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0 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在华非洲人士受到不人道对待的背后


广州的“非洲村”(法新社资料照)

中国在始于湖北武汉的新冠病毒疫情已有所控制的情况下,加强了对外国人入境和边界管控,防堵病毒输入。最近,广州当局在防疫工作中对当地的非洲裔人士采取的一些措施引发了非洲人的普遍愤怒和政府的强烈抗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否表明中国人对非洲人有种族歧视?由此引起的外交危机是否会损害中非之间的传统友谊和密切的关系?

非洲人受到不人道对待引发愤怒与抗议

达伊根吉西尔(Thierry Ndayigengesere)是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的布隆迪人。目前生活在广州的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描述了广东当局强迫非洲人进行隔离检测的情况。

他说:“警察来家里,说要检查一下,然后隔离14天。有些人没有去过(别的)国家。你是个非洲人,他们就希望你隔离14天,然后说要检测。检查结果出来后,如果你没事的话,仍然不让你出去,还让你在家里隔离14天。我们非洲人在广州这边有一点不太明白这个情况。我们想要了解这个事情是什么事情。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中国政府对非洲人是这样的。”

一些人还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在被强迫隔离后,当局不给他们提供水和食品。

除此以外,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很多在广州的非洲人被赶出公寓和酒店不得不戴着口罩露宿街头的照片和视频等。很多商店、餐馆也不许非洲人进入。

这些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传播的照片和视频让很多非洲人感到愤怒。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非洲人在中国受到这种非人道的待遇是因为中国人对非洲人带有种族歧视。

在意识到到事态的严重性以及民众不断高涨的愤怒情绪后,非洲政府的官员也采取了行动,纷纷召见中国的大使到他们的外交部表达抗议。非洲国家的驻华大使们也联合致信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要求立即停止他们所说的“对非州人施加的强迫测试、隔离和其他非人道的待遇”。

洪振快:对疫情严防死守导致的过激行为

中国历史学者、时评人洪振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有关非洲人在广州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一些事实还不是很清楚,中文社交媒体上也有非洲人不守法、确诊后拒绝隔离并打伤医务人员的视频等。

目前是东京大学访问学者的洪振快援引广州市政府提供的数据说,在4553名非洲人中有111个确诊病例,其中19例是输入性病例,包括无症状感染者。

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了公共安全,为中外人士负责,因为非洲人的疫情在广州会传染给别人,因为它有很多活动。如果他回到非洲的话,可能会传给他自己国家的人。这都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

在他看来,非洲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是中国当局对新冠疫情进行严防死守出现的一种防控过激行为。他不认为这是对非洲人的种族歧视,而是一种身份的歧视,因为中国是一个讲究身份的社会,存在对穷人的歧视、性别歧视和地域歧视等。

不过,中国网民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公开用种族主义的语言表达了他们对黑人的歧视。

孙韵:中国人对非洲人的歧视不是这次事情的根本原因

美国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研究中非关系的专家孙韵认为,中国人对非洲人抱有偏见和歧视是不争的事实,而且由来已久,但与新冠疫情没有关系。

她说:“因为中国除了在广州以外都没有一个很高的、固定的黑人群体。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隐瞒了这个问题,因为你没有这么多非洲人,就不会给中国人这么多歧视黑人的机会。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当这种矛盾在广州疫情防治问题上集中爆发的时候,好像就爆发了一个很令人惊愕的现实,说中国人歧视非洲人。”

不过在她看来,造成这次事件的根本原因不是中国人歧视非洲人,因为如果说是因为歧视的话,那么在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看到这种大规模排挤非洲人的现象。在4月份的第一个星期才出现这种情况恰恰说明,这不是中国人歧视黑人的一个很明显的案例,而是说中国关于外来输入型病例的管控造成了不可避免的矛盾爆发。

她说,广州当局对非洲人采取强行检测等做法是因为在中国当局3月28日禁止外国人入境之前,埃塞额比亚的航空公司从亚的斯亚贝巴到广州的航班仍然在飞,广州的19个输入型病例就是这些航班输入的。这种情况导致房东不愿意把房子租给非洲人、酒店、餐馆和店铺也不许非洲人入内等情况。

中国:对外国人的抗病毒举措不分种族、国籍

中国当局否认歧视“非洲兄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1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广州对跨越国境进入中国的任何人所执行的抗病毒举措不分国籍、种族和性别。

广州市长温国辉当天也在记者会上表示,广州坚持“一视同仁”原则,对待中外公民采取无差别防控措施。

孙韵:“一视同仁”的做法有问题

不过,史汀生中心的孙韵认为,对外国人“一视同仁”的原则本身是有问题的,是不公平的。

她说:“你要想,一个非洲人,比如说一个尼日利亚人在广州做小生意,跟一个美国人,在广州比如说做留学生,他们的社会和经济基础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他们说我们现在怀疑美国人有疫情,也都把他们从租住的房子里赶出去,美国人是有这个经济能力和基础去找到别的入住方式,那非洲人不一定的。”

