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1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缅甸的华人会把选票投给谁?


缅甸伊洛瓦底省勃生市的“孔圣庙”,底楼为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在勃生的办公室。(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随着2015缅甸大选的日益临近,参加此次大选的93个党派中呼声最高的两大党派的“红绿大战”也越发如火如荼。有“红绿大战”一说,是因为指执政的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的党旗是绿色,而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的党旗为红色。那么,缅甸的华人会把选票投给哪一方呢?

“摇摆省”的摇摆华人

缅甸的伊洛瓦底省是个相对比较富庶的省份,尽管这个地区在2008年的强台风纳尔吉斯(Nargis)中受灾严重,但当地的经济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活力。该省省会勃生市有一个规模较大的华人社区,华人占全市人口约15%。这里的街头充斥着武帝庙、三圣宫、福建会馆等具有明显华人元素的建筑,而最具中国特色的孔圣庙却在大门上方张挂着昂山素季的政党的旗帜和横幅。陪同记者的当地老华侨洪大爷介绍说:“楼上是孔庙,楼下借给民盟用了,这阵他们忙竞选呢。”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勃生市的华人都是昂山素季的支持者,实际上,在记者接触的多位华侨当中,真正愿意明确表明自己支持某个党派的人却为数不多。祖籍福建的房地产商林先生委婉地表示:“勃生的经济发展得不错,本届政府颁布了一些挺好的惠民政策。你看,街上和市场里的商贩很多嘛,这在以前是不被允许的,这都是登盛总统的开放政策带来的好处。”

洪大爷说:“勃生当地有4万多华人,主街上的旅馆、百货店、餐馆大多是华人开的,华人在这里是富裕阶层。”他介绍说,华人社区在缅族社区与穆斯林社区之间,与两边的关系都不错。

实际上,勃生的缅甸人社区也不同于仰光,民盟在这里并没有明显的优势,应该算是缅甸大选的“摇摆省”。今年9月下旬,缅甸媒体曾报道,68名勃生的民盟党员宣布脱党,与其他297名支持者一起,加入了执政党 —— 巩发党的阵营。勃生华人社区对于大选的态度,似乎也与当地的大环境相吻合。

华人在缅参政受限

与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华人社会相似,缅甸华人参政的意愿并不高。记者在仰光采访的华人中,多数都表示自己不会去投票。餐馆老板高先生表示,自己的户口所在地是掸邦的东枝市,自己在仰光忙得脱不开身,根本没有时间回老家去做选民登记。家在缅北腊戌市的张先生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说自己所在的科技公司正在搬迁新地址,不会有时间回家去投票。

在缅甸仰光的中国城,民盟在进行竞选宣传活动 (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在缅甸仰光的中国城,民盟在进行竞选宣传活动 (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根据2012年的数据,缅甸的华人大约有160万人(2014年的人口统计细节尚未公布),其来源大致分为五个部分:1,来自福建的商人,被称为“长袖华人”;2,来自广东的工匠,被称为“短袖华人”;3,果敢人:明朝末年随南明永历皇帝逃难来缅甸的官员和军人后代,永历帝后来被吴三桂押回昆明勒死,其随从便在缅北掸邦的果敢地区安家落户;4,潘泰人(Panthay):云南的回族,19世纪中叶,云南穆斯林在杜文秀领导下起义,在大理建立了平南国,后遭清军镇压,大批回民逃进缅甸,并扎根下来。5,近几十年来涌进缅北的云南人,包括汉族和跨境少数民族。

缅甸的华人虽然在经济领域里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在政治上一直没有得到相应的地位。缅甸独立后的历届政府都对华人采取了排斥政策,长期以来,在官方承认的135个少数民族当中,只有果敢人位列其中,其他几个来源的华人均不能得到公民地位,只能作为“客籍居民”(蓝卡)或“临时身份”(白卡),在出任公职和升学等一系列待遇中受到限制。一些具有华人血统的人若想在政府机构谋取职务,大多隐瞒了其华人身份,而以家族中其他血统(比如傣族)的出身示人,其中甚至包括前军政府领导人奈温、钦纽等。

说到华裔候选人,仰光一位旅行社的老板杨先生表示:“就算有华裔对参政有兴趣,也不会顺利的。比如曼德勒的一位华人候选人吴温敏(Dr. U Win Myint),就被取消了参选资格,理由是他出生时他父母还没有拿到缅甸公民身份。本来政府的规定是,只要参选人与其父母都是缅甸籍就可以了,现在大选了,做这样的改动,不是耍赖吗?”

红绿阵营各有拥趸

90年代以来,华人在缅甸的地位有了一些好转,这不仅表现在不少早期福建人和广东人的后代被承认了缅甸公民的身份,60年代被政府没收的华人资产部分被归还给了华人,而且,军政府对于缅北地区涌入的大量云南人采取了默许的态度。实际上,据缅甸英文媒体《缅甸时报》报道,此次大选,巩发党特地在缅北地区制作了汉语的竞选材料,而民盟却没有相应的举动。该媒体引用巩发党掸邦执行委员会委员吴觉敏(U Kyaw Mint)的话表示: “大部分华人都将支持巩发党。巩发党成立五年以来,与华人建立了友谊,我们更具吸引力。”

曼德勒一位玉石店的李老板则一语道破玄机:“当然投给巩发党啦,做生意的华人都已经跟大官搞好了关系,换一批人掌权,会很麻烦。”

不过,《缅甸时报》同时采访了一位祖上来自福建的中年妇女,她说:“我们绝不会投票给巩发党!政府太为难我们华人了。我们如果只有白卡,要花很多钱才能获得公民身份。”

仰光的电影制片商明先生对记者表示:“华人当中,确实有不少生意人从军政府那里获得了实惠。但是,我还是会投民盟一票。我们这个行业里,绝大多数人都是昂山素季的支持者”。仰光毕竟是民盟的大本营,经营旅行社的杨老板也表示会投给“老妈妈”昂山素季一票,“她那么大年纪了,还东南西北地到处拉票,也真是不容易。”话锋一转,杨老板又说:“不过大部分华裔确实也不太关心政治,即使选票被‘偷’,也不会去投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