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5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不丹变天?亲印度执政党首轮遭淘汰


不丹地理位置

在上个周末举行的不丹大选第一轮投票之后,亲印度的执政党 —— “人民民主党”(PDT)意外被淘汰,不丹首相策林·托杰(Tshering Tobgay)已于9月16日通过社交媒体承认败选。印度媒体纷纷表示担忧,认为“又一个邻国将倒向中国”。而在不丹国内的社交媒体上,人们讨论得更多的是,印度会不会像上次不丹大选前那样,干预不丹最终的选举结果?

2012年,时任不丹首相、“繁荣进步党”领导人吉格梅·廷里(Jigme Thinley)在巴西与中国总理温家宝秘密会面,引起印度的强烈不满。2013年大选前夕,印度突然中断了对不丹的煤油和燃气供应,导致不丹国内燃料价格飙升,引发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当时的反对党人民民主党抓住时机,向不丹民众宣传称:一旦失去印度这个盟友,其结果将是国家经济的崩溃。

尽管人民民主党在随后的选举中胜出,但印度的所作所为被很多不丹人视为“直接干涉邻国内政”的举动。去年,在长达73天的中印洞朗对峙期间,不丹政府表现得十分低调,他们一方面谨慎附和印度的立场,另一方面又不愿过多指责中国。不丹对洞朗地区归属的态度并不强硬,国内不少精英人士都希望通过解决边界问题,早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从而摆脱不丹在外交上和经济上完全受控于印度的局面。

国内政策大同小异

不丹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民主国家之一。2001年,老国王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下令起草宪法,结束世袭君主制,建立议会民主制。2008年3月,在英国留学归来的新国王凯萨尔·旺楚克(Khesar Namgyel Wangchuck)登基之前,不丹举行了第一届国民议会(下院)选举,并产生了首个议会民主制下的政府。今年的大选是不丹第三次全国性选举。

根据不丹的宪法规定,任何注册的政党都可以参加首轮选举,但只有在首轮中得票最多的两个政党获得角逐第二轮选举的资格。今年,共有四个主要政党参加了9月15日的首轮选举,据《印度时报》(Times of India)报道,得票前两位的是“繁荣进步党”(DPT)和“协同党”(DNT),这两个政党将于10月18日进行第二轮的终选,而执政党“人民民主党”则失去了进入下一轮的机会。

从首轮选举前的竞选活动中可以看出,所有四个政党的竞选纲领在国内政策方面都没有明显差异。印度媒体《滚动》(Scroll.in)评论道:“这些党派都没有明确的意识形态,与以往两届选举类似,他们只给出短期的承诺,包括改善道路交通、学校、饮水、电力等服务。他们都表示要打击腐败,但没人对如何反腐的具体措施给出解释。他们也没有解释怎样解决国家面临的更重要问题,比如外债和贸易逆差、年轻人失业、犯罪、气候变化、农村贫困现象等。没有人就这些紧迫问题给出一个全面的综合性解决方案。”

邻国关系举足轻重

正是由于各政党的国内政策没有明显差异,他们的对外关系方针就显得格外引人关注。现任首相、人民民主党主席策林·托杰毕业于哈佛大学,获得了公共政策硕士学位,被印度官方视为“可以信赖的政治家”。人民民主党在此次选举中首轮落败,并不意味着亲印势力的全面败退,获得下一轮竞选资格的协同党在外交政策方面也是比较亲印度的。

协同党的领导人洛铁·策林(Lotey Tshering)是一位著名的外科医生,他将“改善不丹民众的医疗条件、缩小贫富差距”做为竞选的主要纲领。协同党与人民民主党有着较为亲密的关系,实际上,在2013年首轮选举失败后,时任协同党的主席和副主席都加入了人民民主党,并帮助后者击败繁荣进步党而取得最终胜利。此次人民民主党首轮出局,协同党是否会吸纳部分人民民主党中有影响力的人士,以期在今年10月的第二轮选举中有所作为,尚有待观察。

繁荣进步党在2008年的第一次选举中获胜,并在执政期间开启了寻求与中国加强关系的外交政策。该党现任主席是前农业和森林部长佩玛·嘉措(Pema Gyamtsho),其竞选纲领是“在2015年实现全民族的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从这个口号中就可以看出,他代表着不丹国内希望摆脱依赖别国的那些人士。

印度是否会再次干涉

今年是印度与不丹缔结友好关系的50周年,两国都为此举行了庆祝活动。长期以来,不丹一直在经济、外交、国防等领域严重依赖印度的援助,按照印度媒体的说法,不丹79%的进口商品来自印度,95%的出口商品销往印度。印度不愿不丹与其他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尤其是与中国。

在中印洞朗对峙一周年之际,《南华早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洞朗一年:不丹担心印度甚于担心中国”的文章,指出:“随着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全面超过印度,并通过类似洞朗事件来展示其力量,无论是不丹的老牌精英阶层还是新晋的民粹主义政客,都越来越担心,是否‘将国家的马车栓在了错误的马匹上’。越来越多的不丹人希望从印度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切实地伸张主权。而新德里尚未对不丹人的这一愿望做出敏锐的应对。”

今年7月,中国副外长孔铉佑对不丹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访问,引发印度媒体的热议。一些印度智库人士发表了说三道四的指责文章,让很多不丹人感到气愤。《南华早报》援引了《不丹人报》(The Bhutanese)主编丹增蓝桑(Tenzing Lamsang)的话说:“我想建议印度的媒体、评论员、智库人士、甚至政策制定者们,不要采取这种过度的偏执和猜测。这就是不丹人感到恼火、甚至感到窒息的原因。你们称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所以,至少应该相信我们,给我们一些空间。”

与2013年不同的是,大多数印度媒体和分析人士都认为,今年这次大选,无论哪个政党上台,印度都不应加以干涉。印度媒体《滚动》认为:“不丹新的梦想基于他们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公民的信念,认为他们自己的国家已经成熟了,作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已经做好了自决自主的准备。很多不丹人认为,国家应该在保持与印度牢固关系的同时,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实际上,不丹各个政党在选举期间都十分谨慎,很少明确提及对“印度”或“中国”的政策。这表明,不丹并不想站在任何一个大国的立场,或成为任何其他国家的附庸。印度《德干先驱报》(Deccan Herald)提醒道:“无论不丹哪个政党上台,印度都应与之建立牢固的关系,印度需要明确表态,尊重不丹人民的选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