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9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柬埔寨解散反对党 美欧可能制裁


柬埔寨救国党支持者戴着有党主席肯素卡形象的帽子在柬埔寨最高法院外抗议。(2017年10月31日)

在柬埔寨法庭下令解散反对党之后,欧美星期五发表的声明示意,柬埔寨最大出口市场的优惠准入有可能被取消,高级政府官员有可能被禁止与美国公司做生意。

柬埔寨最高法院星期四做出裁决,解散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并在五年内禁止其118名党员从政 ,理由是法庭判定他们与美国官员勾结阴谋推翻政府。

柬埔寨明年将举行全国选举,在法院作出裁决之前,救国党在上次议会选举和地方选举中都大有斩获,在两次选举中都赢得了超过40%的选票。

欧洲联盟、白宫和美国参议院都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警告要采取具体行动。柬埔寨下令解散反对党实际上是撕掉了所有的民主表象。

美国参议院星期四一致通过一项动议,敦促美国国务院和相关机构“考虑将所有涉及上述侵权的柬埔寨政府高级官员列为‘特别指定国民’(SDN)”。

“特别指定国民”的制裁措施将冻结被指定的个人、政权、公司或国家的资产,而且基本上禁止美国实体跟他们做生意,包括提供资金。

制裁还将冻结房地产方面的利益。制裁措施由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执行,已经受到制裁的国家包括津巴布韦、叙利亚、朝鲜和伊朗。

参议院还呼吁川普总统直接干预,并明确表示按照目前的状况,美国将不承认明年7月柬埔寨全国选举的结果。

白宫也发表了声明,这是本星期第二次谴责柬埔寨的声明。白宫宣布停止支持柬埔寨全国选举委员会及其对选举的管理,并说这是“第一步”。

声明说:“对全世界来说,越来越明显的是,柬埔寨政府限制公民社会,打压新闻媒体,禁止100多名反对派领袖参与政治活动,这使柬埔寨的民主发展严重倒退,威胁柬埔寨的经济增长和国际地位。”

白宫的声明还说:“美国将采取具体步骤,以回应柬埔寨政府令人深感遗憾的行动。”

反对派领导人桑兰西(Sam Rainsy)对美国之音高棉语组说,柬埔寨人应当要求首相洪森(Hun Sen)辞职。他说,如果洪森继续掌权,“将会有经济制裁”。今年2月,在洪森宣布计划通过一项有可能导致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解散的法律后,桑兰西辞去了党主席职务。解散救国党的法律获得通过,但由于桑兰西辞职而一直没有动用。

桑兰西说,洪森必须“改变他的政治,停止打压柬埔寨救国党,重新尊重柬埔寨人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释放所有政治犯,包括柬埔寨救国党主席肯素卡(Kem Sokha)。”

桑兰西在华盛顿通过电台叩应节目对高棉语听众说,制裁是有可能避免的。他说,如果撤销解散救国党的决定,救国党可以立即展开运作,因为党的架构保持完好,没有几个人响应洪森的号召投奔执政的柬埔寨人民党。

柬埔寨全国选举委员会发言人亨普提(Hang Puthea)说,没有美国的支持,柬埔寨的选举进程不会受影响,因为政府已经拨出预算,有足够的款项填补失去的资金。

他说:“预算已经规划好了,柬埔寨王国政府将为选举提供资金。”

柬埔寨人民党发言人速恩山(Sok Eysan)说,柬埔寨从中国、俄罗斯和日本那里得到了充分的资金支持。

他说:“当美国和欧盟各国不帮忙的时候,我想,世界其它的正义大国将会帮助柬埔寨的选举进程。”

欧盟具有最大的潜在杠杆力。欧盟吸收了柬埔寨几乎一半的出口,大约为50亿美元。

欧盟通过“除武器外一切商品”(EBA)项目为柬埔寨提供了优惠的市场准入。欧盟在星期四的声明中暗示如今可能会取消这一优惠。

声明说:“尊重基本人权是柬埔寨继续享有‘除武器外一切商品’项目优惠的一个先决条件。”

美国之音请欧盟澄清在柬埔寨最高法院已下达裁决后欧盟将采取什么步骤,欧盟发言人仍未答复。美国之音也无法联系到当地使馆的发言人。

柬埔寨制衣厂商会秘书长卢启健(Ken Loo)说,他无法预测没有了EBA优惠柬埔寨的工厂是否还能向欧洲出口,但是他强调说,需要政治人物而不是贸易商来解决这样的纠纷。

他说:“如果欧盟真的撤销优惠准入或者暂停优惠准入,那当然会对我们的行业有严重冲击,因为我们的出口大约43%、44%是到欧盟。”

劳工部发言人韩苏(Heng Sour)说,欧盟和美国不应操心政治局势,而是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贸易方面。

他说:“柬埔寨不只是依靠欧洲各国,还有其他国家的市场。柬埔寨坚信,欧盟各国和美国不会放弃通过贸易来鼓励保障工作条件的做法。”

有大约60万柬埔寨人正式受雇于服装业,据信还有很多人非正式地在服装业工作。这使服装业成为柬埔寨最大的定期收入来源。

在柬埔寨,由于就业机会严重短缺,据估计目前有一百万人在泰国工作,尽管泰国以严重压榨外来劳工出名。

出于这样的原因,人们有时把暂停EBA待遇的惩罚措施称为“核选项”,多数分析人士觉得,欧盟不大可能出此重手。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国际政治副教授里·琼斯博士(Dr. Lee Jones)说,对缅甸的类似制裁经验表明,制裁虽然重创业界,但对政权本身其实没有什么效果。

他说:“打击服装业可能严重伤害柬埔寨社会这个具体部门的利益,但不会真正对政权造成压力。事实上,效果正相反。我的意思是说,当局会失去出口收入等等,但真正的受害人是那些工厂的工人,在上次选举之后,他们是在街头反抗政府的主力。”

他说,实行有具体目标的制裁是个更好的想法,但这种做法在改变当局行为方面的成功率也是乏善可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