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3 2021年9月26日 星期日

观察人士:美军撤离阿富汗,中国的担忧与日俱增


2021年8月10日,塔利班武装人员进入阿富汗西南部法拉省首府法拉市。这是塔利班自8月6日以来占领的第七个首府城市。

自美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后,塔利班攻城掠地,节节胜利。塔利班视中国为“朋友”,而中国也隆重接待了塔利班代表团。然而,一些观察人士指出,其实,中国对美军撤离之后的阿富汗安全环境感到越来越焦虑。他们认为,中国与塔利班的“拥抱”与其说是中国在支持塔利班,不如说是中国在努力管控可能的威胁。

中国不希望美军和北约军队此时撤离阿富汗

7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使命将在8月31日结束,并将在这天之前完成从阿富汗撤军。此后,中国政府一直指责美国不负责任,将阿富汗的安全问题“甩给地区国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7月9日说,“美国枉顾责任和义务,迫不及待从阿撤军,将烂摊子和战乱局面甩给阿富汗人民和地区国家,进一步暴露出美国‘捍卫民主人权’幌子背后的虚伪人设。”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后来又说,华盛顿现在要为仓促结束其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战争承担责任。 他说:“美国作为阿富汗问题的始作俑者,应当以负责任的方式确保局势平稳过渡。……不能甩锅推责,一走了之。不能因撤生乱,因撤生战。”

7月29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在例行记者会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他说:“美国是阿富汗问题的始作俑者,对于阿富汗当前的局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能一走了之,把‘包袱’甩给地区国家。”

面对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攻城掠地,中国政府多次要求中国公民和机构“尽早”撤离阿富汗。甚至在中国外长王毅会见塔利班代表后,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阿富汗使馆再次提醒在阿富汗的中国公民撤离。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的上述种种表述足以显示,中国对美军和北约部队撤离之后阿富汗的安全形势感到焦虑。中国既担心阿富汗可能重新陷入内战,也担心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军事胜利后带来的影响。

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的亚洲事务专家马安洲(Andrew Small)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从长远角度来看,中国希望美军撤离阿富汗,但是决不是现在。他说:“北京当然希望美国从该地区撤离,但是,只是在和平协议达成之后。”

此前,有人指出,美军撤离,中国看到了机遇,可以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白,但是马安洲说,在美军撤离后,与其说中国从美撤离之后看到了机会,不如说,中国在努力管控威胁。他说,中国以前一直把美军在阿富汗的存在当成一种地缘政治的威胁,很像1980年代苏联的军事存在,但是,北京“两害相权”后逐渐将其视为较轻的那个。他认为,在中国后院击退伊斯兰激进分子并杀死中国打击名单上的激进分子,这比对美国可能如何利用那里的基地对中国进行战略“遏制”的模糊担忧更为重要。

他说,另一方面,中国过去20年也从美国在阿富汗驻军中获得不少利益。中国在阿富汗的投资事实上也得到了美国和北约部队的保护。在美军领导的北约击溃塔利班后,一些中国公司先后进入阿富汗援助、承包或建设工程。比较著名的大项目包括:中国重新援助、修复重建因战乱而荒废的帕尔旺水利工程。

不过,保护中国在阿富汗的投资看起来应该不是中国的首要考虑。2021年前6个月,中国对阿富汗的直接投资总额仅为240万美元,新签订的服务合同价值仅为13万美元。 2020年全年,中国在阿富汗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为440万美元,而同一年,中国在巴基斯坦的投资高达1.1亿美元。

中国的最大担忧和噩梦

7月9日,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旗下刊物“本周亚洲”专访时,称中国是朋友。对于新疆维吾尔人受到中国政府打压的情况,沙欣表示塔利班关注这件事,但是会通过与北京进行政治对话的方法来支援他们,而不会干预中国内政。沙欣同时表示欢迎中国参与阿富汗重建计划,并承诺保障中国投资者与工人的安全。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针对塔利班发言人的这番表态夸口说:“中国的路线让我们既是喀布尔的朋友,塔利班也把我们当朋友。”

