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4 2021年2月26日 星期五

红色的德克萨斯由于蓝色增加而变为紫色


红色的德克萨斯由于蓝色增加而变为紫色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22 0:00

红色的德克萨斯由于蓝色增加而变为紫色

美国第二大州德克萨斯曾经是共和党的据点,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在德克萨斯州卡恩斯市的农村地区,牧场主和农民们正启动拖拉机,组成大篷车队去声援特朗普。特雷西·简德拉什驾驶他久经考验的拖拉机。

棉花农民和牧场主特雷西·简德拉什说:“这是我老朋友,大概是78、80年车型,用了40年,还像新的一样。”

简德拉什的曾祖父从波兰移居到美国。从此他的家人一直在此务农,就像特朗普一样,一直都是为自己打工。

简德拉什说:“他(特朗普)是一名独立商人。他不是政治家。我喜欢他的做法。”

在德克萨斯和墨西哥边境城市布朗斯维尔以南380多公里处,民主党人为拜登加大竞选力度。戴维·贝滕古尔是西班牙裔,他对特朗普在总统职位上的做法不满意。

拜登支持者戴维·贝滕古尔说:“我的意思是,特朗普只是一个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很明显,我认为我们都对此感到厌倦。”

在德克萨斯这个曾是共和党保守主义模范的州中,总统竞选双方的政党都在积极行动。德州最后一次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是在1976年。德克萨斯大学政府学教授吉姆·亨森(Jim Henson)说,这个美国第二大州,情况正在出现变化。

亨森说:“今年,即2020年,你实际上可以看到拜登在德州以微弱优势获胜的道路。”

德克萨斯州农业地区是红色的共和党地盘,城市基本上是蓝色的民主党堡垒。但是,正在改变德克萨斯州政治版图的是城乡结合处的郊区。市中心以外的社区曾经是共和党的据点,但由于近十年来的快速人口增长、经济发展和移民,这里变成了紫色。

亨森说:“作为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人,来自德克萨斯州其他地方的人,来自靠近郊区的城市为寻找更好的学校和更便宜的住房,当所有这些人动迁时,许多人选择了定居的社区,他们也改变了那里的颜色。”

非洲裔美国人、拉丁裔、东亚和南亚裔等少数族裔构成了许多郊区的面孔。不同种族以及白人选民导致政治信仰的广泛混合。除了郊区的选民之外,拉丁裔的票源也是一个因素。尽管大多数拉丁裔都自认是民主党,但在某些情况下,德克萨斯的共和党候选人赢得了拉美裔40%以上的选票。拉美裔选民,尤其是边境城镇的选民投票率一直构成了民主党的挑战。

金马伦县民主党主席加利德·霍克马说:“如果墨西哥裔美国人和居住在边境的人能够被动员出来投票,那将对选举结果产生巨大影响。”

但是,参加这次游行的共和党人并不认为德克萨斯会成为一个民主党的蓝色州。

选举团成员 肖恩·奥布里恩说:“我认为它永远不会变成蓝色,但是,也许会成为紫色。”

一项民意测验显示,特朗普和拜登在德克萨斯基本上并驾齐驱。亨森教授说,共和党和民主党正在竭尽全力动员人们投票,都希望赢得这个有孤星之称的美国第二大州。

当选总统在美国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民主党人拜登现在被称作当选总统。这是一个描述性称呼,不是一个正式的官职。因此,拜登现在没有政府权力,他要在2021年1月20日中午时分就职之后才有权力。

美国新闻机构追踪报道选票点算,在11月7日判定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得票优势地位不可超越,因此获得了超过270张选举人票从而可以成为总统。在判定他的得票优势地位几分钟之后,各主要媒体预测他为总统选举获胜者。

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诸多新闻机构称拜登为总统选举的“预测的获胜者”。

有时候,在势均力敌胜负难分的选举中,新闻机构做出这种预测,对方的候选人不承认败选。特朗普总统就是这样。他指责有选举欺诈,并表示要继续挑战选举结果。他的立场使美国国会议员处于分裂状态。共和党人支持对他们所称的选举欺诈问题进行法律调查,但同时又庆祝他们的候选人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

争议何时解决?

美国选举结果将在几个星期之后才会正式确认。与此同时,法庭挑战和某些州选票重新点算可能发生。

截至目前,特朗普行政当局还没有提供足以推翻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证据。但现在还有时间提出更多的法律挑战。

一旦各州认证了投票结果,宣誓将按选民意愿投票的选举人12月中旬将在选举人团投票。国会将在1月上旬,也就是在总统就职日前大约两个星期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美国大选2020互动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