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7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贷巨款建成非洲新铁路


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郊外火车站外面的电动火车(2016年9月24日)

这个月早些时候,一列火车隆隆地开上了一条耗资34亿美元的电气铁路。这条铁路把内陆国家埃塞俄比亚同它的邻国吉布提及其红海入海口连接起来。这条长达750公里的铁路,每年可运输五百万吨货物,对这两个国家甚至整个地区的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在通车典礼上说,这条铁路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会过分。

他在首班车上告诉美国之音驻索马里记者说,“这个项目如同我们的血管,因为埃塞俄比亚通过吉布提获得入海口。所以,这个项目是我们的生命线。”

这个项目百分之七十的资金都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中国中铁和中国工程师负责铁路的建造。

这是中国最新一笔在非洲的高额基础设施投资。肯尼亚的一条130亿美元的铁路也是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斥资、国有企业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建造的。这项工程也即将竣工。目前还有计划开发多条其他铁路,深入其他东非国家,包括南苏丹、乌干达、卢旺达和布隆迪。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中非研究计划的研究人员说,2000至2014年间,中国为非洲的运输项目提供了242亿美元的贷款。这些贷款百分之八十都用于公路和铁路项目。

非洲港口颇受中国青睐

专家称,中国在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并非出于利他主义。港口衔接便于运输中国发展急需的原料。因此,筹资建造铁路,是对中国有实际利益的。

“东非,特别是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港口,还有吉布提的港口,是向中国提供出口产品的关键,”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计划组高级研究助理黄吉泳说。

黄吉泳还说,对中国来说,需要很长时间以后才能从这些项目中受益。而相比之下,这些非洲国家却能够很快看到这些项目的经济效应。

“这些大型的交通运输项目会刺激当地经济,也对基本的基础建设有好处,” 她说,“对贷款接受国来说也是有好处,就是因为这些项目的成本高,而不会即刻有财务回报。”

“这些项目在最开始的时候,需要很多资金注入。这说明,资金注入方必须愿意承担很多风险,愿意拉长回报的时间。”

2016年,这个中非研究计划组发布了一组数据,里面搜集了2000到2014年间所有的中国发放到非洲的贷款。研究员发现,并非所有接受贷款的国家都是资源丰富的国家。

“当我们讨论中国、非洲和这其中的利益的时候,我们都着眼于自然资源。但我们发现,发放到非洲国家的贷款额度和他们自然资源丰富与否之间,并没有很清晰的联系。”中亚研究计划组研究经理欧珍妮特说。

盛产石油的安哥拉收到了最多的资金投入,欧说。但资源贫乏的埃塞俄比亚收到的资金占第二位。

在非洲实行“一带一路”方针

中国把海外投资看作“一带一路”方针的一部分。黄吉泳说,“在中国,即使严格来说并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是真正意义上的私有企业,” 北京牵头的这项战略国企和私营领域都有参与。

这个政策是为了开展现代“丝绸之路”,以促进中国和周边地区的贸易来往。中国说,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把劳动密集型工业搬到非洲去。

黄吉泳说,非洲当地政府意识到基础设施的缺乏会阻塞国际资金的注入,因此渴望和中国合作。

她还说,“从中方角度出发,他们希望在非洲有更好的投资机会。所以,如果非洲没有铁路,中国就帮他们建。”

中国有一大批基础建设承包商正在觅活。这些承包商中,许多是国有企业,或者和执政党有密切的关系。

黄吉泳说,工程质量问题引起了主意,但是,她还说,“他们工作速度快,成本低,而且有融资的能力。”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员还发现,中国的工程项目有利于非洲工人。虽然工头和技术人员是中国人,体力劳动力的主力是非洲人。

研究人员发现,对于非洲国家是否能够还清中国的贷款的顾虑是存在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国家非常依赖石油收入,而最近这几年,每桶石油的单价却在暴跌。

另外,中国在经济放缓的时候,有可能撤回在非洲大陆的资金。

不过接受这些资金的国家相信中国的投资是个双赢的机会。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