7月2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来中国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王毅在会谈中将塔利班称作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并称其有望在阿富汗的和平、和解和重建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巴拉达尔则承诺,塔利班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马安洲说,虽然塔利班不遗余力地要打消中国的顾虑,但是,随着美军的撤离,中国看到了多重威胁。中国最大的担忧来自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也就是中国所称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的威胁。

他说:“中国对塔利班的担忧由来已久。在那里,维吾尔人组织可以从塔利班控制的领土上运作,并与塔利班的相关组织建立了联系。所以,仍然有悬而未决的问题,这可以追溯到塔利班上次掌权的时候。……中国依然担心的问题是(塔利班)可能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提供庇护或是创造让他们可以生存的环境。”

塔利班在911恐怖袭击前统治阿富汗时,曾为一些反抗中国统治新疆的维吾尔族武装人员提供庇护。

中国公安部反恐怖局局长刘云峰7月14日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尽管中国在过去四年里没有发生重大的恐怖袭击,但中国还是面临恐怖主义的现实威胁,其中,“东伊运”继续在国外宣扬恐怖主义,“派遣受训人员潜入我境内策划实施恐怖活动”。

联合国安理会2020年5月的一份报告说,“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在阿富汗北部有大约500名战士,大部分位于巴达赫尚省,通过狭窄的瓦汗走廊与中国新疆交界。巴达赫尚省的大部分地区现在都在塔利班的控制之下。

美国政府2002年曾将“东伊运”指定为恐怖组织,但是在2020年将其从恐怖主义名单上去除。法新社当时援引美国国务院一位发言人的话说,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十多年来,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东伊运’继续存在”。海外维吾尔人对这一决定表示了欢迎,中国政府则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中国外长王毅在与塔利班领导人巴拉达尔会晤时要求阿富汗塔利班与“东伊运”划清界线,并予以有效打击就体现了中国的担忧。王毅说,“东伊运”是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国际恐怖组织,对中国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构成直接威胁。打击“东伊运”是国际社会共同责任。希望阿塔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为地区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扫除障碍,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有利条件。

马安洲说,中国希望有一个友好的政府,可以向中国移交或是直接杀掉那些被中国认为是恐怖分子的人士。他说,塔利班虽然承诺“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但是并没有答应要移交或是杀死相关的人士。

中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赵华胜7月28日在一篇有关中国和阿富汗的文章中指出,“出于宗教和意识形态的原因,很难期望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完全停止支持‘东突’,尽管程度上可以有差别。这就意味着,只要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在阿富汗继续存在,它们就很可能会继续支持‘东突’”。

巴基斯坦塔利班

马安洲说,中国同时还担心阿富汗秩序的崩溃可能会蔓延到其他邻国,包括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特别是巴基斯坦。中国对“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 Tehreek-e-Taliban Pakistan),即所谓的巴基斯坦塔利班,有可能从阿富汗塔利班的复兴中获益感到担忧。两者的关系很复杂。据信阿富汗塔利班长期以来一直为巴基斯坦塔利班提供庇护所。

7月14日,巴基斯坦北部一辆公交车发生爆炸,造成13人死亡,其中包括九名中国公民,此外,事件中还有28名中国公民受伤。巴基斯坦政府曾声称,尚未发现有恐怖袭击的背景,但是,中国马上将这次爆炸描述为恐怖主义行动。很多人怀疑,“巴基斯坦塔利班”策划并实施了这起事件。

中国此前就已成为一些反对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的人的目标。4月21日晚,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市塞雷纳酒店停车场发生剧烈爆炸,造成四人死亡、12人受伤。爆炸当天,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就在这家酒店下榻。后来,巴基斯坦塔利班宣布对此事负责。

7月12日到16日,王毅对中亚的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三国进行访问并出席“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组”外长会议。中国媒体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王毅的此次外交举措正是有这方面的考虑。这也进一步说明,阿富汗局势不仅是阿富汗本国的问题,而事关地区稳定,需要加强国际合力为局势降温。”

