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1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新疆再教育营关闭后学员去向


新疆的再教育营(2018年9月4号)

新疆再教育营,中国称职业培训中心的媒体关注度似乎降温。不过,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3月1日公布的报告说,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很多维吾尔人正在新疆境内工厂被强迫劳动,新疆地区以外很多工厂,则借助当局劳工转移计划等,使用再教育营学员,或者直接接收再教育营学员。

关于再教育营的延伸,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美国之音说:“间接的以及直接投诉的维吾尔人之前都反映过有类似这种现状。我可以确信,这些人不是自愿,这些人没有离开过自己的父母,而是送到不同文化,不同环境的地区。”

报告说,2017年至2019年期间,至少八万名左右的新疆人,其中包括再教育营的学员,被集体转到全国各地,尤其是发达地区的工厂。徐秀中为主要作者,题为“廉价出卖维吾尔人”的报告说,中国政府以“援疆”、“扶贫”、“科技援疆”、“产业援疆” 等名义将这些人送出新疆。

根据这份报告,维吾尔劳工的生活和劳动受军事化管理,行动自由有限。他们的集体宿舍严密把守。报告说,“至少在某些工厂,他们的劳动所得低于汉族人”,工余他们要参加工厂举办的汉语课,参加爱国教育,没有宗教活动。当局对他们现场和电子监控外,每50人委派一名辅导员,并配专门保安监督。新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开发的中央数据库,记录每一名劳工的医疗、思想以及和就业信息。

针对这种生存环境,迪里夏提表示,“充当封闭式的廉价劳力,没有人愿意。所谓‘扶贫’本身就是政治谎言,因为把当地这些维吾尔人抽调,胁迫送到中国大陆(内地),但是中国又说西部开发,让中国人到(新疆)当地去淘金。中国人能够到当地淘金,能发财,能改善生活,为什么维吾尔人在自己家园越干越贫穷?”迪里夏提还说,对于上述生存状况,维吾尔人一般不敢接受采访。

该报告的另一个重点是,2017年以来,中国全国九个省有27家工厂利用新疆转来的维吾尔劳工,这些工厂是全球83个知名品牌的供应商,通过强迫维族人劳动而“间接得利”,国际大公司和知名品牌涉嫌中国血汗工场的问题再度引发关注。

不过,少量这类公司已指示他们的销售网点,2020年终止与这些供应商的关系。阿迪达斯、博世、松下等品牌公司则称,他们与报告中涉及的供应商没有“直接合同关系”。然而,没有一家品牌公司能够排除与下游供应链厂家的可能关联。

中国官媒人民网3月2日的报道质疑澳大利亚这家智库的动机,称该研究所在资金来源问题上因“拿人手短”而不得不炒作中国话题,其中包括中国在澳大利亚大学的军事介入,以及新疆维吾尔族“再教育营”扩散等议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2日就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上述报告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新疆自治区依法采取的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已经取得良好效果,并获得新疆各族人民衷心拥护和支持。目前参加去极端化教培的学员已全部结业,在政府帮助下实现了稳定就业,过上了幸福生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