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9 2024年7月15日 星期一

拜登总统将开始作为总统对加拿大的首次访问


资料照片:2023年1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和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出席在墨西哥城举行的北美领导人峰会。(路透社照片)
资料照片:2023年1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和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出席在墨西哥城举行的北美领导人峰会。(路透社照片)

白宫表示,乔·拜登(Joe Biden)总统在首次正式访问渥太华时,有许多关键问题需要与其加拿大同行讨论。其中包括国家安全问题、气候变化、贸易、移民、乌克兰冲突和海地动乱。

拜登周四(3月23日)动身去加拿大首都进行一次过夜访问,他将于周五会见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并在加拿大议会发表讲话。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传播协调员约翰·柯比(John Kirby)说,在加拿大期间,拜登将讨论“采取具体措施增加国防开支、推动全球清洁能源竞赛,以及建设繁荣和包容性经济”等问题。

分析人士说,这些问题的严重性突显了华盛顿和渥太华之间密切关系的重要性--两国共享世界上最长和不设防的陆地边界--以及两国关系的不平衡程度。

“这种关系往往得不到应有的关注和尊重,”伍德罗·威尔逊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公共政策研究员、前美国驻阿富汗、阿根廷和墨西哥大使厄尔·安东尼·韦恩(Earl Anthony Wayne)说。
.
拜登的四年任期已经过半,而现在才作为总统第一次访问渥太华。

在加拿大,“这作为头版新闻,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星期了--人们期望拜登总统来加拿大,”加拿大前驻联合国大使路易斯·布莱斯(Louise Blais)说。

“而如果将其访问在美国获得的报道量进行比较,它会让你对这种关系的不对称方面有所了解。但话虽如此,这仍是一种温暖而积极的关系,”她说。

前美国驻加拿大大使戈登·吉芬(Gordon Giffin)对拜登这次短暂访问的议程发表了评论。

“根据迄今为止列出的所谓‘需要解决’的问题清单,我认为拜登总统的访问必须是三周,而不是两天的访问。”

安全

白宫表示,关键问题将是安全--北美联合防空司令部有关北美天空的安全问题,在西半球的海地局势不稳定问题;以及大洋彼岸的欧洲和亚洲的安全问题。

柯比说,关于在不稳定的海地部署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呼吁,“我认为他们将继续讨论我们可以从人道主义援助的角度,继续为海地人民和海地国家安全部队提供支持的方式。至于多国部队或类似的东西,我再说一遍,我不想在这里做预先的表态。”

加拿大前外交官、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Canadian Global Affairs Institute)前所长科林·罗伯逊(Colin Robertson)表示,他预计拜登将强调对安全的投入。

“我的猜测是拜登总统将会大力推动对国防和安全的投入,”他说。“我们在北约的框架下已经承诺将GDP的2%用于国防。而加拿大仅为1.27%。是的,我们最近对北约现代化进行了一些投资,但预计我们会做得更多。”

“我们的武装部队--海陆空的总兵力低于能力的50%。美国希望我们在海地发挥带头作用。但是我们只是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我们在北约正在尽我们所能,但我认为,北约现在将对北方产生更大的兴趣,因为压力主要来自俄罗斯,但也来自中国。

贸易

美加两国是主要的贸易伙伴,但美洲协会/美洲理事会(Americas Society/Council of the Americas)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思(Eric Farnsworth)表示,渥太华应该寻求更密切的关系,例如加入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等。

“对于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的北方邻国来说,不参与这次谈判是没有道理的,”他说。

但是他补充说,贸易关系的转变可能需要时间。

“这些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鲜问题,”他说。“他们不是与这届美国政府或另一届政府有关。”

国际兼国内

白宫说,两位领导人还将讨论清洁能源、经济合作等问题。韦恩说,这些深刻而广泛的交集,是这种特殊双边关系的一个关键特征。

“我经常喜欢称之为‘国际兼国内’,因为它既是国际的,也是国内的,”他说。“这些问题对两国都非常重要,以至于它们在国内进行了辩论,但根据定义,它们又是国际性的,因为它是两个国家之间的问题。”

  • 16x9 Image

    阿妮塔·鲍威尔

    阿妮塔·鲍威尔(Anita Powell)是美国之音(VOA)驻白宫记者,曾任驻约翰内斯堡的南部非洲事务记者。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