中国在平衡,并不希望塔利班主导阿富汗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 魏茨(Richard Weitz)告诉美国之音说,中国此前一直不希望塔利班在阿富汗获得重大影响力,但是,随着塔利班在阿富汗势力的扩大,除了与塔利班进行直接接触,中国没有更好的选择。

他说:“和其他人一样,他们没有太多选择。塔利班看起来将成为该国非常有影响力的力量。这意味着美国、俄罗斯、中国以及包括伊朗在内的其他国家必须面对的问题。你知道,他们(中国方面)更愿意有一个温和的政府,就像在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政府那样。现在伊斯兰主义者看起来要赢了。他们试图与塔利班打交道,让自己远离更严重的威胁。”

直到几年前,中国对塔利班的看法还是负面的。1996年,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的国家权力后,中国并不承认塔利班政权。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中投了赞成票,使美国向阿富汗派遣军队获得合法性。中国公开表明对美国军事行动的支持,反对阿富汗的基地组织与塔利班政权,并且与国际社会进行合作。

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说,塔利班原教旨主义,过去,甚至现在与基地组织以及维吾尔武装分子的可疑关系都让中国对塔利班重新执政感到担忧。

但是,随着塔利班势力的增长,中国的做法发生了改变。在与阿富汗政府保持官方联系的同时,中国也在秘密与阿富汗塔利班发展关系,以应对阿富汗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和当地力量对比的变化。不过,魏茨指出,中国目前对塔利班的影响力并不大。

2015年,中国在新疆乌鲁木齐主持了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代表的秘密会谈。 2016 年 7 月,塔利班驻卡塔尔政治办公室负责人阿巴斯·斯坦尼克扎伊(Sher Mohammad Abbas Stanekzai)率领塔利班代表团访问中国。当时,中国官方没有报道这个消息,中国外交部也没有正面回答是否接待了塔利班的这个代表团。

2019年,随着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和谈加速,中国与塔利班的接触也在加强。当年6月,被中国官方视为温和派的塔利班驻卡塔尔政治办公室负责人巴拉达尔访华,就阿富汗和平进程和反恐问题举行正式会晤。后来,在塔利班与美国于 2019 年 9 月在多哈的谈判陷入僵局后,中国试图通过再次邀请巴拉达尔来北京,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的肆虐,会晤最终并没有举行。

中国与塔利班的最近一次会晤就是上个月中国外长王毅与塔利班代表巴拉达尔的再次会晤。与以往不同,这次会晤是公开的和高调的。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东亚项目共同主任孙韵8月10日在“War on the Rocks”网站上发表文章说,中国官员首次公开承认塔利班是阿富汗的合法政治力量,这一重要姿态将提升塔利班在国内和国际地位。塔利班至今被加拿大、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指定为恐怖组织,孙韵认为,中国必须证明他们与这样一个声明狼藉的组织接触是正当的。

尽管如此,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马安洲都认为,中国依然对塔利班的意识形态依然感到不舒服。如果有可能,中国希望限制塔利班的力量,希望塔利班的力量在与阿富汗其他政党的力量妥协中得到限制。

在中国外长王毅会晤塔利班领导人之前的12天,7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阿富汗总统加尼通电话。习近平强调,“中方坚定支持阿富汗政府维护国家主权、独立、领土完整。这符合阿富汗人民和本地区国家的利益”,他还承诺中方愿继续为阿富汗抗击新冠疫情提供支持和帮助。 史汀生中心的孙韵说,这显示,中国依然认定加尼政府是阿富汗的合法政府。

尽管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了进展,但美国政府对加尼政府的生存与和平解决冲突抱有希望。美国阿富汗和解特别代表扎尔迈·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8月3日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坚持认为“政治解决和协议”是可能的。

这个星期将有两场有关阿富汗和平的国际会议在卡塔尔举行。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以及巴基斯坦的代表都将出席这次会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