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22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拜登参加东盟-美国峰会 扩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拜登参加东盟-美国峰会 扩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18 0:00

拜登参加东盟-美国峰会 扩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星期二(10月26日)以网络视频方式参加了与东南亚国家联盟集团的峰会,重新启动了中断数年的与东盟的最高层关系。拜登宣布提供最多达1.02亿美元的资金,以扩大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拜登从白宫对有10个成员国的东盟组织的九位领导人发表了讲话。“我们的合作伙伴关系是维持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关键,这是我们好几十年来共同安全与繁荣的基础,”拜登在开场致辞中说。“美国坚定支持东盟对印太和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的展望。”

上一次美国总统出席东盟-美国峰会是在2017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马尼拉参加了那次峰会。

今年的峰会由文莱主持。这个地区集团的其他成员国包括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

缅甸没有获准参加今年的峰会。因为缅甸军政府忽视了六个月前达成的和平路线图,东盟禁止缅甸军政府领导人与会。

拜登强调了东盟的重要性,并称这一关系是“维持我们共同的地区的韧性、繁荣和安全的基石”。白宫说,新的资金将用于卫生、气候、经济和教育项目。

该方案包括拨出4千万美元,用于一项行动倡议,帮助应对当前的COVID-19大流行病,并加强东盟对未来疫情或传染病的预防、发现和响应能力。

另外的两千多万美元将用来资助应对气候变化的减缓措施,还将拨出最多达2千万美元支持贸易与创新合作。另外的一千七百五十万美元专门用于教育项目,还有4百万美元用来推动性别平等与公平。

美中竞争

这次峰会是四年来美国总统第一次在最高层级参加东盟活动。东盟是个充满经济活力的地区集团,加强与东盟的关系被视为抗衡日益强势的中国的关键。

美国-东盟商务协会(USABC)政策事务高级副总裁马克·米利(Marc Mealy)说,他欢迎拜登重新与东盟接触。他说:“我们说的可是一个到了2030年将成为世界最大区域经济体之一的地区。”

在中国在该地区的雄心不断加大的背景下,美国虽然被视为一个安全保障者,但是华盛顿在经济关系方面却落在了北京后面。根据东盟的数据,东盟集团在2020年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东盟和中国还是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协议《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成员。美国没有加入这项涵盖了全球经济近30%的协议。

美国还被排除在另一项自由贸易协议《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之外。这项协议的前身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2016年达成的TPP曾得到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大力推动,但是特朗普退出了这项协定。

“在好几个议题上,不管是贸易还是气候,美国在摆好桌子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可有时候随后又离开了桌子,”威尔逊中心亚洲项目的研究员普拉山斯·帕拉米斯瓦兰(Prashanth Parameswaran)说。他指出,从地理上说,华盛顿处在不利位置,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来赢得东盟的支持,与此同时,该地区的相关方,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都急于加入进来。

“当你提高了标准,可接下来你又甩手走开时,那就是加倍的不利,”帕拉米斯瓦兰说。

近年来,美国与中国在东南亚的竞争极大加剧。拜登政府继续在该地区执行自由开放印太战略,这项战略专门指出中国在寻求地区霸权。

但多数东盟成员国拒绝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他们强调必须与两国合作,同时确保包括台湾海峡在内的自由航行。

“那个地区发生了冲突,有什么好处?谁会得到好处?”印尼海事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班查伊丹(Luhut Pandjaitan)对美国之音说。“没有任何人。COVID造成的问题就够大了。

缅甸缺席

虽然缅甸没有出席这次的东盟会议,但是美国官员说,缅甸的微妙局势是讨论议题之一。今年2月,缅甸军方推翻了民选政府,将民选政府领导人监禁。军方指称去年11月的选举存在舞弊。

今年4月,与会者就五点方案达成共识,这项方案呼吁立即结束暴力,并派遣一名东盟特使前往缅甸。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说,东盟集团在美国的帮助下,正在试图达成一个地区性的解决方案。他在星期一说,他用网络视频方式与缅甸流亡政府官员见了面。

“我们与该地区的关键国家和那些对军政府有影响力的国家讨论了更为广泛的外交问题,以及美国如何能够向这些国家发出强烈的讯息,”他说。“事实上,就在今天早晨,拜登总统参加了美国-东盟峰会,东盟已经采取了步骤,在峰会上拒绝给予军政府领导人席位。”

帕拉米斯瓦兰说,这种拒绝不仅仅是形式上的。

“我认为这是一个重大步骤,”他说。“在虚拟会议的背景下,你实际上是有个屏幕,会议进行的时候,缅甸的屏幕是空白的。我认为这是东盟发出的一个非常形象的讯息。我认为,东盟如何管控这项挑战,人们还有待评判。事实上,当东盟接纳缅甸为成员国时,他们就很清楚会有这些挑战,他们当时决定接纳缅甸而不是继续排斥缅甸。所以,东盟没办法把这个问题随便地掩盖起来,然后说这是缅甸的问题。这是东南亚的问题。这是东盟的问题。”

下一步如何?

苏利文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将继续支持东盟的五点方案,以达成一个解决方案。

“我们将继续聚集于我们对缅甸人民走缅甸民主道路的坚定支持,”他说。“以及保护安全和公民的人权。”

20国集团峰会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些会议是拜登政府誓言开展“积极主动的外交”的预演。这种外交将会如何呈现,今后几天就有可能揭晓。拜登星期四将前往罗马参加由世界最富裕的20个国家组成的20国集团的峰会。他随后还要前往格拉斯哥参加第26届联合国气候峰会。

苏利文说:“拜登总统和关键的欧洲伙伴将在这两次峰会上坐下来协调有关伊朗、供应链和全球基础设施努力以及其它多项问题的政策。”

他提到,世界两个大国的领导人不亲自参加峰会,这会影响峰会的结果。

“中国和俄罗斯都不在领导人级别亲自出席峰会,这似乎主要是因为COVID-19,”苏利文说。“美国和欧洲将与会。在那里,不管是在20集团峰会还是第26次缔约国会议,他们都将充满活力,团结一致,推动和影响与这些重大国际议题有关的议程。”

(美国之音记者马兹利娃古那万对本文亦有贡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