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19 2024年2月22日 星期四

缅甸政变两年后仍然继续进行消耗战


资料照片:缅甸军政府在首都内比都举行阅兵。(2017年3月27日)
资料照片:缅甸军政府在首都内比都举行阅兵。(2017年3月27日)

分析人士说,缅甸军事政变两年后,军方和抵抗力量之间的致命消耗战依然持续,并将在今年计划的选举前只会更加血腥。

军政府依然未能控制所有内陆地区,继续在全国各地遭受不同武装组织的猛烈攻击。联合国说已经有120万人政变以来流离失所,而且每个月都在增加几万人。

分析人士预计,尽管存在这些混乱,军政府仍会在8月份举行全国选举,向一个平民政府转移权力。军政府的反对者说,当局的任何选举都会被操控,只能产生名义上的平民政府。

国际危机组织缅甸分析师霍西(Richard Horsey)说,“没有军事解决,政治解决似乎十分渺茫。”

他并指出,“这意味着军方或军方相关政府的继续统治,民众不会承认而会痛恨,政府因此必须使用专制方法进行统治,”“这很令人压抑,但这会是延续到明年的情况。”

军方政变以来,几百个地方人民保卫军等民兵组织已经在全国各地成立,抵抗军方统治。

很多都与流亡的民族团结政府和一些与军方作战几十年的少数族裔武装团体结盟。

该报告中有关武装冲突地点和事件数据项目说,很少有迹象显示暴力会缓和。

争夺控制

项目数据显示,2022年最后三个月爆发了770场战斗,发生了860多次爆炸或遥控攻击。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最新数据显示,仅10月份就发生了大约500次攻击或武装冲突,与去年同期相同。

研究数据显示,大部分战斗依然集中在中部曼德勒西北部的马圭和实皆等干旱地区,东北部的克钦邦和掸邦以及与泰国接壤的东部边境地区也爆发局部的激烈战斗。

华盛顿威尔逊中心研究员、缅甸塔昂政治研究所(Tagaung Institute of Political Studies)负责人叶妙海(Ye Myo Hein)说,“抵抗运动更有能力对抗军政府的统治。”

他并说,抵抗运动的更大挑战是保持胜利果实的控制,尤其是在军政府依然控制的城市地区。

他说,“他们虽然扩大了战斗范围和作战区域,可他们很难巩固控制,尤其是因为一些弱点。”

首先是缺乏自动和重武器,包括便携式对空导弹,可挑战军方不断增长的空袭。

叶妙海说,抵抗组织正在取得进展。除了他们可以从族裔武装团体那里购买或租借武器,他们目前在全国拥有大约70个工厂来成产原始枪炮以及一些自动武器和迫击炮,但依然“质量很低。”

分析人士说,反对派的其它主要问题是缺乏全国的协调。

霍西说,“一些(团体)比其他组织更接近民族团结政府,”“但族裔武装组织和民族团结政府以及政变后的武装抵抗力量之间也没有任何的大联盟,这似乎很不可能。”

叶妙海说,民族团结政府去年在团结抵抗运动上取得一些进步。现在有了联盟委员会,联合指挥协调和中央指挥协调委员会,负责与各地不同的族裔武装组织合作。

选票和子弹

政府军也在挣扎。

分析人士说,抵抗组织正让军方遭受严重的战场损失,但缺乏可靠的伤亡数字。尽管反对派希望的大规模军事叛逃尚未出现,但开小差和叛逃的人数据报正在增加。缅甸军方通常征招大部分新兵的地区爆发的激烈战斗据信也让军政府更难补充兵员。

分析人士说,军方不缺乏武器、燃油、弹药以及使用它们的意愿。

缅甸战略政策研究所分析师昂图宁(Aung Thu Nyein)说,“军政府依然认为他们有优势的火力来压制反对派,他们同时认为能够控制全国的纵深地带。这就是他们推动选举的原因。”

军政府还未确定选举的日期,但表示希望今年向一个民选政府移交权力。民族团结政府同时在10月份宣布有意在2023年年底前推翻军政府或任何的代理政府。

昂图宁等人说,军政府今年会为选举争取安全环境,抵抗运动又试图挫败他们,双方又都没有实力在短期内战胜对方,因此今年将非常暴力。

霍西说,“搜集选举登记数据的政权行政人员已经遭到致命攻击,我认为这预示着未来的情况。”

他并说,“选举会产生很多的潜在攻击目标,”“所以我认为这是十分暴力的选举年。”

与此同时,双方都有更多的刺杀目标被绑架和斩首。昂图宁说,这不光预示着更为致命的战斗,还预示着更加痛苦和残酷的战斗。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