说,澳大利亚正在谋求通过新法禁止他国通过政治献金手段施加外部影响。

格鲁特说,澳大利亚政府禁止黄向墨入境设下一个先例,澳大利亚政府可以籍此测试北京将如何反应。

澳大利亚去年通过了反间谍活动和外国干预法,扩大了被认定为间谍的活动范围。但是澳大利亚尚未引用该法对任何人提起诉讼。

观察人士认为,黄向墨可能尚未触犯澳洲通过的新法,否则可能会限制他出境,以反间谍活动和外国干预法起诉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