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1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特恩布尔访美 朝鲜与中国议题主导首脑会谈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日本东京以东的船桥市举行的一次军事演习期间视察一辆军车。(2018年1月28日)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率领阵容庞大的经济代表团于星期三开始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除了经贸问题以外,如何对付朝鲜的核危机以及一个日益强势的中国预计将主导美澳两国领导人的会谈。

特恩布尔访美行程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星期三到星期六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抵达华盛顿后,他首先会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举行会晤,随后与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会谈。他也将与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共进午餐,并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将军会面。星期五,川普总统与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将在白宫举行欢迎仪式,欢迎特恩布尔与夫人。两位领导人随后会在椭圆形办公室举行私下的会谈。特恩布尔也会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会晤。

星期六,随同特恩布尔访美的澳大利亚工商界代表、澳大利亚六个州中的四个州长与两个领地的行政领导人将与特恩布尔一起参加美国全国州长协会的冬季会议,参加这个会议的包括美国商界领袖以及40位州长。

寻求拓展美澳经贸关系

特恩布尔这次率领包括20多位企业高管和多位州长在内的庞大阵容的经济代表团访问美国表明,澳大利亚谋求进一步拓展与美国的经贸关系。美澳之间有自由贸易协定,但中国目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特恩布尔很可能会再次劝说川普总统重新考虑加入目前有11个成员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很多专家认为,川普总统退出这一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多边贸易协定的决定损害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川普总统日渐软化了他对这个协议的反对态度,最近甚至表示美国有可能重新加入该协议。这被认为给特恩布尔重提这个问题提供了契机。澳大利亚是这个协议的成员国。

强调美澳“百年友谊”

今年是美澳两国军队1918年在法国的哈默尔战役中在澳大利亚将军默纳什的指挥下并肩作战一百周年。

川普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在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访美前对澳媒体表示,美澳友谊经受了百年考验,美国希望看到这种关系在今后一百年继续发展,因为这事关我们的主权、价值观、共同繁荣与安全。

朝鲜、中国主导安全会谈

在安全议题上,如何解决朝鲜的核危机以及对付日益强势的中国将主导美澳两国领导人的会谈。

朝鲜在冬奥会期间发起的魅力攻势提高了人们对在朝鲜问题上取得外交进展的希望,美国也对与朝鲜非正式会谈持开放态度,但强调美国会继续加大对朝鲜的制裁,直到平壤同意就放弃其核武器。预计川普与特恩布尔星期五在白宫会谈时会讨论如何对朝鲜采取进一步的制裁。澳大利亚积极支持国际社会对朝鲜进行的制裁,而且也实施了它自己的针对外国企业的所谓“二级”制裁。

澳大利亚的分析人士表示,特恩布尔也希望能清楚的知道川普如何看待朝鲜危机的发展方向。

商讨如何对付日益强势的中国

在美澳两国领导人的公开谈话要点集中在两国“百年友谊”上的同时,他们在私下的讨论中无疑会重点讨论中国的日益强势以及对现有国际秩序构成的挑战。

预计川普与特恩布尔会讨论如何进一步加强美澳同盟关系以及如何落实川普政府以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为主导的印太策略。

川普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美国致力于捍卫一个自由与开放的秩序,川普总统正在采取一个非常大胆而又深思熟虑的政策,该政策寻求尽可能的维持与中国的稳定与合作,但在必要时必须与之竞争。

川普提名出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上个星期在国会作证时表示,中国快速的军事扩张将很快在各个领域挑战美国。他建议,美国在能够合作的地方尽可能的与中国合作,但必要时也必须与之对抗。

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白皮书和美国国家安全战略都把中国与俄罗斯视为全球安全的潜在威胁。美国的国安战略还把中俄视为修正主义大国以及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在奥巴马政府任内出任助理国务卿的坎贝尔以及副总统拜登的副国安顾问热特纳最近撰文说,中国是华盛顿现在所面临的现代历史上最有活力和最强大的对手。

在特恩布尔访美前夕,美国情报机构在一份报告中警告说,中国在东南亚的政治高压和干预已经变得无处不在,直接威胁到澳大利亚等地区邻国的主权。

预计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在会晤特恩布尔时会讨论这份评估报告以及如何共同应对中国在海外进行渗透、扩展政治影响力的努力。

此前,中国在澳大利亚扩大影响力引起了澳政府的高度关注。澳大利亚重新修订了情报和间谍法律,并宣布收紧对电网和农业用地领域的外国投资的管控,并表示此举有助于保卫国家安全。

商讨应对“一带一路”的替代方案

美澳两位领导人还会讨论如何成立一个针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替代方案,来抗衡中国不断扩大的影响力。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这些星期报道说,这个替代项目涉及让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这四个区域伙伴的开发贷款方利用私人资本,为商业上可行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去年10月在提出川普政府的印太策略的时候暗示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是一种经济掠夺行为。他在这个演讲中表示,一些国家,尤其是中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一些国家所采取的经济活动,包括对基础设施项目提供的融资机制,使这些国家陷入大量的债务,而且也没有给当地经济创造多少就业。蒂勒森表示,美国与有关的盟友就如何给印太国家提供另一种选择进行了讨论。

讨论话题广泛

美国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安全伙伴,而澳大利亚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分析人士认为,除了讨论朝鲜与中国这些重点议题以外,美澳两国领导人的会谈还会涉及一系列其他方面的问题。

曾担任过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和驻美大使的比兹利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总体上讲,当澳大利亚总理会见美国总统,全世界都被涵盖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共有的承诺,我们在伊拉克何去何从等所有其他的问题。”

川普与特恩布尔曾有过不愉快的电话交谈

特恩布尔与川普总统曾经在纽约举行过会面,但这是他首次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在川普执政初期,两人在电话交谈中曾有过不愉快。

根据透露出来的文字记录,川普去年1月28日在电话上冲特恩布尔大发脾气,当时二人正在讨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与澳大利亚制定的一项接收1250位难民进入美国的协议。

川普对特恩布尔说:“这是要我的命。我是这个世界上不允许人们进入这个国家的最伟大的人,可现在我正同意接收两千人。”

川普在突然中断与这位澳大利亚领导人的电话交谈前说,他已经打了一天的电话了,而这一通电话是最令他不爽的。

不过,川普和特恩布尔事后都否认两人相处得不好。

特恩布尔:我与川普处得很好

曾经是高盛投资银行合伙人的特恩布尔访美前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电视节目采访时说,他与川普“相处得非常好”,说他们都有经商的背景。

这位63岁的澳大利亚领导人还表示,川普让他想起已经去世的澳大利亚媒体大亨派克(Kerry Packer), “个大,带有传奇色彩,巨自信” 。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