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7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美国务院收回抵制说法 抵制北京冬奥会呼声不减反增


北京国家体育场前的奥运五环标志 (2020年3月23日 法新社)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收回了考虑联合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说法,强调对冬奥会的立场并没有改变。而民间讨论如何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呼声不减反增。有评论认为,西方国家正积聚起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的势头,拜登政府意识到必须采取行动。就如何抵制,有的呼吁将赛事移师他国,如日本、美国;有的则认为,应派运动员参加,利用冬奥会影响力抗议中国人权侵犯,这样才真的会让习近平天天担心。

美国国务院星期三否认了一天前关于寻求与盟国磋商联合抵制2022北京冬奥会的说法,表示美国没有在考虑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美国国务院对媒体说:“我们对2022奥运会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没有讨论过、也没有正在讨论与盟国和伙伴的联合抵制。”

白宫新闻发言人莎琪星期三也表示,目前没有任何改变美国对北京冬奥会计划的讨论。

一天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有关美国将如何参与2022北京冬季奥运会的问题时说,对北京冬奥会的可能抵制在“议程上”,“这是美国希望与盟国讨论的事情”。他补充说,“采取协调一致的方式不仅符合我们的利益,也符合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利益”。

尽管华盛顿收回有关说法,专家认为,这不代表美国政府放弃对北京冬奥会的任何抵制行动。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安全与防务客座研究员马明汉(Michael Mazza)告诉美国之音, “似乎很清楚的是,拜登政府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并且意识到对奥林匹克需要采取一些行动,并且已经开始与盟国和伙伴进行对话。”

政治风险顾问机构欧亚集团上周四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和盟国对北京冬季奥运会进行外交抵制的可能性为60%。《财富》杂志引述该报告的话说,“在许多西方国家中正积聚起一个势头,至少部分抵制北京2022年冬季奥运会。”

外交抵制的可能性

所谓“外交抵制”,即禁止政府官员参与奥运会,但仍会派运动员参加比赛。外交抵制有时是暗示性的。例如,2014年,奥巴马总统排除了所有美国民选官员参加俄罗斯索契冬奥会。

据彭博新闻报道,过去几个月,一些在北京的外交官讨论了对北京冬季奥运会进行抵制的可能性,当时一些主要商业品牌正因这些公司发表了对新疆维吾尔穆斯林人权遭侵犯的声明而受到攻击。

中国政府周三警告华盛顿不要抵制明年的北京冬季奥运会。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对体育政治化将损害《奥林匹克宪章》精神和各国运动员的利益。”他说,“包括美国奥委会在内的国际社会将不会接受它。”

但马明汉指出,中国的指责显然是荒谬的。“奥运会从理论上讲应该是非政治性的,但是,奥林匹克运动的目标就是政治目标,奥林匹克运动的管理者推动了这些政治目标的发展。 各个国家和城市出于政治原因寻求主办奥运会。因此,利用奥运会来回应中国的行为,我认为是完全适当的。”

“奥运会当然是政治性的。”《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 )4月7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出于政治原因主办奥运会,目的是为了获得国际合法性,即使他剥夺了香港的自由、监禁律师和新闻记者、扣押加拿大人质、威胁台湾,以及最可怕的是,指挥了在遥远的西部新疆地区对穆斯林少数民族家园的反人类罪行。”

研究报告:中共恶行不适合办冬奥会

周三,企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马明汉发表了主张将2022冬季奥运会搬离北京的研究报告《移出赛事》(Move the Games)。

“主要原因就是中国——尤其是新疆——可怕的人权状况,可以说新疆发生了种族灭绝事件。”马明汉说。“当然,还有正在进行的对各族裔和宗教持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仅出于这个原因,我认为在中国举办奥运会是完全不合适的。”

马明汉表示,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的欺骗性不当处理,也表明了“不能依靠中国来确保到北京参加奥运会的各国运动员、观众和官员的健康、福祉和安全。”

此外,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不良行为,“对台湾进行军事恫吓,去年夏天对印度发动武装冲突,继续在南中国海表现恶劣。也说明在这个时候让中国主办奥运会是完全不合适的。”

马明汉将冬季奥运会移出北京的主张似乎得到了很多人的呼应。曾担任切尼副总统国家安全副顾问的叶望辉(Steve Yates)主张将2022冬奥会移到日本举行。

叶望辉在美国媒体Daily Caller发表的文章《抵制北京,把冬奥会移到日本》写道:“中国政府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这次疫情还推迟并最小化了将在7月和8月在日本的夏季奥运会。日本因为北京的不负责任,而为增加成本、损失收入付出了沉重代价。在让中国获取丰厚利润的同时却让日本付出牺牲,这似乎并不符合奥运会的公平竞赛精神。”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Rick Scott)则呼吁拜登总统领导世界并提出在美国举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斯科特办公室的声明说,“拜登政府必须集中力量确保中国共产党不能主办奥运会,不能利用国际平台粉饰其罪行。”

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华尔兹(Rep. Mike Waltz)在推特中写道:“企业赞助商仍将赚取数百万美元,北京仍将拥有一个全球平台来粉饰其暴行。除非将比赛移出,否则我们必须停止所有参与。”

借冬奥会影响力抗议习近平侵犯人权

但共和党策略师古德曼(Adam Goodman)认为,美国应该参加2022年的北京奥运会,以自己的实力在运动场上击败中国人。

古德曼说,奥运历史上有过多次抵制,但不是这次,“因为是时候让美国以奥林匹克运动的榜样引领世界了。”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也认为,美国运动员应该参加北京冬奥会,因为它“为我们带来应对习近平的筹码”。

“世界可以借助一场备受瞩目的奥运会的影响力,来突出强调侵犯人权的行为,提高镇压的成本,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我们应该善加利用。”纪思道写道。

具体做法就是与会运动员可以穿上“拯救新疆”或“结束种族灭绝”的T恤;加拿大运动员可以穿上纪念“两个迈克尔(Michael)”——被中国扣押为人质并遭残酷对待的两名加拿大公民——的衣服。

纪思道认为,1980年代的两次抵制奥运会行动——1980年美国抵制莫斯科奥运会,接着是苏联抵制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在很大程度上失败了”。

但纪思道认为,部分抵制,即政府官员和公司不参与北京奥运会,“鼓励运动员去发声”,能够“唤起人们对新疆或其他地方镇压的关注,”并且“在全世界面前凸显习近平的残暴行径。”

纪思道指出,北京冬奥会是一个可以“让习主席每天都担心我们将如何利用它”的绝佳筹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