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22 2021年9月26日 星期日

“中华台北”名称是谎言?专家吁阻止中国在国际组织恶意影响力


台湾男子羽球双打选手李洋王齐麟((颁奖台上左3、左4)赢得金牌颁奖仪式(2021年7月31日)

在本届东京奥运会步入尾声之际,台湾选手截至星期五(8月6日)已得到包括两面金牌、4面银牌及6面铜牌共12个破纪录奖牌数,“中华台北”奥运队的表现及媒体报道,引发人们对台湾选手为何不能以“台湾”,或台湾政府使用的正式名称“中华民国”参加奥运一事的关注。,但有人更关注的是这个议题背后所涉及的,中国在联合国体系内及其他国际组织间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7月31日,台湾羽球男子双打选手李洋与王齐麟击败中国对手刘雨辰和李俊慧夺得金牌,李洋随后在其脸书上贴文说,“看着我们中华台北的旗子升起,唱着我们中华民国的国旗歌,内心的感动和激动无法言喻”。

李洋:我来自台湾

他说,“我是李洋,我是金门人,我来自台湾”,“我们麟洋让世界看见了台湾”,他将“这份奥运殿堂上最高的荣耀献给我的国家-台湾”。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空军退役准将贝肯(Don Bacon, R-NE)8月2日在推特上转推《纽约时报》对李洋与王齐麟得到金牌的报道表示祝贺。

推文说,“恭喜台湾赢得金牌!但我们的朋友应该能用他们的旗帜和国歌。我们应该停止讨好北京的共产党政府。”

如同自1980年初以来的惯例,台湾在7月23日展开的东京奥运会上再度以“中华台北”的名称参加比赛,这个名称也是台湾在包括亚太经合组织(APEC)、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等国际组织所使用的名称,它是自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成为中国在联合国“唯一合法”代表后,国际社会在中国的压力和坚持下各方达成政治妥协的结果,也因此数十年来,台湾在许多国际场域只能以“中华台北”的名称参加活动。

中华台北是谎言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资深研究员惠顿(Christian Whiton)说,尽管人们看到这次东京奥运会台湾被允许参加,但它“只能以中华台北”的名称参加,这其实是一个“谎言”。

他说,“‘中华台北’最终只是一个谎言,真实世界没有一个地方叫‘中华台北’。任何一个美国人,无论你对中国共产党有什么想法,对外交政策或政治有什么想法,任何美国人只要在中国待上5分钟,在台湾待上5分钟,就会知道这是两个非常不同的地方,或者你也可以说是两个不同的国家。‘中华台北’并不存在。”

惠顿星期四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讨论中国近年来运用各种手段在国际社会“取消”台湾存在的问题时表示,这次奥运比赛日本放送协会(NHK)在转播中介绍台湾选手是“来自台湾”,没有说他们“来自‘中华台北’”,被台湾人民视为是一大胜利,但他认为“只是简单陈述事实却被当作是一个重大突破,这有点令人悲哀。”

惠顿说:“你看看国际刑警组织,看看人权理事会,看看其他这些国际组织,是的,美国等应该说,这太荒谬了! 坦率地说,我们应该允许一个民主法治、自律良好、人民摆脱贫困、摆脱暴政的富裕国家。”

惠顿说,即便美国穷尽各种方式,包括寻求欧盟及其他理念相近民主盟友的支持,都无法让台湾成为世界卫生大会(WHA)的观察员。他认为到了改弦更张、寻求不同方式来协助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的时候了。惠顿说,而台湾也应该专注于通过其他途径,例如以半导体、尖端科技实力及供应链地位来加强与世界的连结,让国际社会无法忽视台湾的存在。“因为要让这些腐败的组织做正确的事真的太难了。”

中国在国际组织的“恶意”影响力

美国2049项目研究所资深主任易思安(Ian Easton)说,近年来,尤其是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人们见到中国在许多全球治理机构“恶意影响”(malign influence)的结果,这些在二战后设立的联合国、银行等相关组织,目的是为了要确保不再有强权战争的发生。

“不幸的是,过去 18 个月大流行期间发生的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向我们表明,在许多情况下,北京政府已经能够渗透到这些旨在阻止另一个威权主义在世界舞台上崛起的世界治理机构中,然后对他们施加影响力。”

易思安提及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陈冯富珍及刚刚卸任的国际民航组织秘书长柳芳,说她们在任期中不仅极力排斥台湾参与、将那些机构领导层政治化以推进北京对台湾的政治目标,甚至连接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的谭德塞在上任后,还飞到北京签署一个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的战略合作协议,支持北京推动其旨在塑造“新世界秩序”的“一带一路”倡议。

易思安说,陈冯富珍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也可以从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柳芳身上看到。他说,柳芳是中国政府和共产党高官,也是北京当局挑出的人选,但在国际民航组织任期内却以服务中国利益为优先,而不是以该组织所有成员或联合国及其治理机构为主。他说,在新冠疫情中,国际民航组织服务北京政治目的的做法尤其明显,该组织孤立台湾、不让位处空中交通繁忙枢纽地位的台湾发声,这对全球航空安全也带来风险。

”易思安说:“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民航组织只是两个案例,它们只是一个更大问题的缩影,那就是中国政府在全球施加影响力的问题。”

易思安也同意,美国的确必须采取更积极的作为来协助台湾突破北京的封锁和孤立。他举例说,如果台湾在世界卫生大会被孤立,那么拜登总统首席医学顾问弗契(Anthony Fauci)博士或其他美国高级卫生官员就可以、也应该到台湾访问,与他们的对口官员见面、认识他们,并给他们一个机会和平台来分享他们的经验。

美国应发挥领导力

如果美国关切台湾被孤立在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外,易思安说,美国政府可以派联邦调查局(FBI)局长或国土安全部部长到台湾,同样类推,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此前已经有过环保署署长访台的先例,这种访问可以被常态化;此外,只要台湾被排除在国际民航组织外,美国的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局长就可以访问台湾。

“我相当肯定,如果我们开始在这方面打硬仗,那么事情就会开始改变。 但如果美国不挺身而出并显示出真正的领导力,他们就不会改变。 而在这个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实际上就是派高层领导人去台湾。”

就在专家探讨如何协助台湾参与国际组织之际,美国参议院星期五以无异议方式表决通过一个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法案,法案要求美国国务卿拟定策略协助台湾取得世界卫生组织决策机构,世界卫生大会的观察员身份。

提出法案的参议院外委会主席梅嫩德斯(Bob Mendez, D-NJ)在一个声明中说,他对能够见证参议院通过这个重要立法而感到骄傲。他说,该法案“不仅证明美国对守护全球卫生毫不动摇的承诺,也展现在台湾面对北京日益咄咄逼人行为之际,我们对护卫台湾世界舞台地位的决心。”

他说,禁止一个卓越的医疗技术领先者及对人道主义援助有无私贡献者发声,中国心胸狭隘的敌意对美国及整个国际社会的卫生、政治、经济及安全都带来担忧。

梅嫩德斯说:“当中国试图与世界的未来进行赌博时,我们不能退缩。 美国。 必须继续支持台湾,并做更多的事情来重申我们对我们盟友的国际参与的支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