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8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北京切割拜特两朝,却无法割断美国对华政策的延续


拜登是否保留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引发关注。图为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和妻子吉尔、当选副总统哈里斯和丈夫埃姆霍夫在就职宣誓的前一晚站在华盛顿纪念碑前。(路透社2021年1月19日资料照)

1月20日,拜登接任特朗普,宣誓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迅速宣布,制裁包括前国务卿蓬佩奥在内的28名特朗普政府官员,禁止他们和家属入境中国以及与中国生意往来。有分析称,北京此举意在切割美国前政府和新政府,期待拜登政府让中国政府得以从美中关系的困境中复苏;不过,美国目前的对华立场并非特朗普和部分幕僚“臆想”的结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前一天曾表示,“希望美国新一届政府与中方相向而行,推动中美关系尽快回到正确发展轨道。”华春莹并抨击蓬佩奥等前朝官员“撒谎、欺骗、散布仇恨和对抗”,等等。

国务卿蓬佩奥离任前在推特上总结了特朗普政府为应对中共威胁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制裁侵犯香港和新疆人权的中共官员,解除美台官员交往的自我限制,将在美中国官媒和孔子学院认定为外国使团,不承认中国对南中国海的大多数权利声索,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限制华为等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企业获得美国技术和资本,等等。

分析称,华盛顿政府换届之际,北京意在切割美国前政府和新政府,期待从共和党的对手拜登手中,获得从美中关系的困境中复苏的机会。

曾任特朗普政府国安顾问的麦克马斯特将军(H.R. McMaster)日前撰文《华盛顿邮报》,标题为“拜登保留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功在全球”。

曾任特朗普政府国安顾问的麦克马斯特将军 2018年2月17日资料照。
曾任特朗普政府国安顾问的麦克马斯特将军 2018年2月17日资料照。

文章说,“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很多要素非常值得保留。”

麦克马斯特在文中指出,许多人没有注意到,美国众议院投票弹劾特朗普总统的那个星期,特朗普政府公开了一份部分解密的文件--“美国印太战略框架”。

“这份文件,以及整个美国政府头一年的通力协作,引发了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外交政策的最大变化,”麦克马斯特说。

美国《外交家》杂志称,这份文件2018年2月出台,当时被定为机密,不能向外国人公开。

麦克马斯特称,这种(对华政策的)转变早就应该发生了,因为美国在冷战结束至2017年之间的政策是基于一个错误的假设:中国已经受到国际秩序的欢迎,它将遵守规则,在繁荣的伴随下实现经济的自由化,并将最终实现治理的自由化,“不过,中国共产党利用美国的配合与协作政策,追求着一个日益加剧的侵略议程。”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美国之音资料照)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美国之音资料照)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美国之音说,特朗普虽然已经离任,而且他的施政策略也引发广泛争议,但是,他当政期间出台的报告,包括《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美国对华政策》,《国防授权法案》,《国防战略报告》,《印太战略报告》,等等,都具有强大的界定作用。

夏明说,“(这些报告)确实反映美国政界、国会、国安机构、智库、学界和美国民间所形成的共识,把专制的中国越来越看成一个敌对的力量,而且许多场合破坏美国的价值观和民主,甚至在国际上也破坏美国领导、以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以及“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魏京生在给“自由亚洲电台”的撰文中指出,以美国现在的政治气氛,美国国会和人民不会允许拜登政府重回过去的对华绥靖政策。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2010年1月14日资料照片)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2010年1月14日资料照片)

魏京生说:“在中国这个独裁专制体制下,搞定了最高层几个人就成功了,可是民主国家不同,你不能搞定美国人民就不能搞定国会;不能搞定国会,你搞定了白宫也没多大作用。”

夏明表示,布林肯在新总统就职前一天举行的国务卿任命听证会上也表明,中国是美国的对手;他将为反对各种专制主义对美国的挑战而加强与盟国的关系,阻挡中国对美国民有民享民治政府的破坏,让美国民主重新彰显。

夏明指出:“总之,拜登的对华政策仍然会趋向于比较强硬。他挑选的布林肯和坎贝尔(Kurt Campbell)恐怕都是民主党里的强硬派。所以不会与现在的政策180度转弯,不可能。”

中国政治评论人士吴强博士。(照片来自美国之音中文网2020年9月2日)
中国政治评论人士吴强博士。(照片来自美国之音中文网2020年9月2日)

位于北京的政治观察人士吴强博士告诉美国之音:“特朗普是个捉摸不定的领导人;而拜登则是一个更加可以预测的政客,而且没有很强的个人色彩,所以他上任以后意味着,他将代表美国国会两党的共同意志。”

魏京生说,美国的体制是国会制定政策,行政当局执行,而两党议员的大多数不会同意退回过去的对华政策。

魏京生指出:“正如全世界大多数观察家们所说,拜登政府只能继续特朗普没有做完的事情,并且联合欧洲以外的盟国,效果会超过特朗普。”

时政观察人士、作家邓聿文对美国之音表示,川普过去四年重新定义了美中关系,这个大的框架不会改变,所以拜登的对华政策仍然是在这个框架下的部分修正。“地缘政治竞争、人权民主方面估计跟川普还是保持一致,同一条路线,”邓聿文说。

邓聿文也认为,拜登政府仍然会有别于特朗普政府,“就是不会像蓬佩奥所说的那样,寻求改变中国的体制,中国也不会改变;此外,就是在可以合作的领域进行合作。这两点很明确。”

邓聿文说,中国不久前迅速与欧洲达成投资协定,是为了防止拜登上台后结盟欧洲拿捏中国,“拜登会拉着盟友一起对付中国,而美国最重要的盟友是欧洲。”

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前副编审邓聿文。(照片取自自媒体“聿文视界”YouTube截屏)
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前副编审邓聿文。(照片取自自媒体“聿文视界”YouTube截屏)

邓聿文分析:“虽然拜登政府不寻求改变中国共产党,但并不等于说不会寻求改变中共的具体行为和政策,包括国有企业等。”

有分析称,特朗普的对华立场并非特朗普和部分幕僚“臆想”而成,而是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从友善的轻信中警醒的结果。

魏京生指出:“江泽民和他的继承者们用收买的方法,企图搞定美国……但那是在美国人民被欺骗的情况下。现在经过特朗普执政的四年,美国和全世界已经醒过来了。”

特朗普政府前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指出,拜登政府应该对自由世界与中共及其独裁和重商主义模式进行有效竞争的能力充满信心。

麦克马斯特说:“在过去一年中,美国经受了新冠大流行,经济衰退,社会分裂和政治冲突的严峻考验,但事实证明,我们的共和国具有韧性。与合作伙伴共同捍卫自由世界免遭中国共产党的侵略是我们的任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