孙韵猜测,一位尼日利亚人在医院咬伤一名护士很可能是因为他得知自己需要支付治疗费用而不想接受治疗遭到护士阻拦后做出的过激行为。在她看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有关个别案例可以进行合理的费用减免的声明表明,在费用上是出现了矛盾的。

按照中国政府的规定,入境外国人接受新冠病毒的治疗需要自己承担费用。中国财政部统计,在中国,新冠病毒治疗的人均费用为1万8千元人民币。

入境外国人还需要进行14天的隔离,隔离费用也要自理。在广州,每天的隔离费平均为280元,最高不超过350元。对于很多非洲公民来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未必承担得起。

在她看来,这些政策上的考虑不周最后造成了矛盾的激化。

事先缺乏交流引发猜测

中国地方当局的考虑不周也包括事先缺乏交流,导致混乱与猜疑。

在广州的非洲人告诉美国之音,由于社交媒体上事先有科学家要在非洲人身上测试疫苗的说法,当中国的医疗人员在警察的陪同下来到非洲人的住所要求他们进行检测时,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你们是要把这个病毒注射到我身上,而不是对我进行检测。

尼日利亚外长奥尼亚马对媒体表示,如果广州当局事先与非洲国家驻广州领事馆进行交流与沟通,双方之间就不会出现相互猜疑和目前的局势。

中方对非洲政府的处理感到难以接受

尽管这起事件让很多非洲人难以接受,但是中国民众对非洲人的这种反应也不理解。

时评人洪振快认为,中国政府一向优待外籍人士,包括非洲裔人士,中国民众对此其实是不满的。

史汀生的孙韵认为,中国政府对非洲政府处理这起事件的手法也感到意外。

她说:“我觉得中方也觉得很受伤害,因为从中国网民的情绪里就可以看出来,我们平时给你们那么多钱,对你们那么好,然后这么一点小事马上在国际社会上公开叫骂中国,连一点私下沟通的余地都没有。”

在她看来,这种情况反映了中非双方对这个关系的看法存在差异,即中方对这个关系存在很多想象的成分,认为中国给非洲提供了很多的援助,中非关系自然就应该好,但是这种观点忽略了非洲人的想法,在他们看来,中国对非洲提供援助是因为有利可图。

孙韵还认为,中国政府没有及时捕捉到非洲人民对中国的舆情;也没有看到,在社交媒体时代,这种信息的流传对非洲的政治领袖和政府有巨大的压力。

中非关系出现裂缝?

致力于探讨中非关系各个方面的“中非项目”共同创始人欧瑞克(Eric Olander)认为,广州地方当局对当地非洲人采取的做法正在迅速的演变成中国的一场全面的公关灾难,中国在非洲的“援助外交”带来的正面形象正在被颠覆。在他看来,这次的事件给中非关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甚至导致关系出现裂缝。

不过,专门研究中国外交政策的孙韵认为,这更多的是一次风波,而不代表中非关系目前发展的一个常态。

她说:“我觉得这次的风波主要是因为非洲民众对中国产生了这种看法,迫使非洲政府采取一些比较激烈的外交上的行动。但是如果你看中非关系总体的走势,我们说还是比较稳健的。”

孙韵:风波不会改变中非关系的大方向

孙韵认为,中非关系存在很强的交易性质,双方都很需要对方,尤其是中国现在是非洲最大的债权国,而且在非洲有很多基建项目。再加上这次的疫情对非洲的经济发展造成很大的冲击,中国作为非洲原材料采购商的地位会对非洲经济的恢复造成很大的影响,因此这次的风波不会改变中非关系的大方向。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4月13日同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通电话时表示,中非是全面战略合作伙伴,中非传统友谊坚如磐石、决不会因一时一事而受到影响,更不会被某些势力的挑拨离间所干扰。

他这里所说的“挑拨离间”指的是美国官员对广州发生的事情提出的批评。美国国务院非洲事务局的助理国务卿纳吉4月13日在推文中表示,“来自广州的视频和故事令人震惊。虐待和仇外心理在我们抗击这一全球流行病的斗争中没有立足之地。” 国务院发言人奥塔古斯在回复的推文中说,“来自广州的令人可耻的排外。中国当局必须停止虐待在中国生活和学习的非洲人。行动胜于言辞。”

赵立坚:非洲侨民得到妥善安置,不少视频不是真相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15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暗示,广东地方当局改变了有关的做法。

他说:“广东方面结合非方意见,进一步完善对外国人健康管理措施。据了解,在符合中方防疫规定的前提下,不少非洲侨民正陆续返家隔离,部分有困难的非洲侨民也得到了妥善安置。”

不过赵立坚说,不少非洲朋友指出,经过核实,网络上流传的不少视频经过剪辑,并非事情的真相。他说,“中非双方都要对这些可能误导民众认识和情绪的网络内容保持警惕。”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