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29 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

孔杰荣等呼吁北京在一带一路峰会期间宣布解决海外劳工权利问题计划


塞班岛中国工人抗议承包商侵犯劳工权益(Emmanuel Erediano of Mariana Variety 提供)

北京再次召开“一带一路”峰会论坛之际,美国有法学学者和专家指出,中国在进行全球大规模经济扩张时存在着严重的劳工权利问题。他们呼吁中国当局在论坛期间宣布解决这些违反人权问题的计划。

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研究所研究员何宜伦(Aaron Halegua)和资深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星期一撰文指出,中国的“一带一路”是个总计1万亿美元、跟100多个国家签署双边协议的计划。但是,“一个常常被忽略的受害者人群是被派到海外去建设这些项目的中国工人。”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孔杰荣告诉美国之音,在“一带一路”计划中工人受剥削是个重大问题。“这些工人的待遇很差,他们没有自由,挣很少钱,他们的处境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关注。这不仅是‘一带一路’东道国工人——也是在海外工作的中国工人——的劳工权利问题。”

纽约一家联邦法院最近对中国一家公司的高管定罪。案件审理听证显示,中国工人在离开中国前要跟公司签订合约,保证不跟当地人接触、未经许可不得离开住处,以及回到中国后才能拿到全部工资。每个工人必须支付2万美元“安全保证金”以确保他们遵守保证。他们的护照被收缴,工作时间超长,拥挤地居住在条件恶劣的环境里。这家公司的违法行为是被他们居住地的邻居发现的:一个一家庭住宅中居住着将近30名中国工人。

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研究所研究员何宜伦(Arron Halegua)
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研究所研究员何宜伦(Arron Halegua)

何宜伦说,以上案件并不孤立。中国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有将近100万中国工人在海外打工,其中还不包括大量无证中国移民。

何宜伦说,在美国北马里亚纳群岛塞班岛上建造赌场的2400名中国工人,被雇主欺骗,说他们的工作环境有多好;他们必须支付6000美元中介费,被以旅游签证带到那里去非法打工,他们的工资低于最低时薪标准,他们的护照被收缴。

“这不仅违反了美国联邦法律,而且涉嫌强迫劳工;当他们受工伤后,没有被送往医院。所以这些都是严重的人权问题。”何宜伦对美国之音说。

何宜伦说,美国联邦政府劳工部、司法部和FBI以使用无证移民和窝藏无证移民起诉了塞班岛侵害劳工权益的中国公司和赌场。最近他们就拖欠工人工资和违反最低工资标准被罚将近1800万美元。

他还代表7名塞班岛受工伤中国工人,正起诉这些中国公司和赌场。

何宜伦和孔杰荣的文章说,“在白俄罗斯,数百中国工人在像奴隶般工作后3个月工资被拖欠。在巴哈马、埃塞俄比亚、越南,中国公司未向工人支付足够工资,未提供保护性设施,未进行安全训练。一名中国工人最近在以色列死于工作之中。而那些为中国的承包公司工作的工人,劳工条件则更差。”

文章肯定中国“承认存在着这些问题,出台了政策和规定,禁止收中介费或安全保证金、禁止以旅游签证雇工,以及要求公司保证工人权利。”

但文章指出,“这些政策和标准通常是模糊的,没有法律约束力,实际上这些法律条款常常遭到违反。”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章真拍摄)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章真拍摄)

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有法律,但执行起来没办法,因为中国缺的就是工会组织。”“中国的核心问题是政府执法,而地方政府肯定是保护经济的。工会的主要作用就是帮工人抗争,如果工会失去了抗争的功能,去和谐工人的话,那他的这些法律执行起来就成问题了。”

何宜伦说,中国想要建立软实力,想要跟其它国家建立亲善关系,“很重要的是他们应该表现出认真严肃纠正这些违反人权的问题。”

2019年4月19日,北京一带一路峰会论坛的宣传和装饰,一名卖鼓的男子走过。
2019年4月19日,北京一带一路峰会论坛的宣传和装饰,一名卖鼓的男子走过。

他和孔杰荣呼吁中国应该在本月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论坛”上宣布解决这些问题的计划。他们并提出了具体建议:

首先,管理中国公司尤其是承包公司在海外行为的政策,应该要跟可严格执行并有惩罚措施的中国国内法挂钩,并列出细则。

其次,中国的银行应该要求他们出资的公司项目遵守并报告公平劳工准则和做法。

第三,必须建立投诉机制,使工人有投诉途径。中国驻外使领馆应该协助监督劳工条件。

第四,中国应该通过签署和批准国际劳工组织的有关强迫劳工的公约来展示其对劳工权利的承诺。

监督跨国公司在中国遵守劳工准则的李强表示,其实中国全球经济扩张的做法走的就是过去西方殖民主义的老路,而西方国家也是利字当头。

李强说:“1989年六四之后,发达国家就一直到中国去投资,不考虑基本的人权标准,不强制(联合国)公约在中国的执行。他们在廉价产品方面对中国过度地依赖,所以就造成了中国会说,你们到我们这里来投资也没有管什么劳工标准、讲什么人权啊。 ”

李强认为,中国今天的模式就是模仿西方的模式,“换句话讲就是经济利益至上”,国际人权标准“不但中国没有执行,西方也没有执行,虽然他们加入了一些公约,但最后执行起来,有很多原因,像中国这样不执行,最后(国际社会)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李强最后补充说,“不过这些国家的工人他们有工会的保护。”

孔杰荣对美国之音说,“北京从来没有遵守过国际劳工标准,北京从来没有允许罢工的权利,北京不允许有自由劳动组织。在中国你不能在工人和雇主与制造商之间进行自由谈判。 北京从未充分参与国际劳工组织。 这是中国稳定与公平的根本问题。”

他希望“北京遵守国际劳工标准,保护中国国内和海外工人的基本人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 完整版(2019年5月19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互动图:美中建交40年大事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