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0 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

台海冲突澳大利亚是否应助美护台?澳学者激辩


澳大利亚与美国2017年6月在悉尼海岸附近太平洋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资料照)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不承诺放弃对台使用武力的新年讲话,使台海情势再度成为地区关注热点,澳大利亚学者近日就台海万一爆发冲突,澳大利亚政府应该采取何种作为展开辩论。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战略政策研究所教授保罗·迪布(Paul Dibb)、休·怀特(Hugh White)在该研究所网站上,对澳大利亚是否应该与美国联手协助防卫台湾表达了不同看法。

迪布在2月6日发表的文章里指出,在澳大利亚面对的各种假想情况中,最具挑战的毫无疑问就是澳大利亚“卷入美国对抗中国的攻台行动”,但澳大利亚的政治人物拒绝涉入关于此一严重冲突的公共讨论,学术性刊物在关于这个议题的讨论也只谈及澳大利亚卷入美国的行动可能带来的负面结果。

曾经担任澳大利亚国防部负责国防战略及情报事务副部长的迪布说,“如果中国对协防台湾的美军展开攻击而澳大利亚却拒绝被卷入,那么“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ANZUS)同盟关系的存在将面临风险。”

迪布指出,习近平1月2日的讲话中已经警告说,为“收复”台湾,中国不排除对台湾用武,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面临国内外日渐升级的紧张,习近平也有更大压力要武统台湾,而中国解放军也在不断发展跨越台湾海峡投送军力的能力,这使它越来越有能力执行复杂的军事行动,可以对台湾采取包括海洋封锁、密集的空中和导弹攻击,以及两栖登陆以占领主要目标的选项。

虽然北京必须理解,根据美国国防部军力报告,解放军对台湾的武力行动可能消耗其军力并招致国际干预,使它对台湾的两栖侵略面临极大的政治和军事风险,不过迪布说,在北京的估算里,它“越是延迟对谈动武,台湾人民独特的台湾认同感也将更为增强”,因此“时间并不站在北京一边”。

对美国来说,它也必定意识到,在接近中国的范围里发生的任何军事冲突,北京也将越来越具地理优势,但迪布说,由于澳大利亚对台湾的看待“要比美国来得更边缘化”,因此它总是“倾向低估美国对防卫台湾的重视”。

他说,在目前华盛顿的政治、经济和安全界都有共识,认为中国是美国最主要竞争对手的时刻,美国对越来越具侵略性的中国却不站出来对抗的日子早已过去,但他的同僚休·怀特及布兰登·泰勒却都认为,对台湾来说,“游戏已经结束了”(game is over),因为没有美国领导人会不去考虑,为台湾发生的军事冲突可能升级到“涉及美国城市”的毁灭性核武攻防。

迪布说,怀特并不认为台海两岸统一会伤害美国利益,因为“中国占据台湾并不会对美国与中国在西太平洋的战略平衡产生任何影响”,但这却忽略了对美国的同盟国如日本、澳大利亚形成的核威慑的严重影响,“在中国的军事侵略下抛弃台湾将会威胁地区权力平衡,并严重削弱美国盟友的信任和信心。”

如果台湾受到中国未经挑衅的攻击而美国却不协防台湾,迪布认为,“那将是亚太地区同盟系统的终结”,日本、韩国可能很快就会发展自己的核武器;如果美国真的协防台湾而澳大利亚却拒绝做出军事贡献,“那将威胁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军事同盟的存在”。

依据迪布的看法,一旦台海发生冲突,“除了日本以外没有任何美国的盟友会愿意军事协防台湾”,他列举了会“看向另一边”(look the other way)的国家,包括韩国、每一个东南亚国家、新西兰,加拿大也极有可能,然后就是每一个北约国家,包括英国在内。日本则是会由于它与台湾的关系及其自身安全防卫需要而考虑做出显著军事贡献。

对澳大利亚来说,迪布认为台湾不仅符合《澳大利-新西兰-美国同盟条约》中关于“太平洋地”区武装攻击的定义,如果澳大利亚拒绝协防台湾,将被华盛顿视为背弃对同盟的承诺,而且为一个成功民主的台湾而出也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

反对澳大利亚和美国为台湾与中国一战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怀特,2月13日在战略政策研究所和转载于美国《国家利益》网站的另一篇文章中对迪布的观点做出回应。他说,他同意迪布关于澳大利亚与美国同盟关系的论述,但是不同意迪布的结论。

怀特说,的确,如果中国对台动武而澳大利亚不支持美国,那将严重削弱、甚至摧毁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但这并不表示澳大利亚或美国就应该为协防台湾而与中国一战”,因为“那要看谁会赢得战争”。

虽然美国军力强大,不过怀特指出,中国的军力也在不断增强,如今更已经成为美国的强大对手,而且在地理位置和决心上,中国更有极大优势,美国要取得对中国“快速、低代价和决定性的胜利”并不太可能,一旦与中国发生长时间、高代价和不具决定性的战争,不但地区秩序将遭到破坏,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力也将荡然无存。

在这种考量下,华盛顿面临的选择,将是与中国一战而放弃它在亚洲的地位,还是根本不要与中国一战,怀特认为答案显而易见,但如果美国真的选择战争,他说,澳大利亚“最好还是置身事外”,因为伊拉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应该已经教会我们,为一场不会赢的战争去支持盟友没有道理”,而这次与中国的战争“赌注更高”。

此外,协防台湾是否有如迪布所称,符合澳-新-美条约的定义,怀特说这并不是那么清楚,不过华盛顿无疑是如此认定,也预期澳大利亚将会在发生冲突时支持美国,因此他同意如果不支持美国对同盟关系会有致命影响,但条约内容是否如此要求并不明确,至少在法律权威斯塔克(J.G. Starke)的《澳-新-美同盟条约》一书中就不是这么解读。

斯塔克说,条约中第4条款关于“太平洋地区”的定义并不包括台湾,“因为澳大利亚不要它这么定义”。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