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32 2024年4月24日 星期三

澳中关系可望逐步回温 分析: 北京盼拉拢堪培拉突破西方围堵


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2022年12月21日在北京会见中国外长王毅。(路透社转发)
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2022年12月21日在北京会见中国外长王毅。(路透社转发)

在澳大利亚与中国政府首脑及外长相继于去年底举行会谈后,两国商贸部长于2月6日举行睽违3年以来的首度对话,双方先前一度显著恶化的关系,也因此获得进一步的改善。

观察人士表示,在澳中这场部长级的虚拟会议后,中国可望扩大解除对澳大利亚包含龙虾、葡萄酒等产品的贸易限制,更可能促成澳大利亚总理自去年上任以来的首次访中行程,因为北京希望藉由拉拢堪培拉,突破目前遭受全球以美国为主的外交围堵,但近期美中的“气球事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未来的澳中关系。

周一(2月6日),中国商务部长王文涛与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唐·法雷尔(Don Farrell)举行视讯会议,成为两国商务部与贸易部长自2019年以来的首度对话。

法雷尔表示,这场约90分钟的虚拟会谈“包含了一系列贸易和投资问题,包含恢复澳大利亚出口商畅通无阻的贸易的必要性,以便中国消费者能持续从高品质的澳大利亚产品中受益。”

澳大利亚贸易部并在会后发布声明,表示两国部长同意加强包括官员之间的各级对话,以作为及时和全面恢复贸易的途径。法雷尔则说,这场视讯会谈是“稳定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的又一重要步骤”,并确认气候变迁是两国更密切合作的领域之一。

此外,法雷尔还表示,他已同意接受王文涛的邀请,“在不久的将来前往北京,继续我们富有成效的对话”。

尽管各界关注的澳大利亚价值约200亿澳元(约140亿美元)的产品禁令,未在会谈中获得北京承诺立即全面解除,不过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早在会前就开始逐步撤销对澳出口商品的关税与限制,主要原因为近年对澳大利亚的贸易打压,已对中国目前的经济情况造成不利影响。

对澳制裁凸显北京战略失误

日本秋田县的国际教养大学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 (照片提供: 陈宥桦)
日本秋田县的国际教养大学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 (照片提供: 陈宥桦)

日本国际教养大学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告诉美国之音:“其实在几个月前,中国已经开放让中国进口商可以慢慢输入澳洲的产品,然后中国因为它缺少澳洲煤矿的关系,之前有出现限电的现象,所以其实我觉得,就某种程度来说,中国其实看到这种贸易禁令之后,背后经济的成本还是中国的民众自己去承担。北京领导人已经体认到这一层的‘战略失误’,会希望可以慢慢开放对澳洲的(产品)禁令,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澳商贸部长的会谈,可能只是个过程,并不是主要的原因,让中国对澳洲的商品开始解禁。”

在澳中商贸会谈前,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今年1月初与一些电力及钢铁公司开会,讨论恢复澳大利亚煤炭进口。据澳大利亚人报稍早消息,7.2万吨的澳大利亚的焦媒将于2月8日运抵中国广东省湛江港。

在澳大利亚前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2020年因支持世界卫生组织(WHO)对新冠疫情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及数次批评中国政府在新疆和香港侵犯人权的行为后,澳中关系急转直下。中国于同年对澳洲进行贸易反击,包含对其葡萄酒、大麦、龙虾等产品加征关税。另外,虽然中国从未正式宣布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但隔年对澳煤炭进口量大幅下降了85%。由于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些贸易制裁措施导致澳大利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

澳中关系回暖 专家:澳龙虾、葡萄酒、大麦对华出口量料升

中国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
中国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

然而,中国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认为,中国并未针对澳大利亚产品发起制裁或是禁令,并指称澳前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将两国贸易问题上升至政治层面,才让双边先前关系陷入龃龉。不过,陈弘也说,此次中澳商贸会晤有利两国未来交流,虽然两位部长并未具体讨论商贸细节,但无疑对双边关系带来正面影响。

陈弘告诉美国之音:“我们从过去几年里面看的话,中澳贸易不仅没有下降,实际上,反而是有所上升,(所以外界称中国)针对性地对澳大利亚采取了贸易上的禁令,这不存在的。当时的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把一些trade issues(贸易纠纷)上升到政治的层面,认为中国是有政治目的,实际上中国没有。所以我一直认为,两国之间如果有经贸问题,必须通过经贸途径去解决。

“这次两国商务和贸易部长之间进行这样的对话,就是开启这样一个协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步骤,相互之间沟通管道更加畅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商务部长)王文涛和Farrell(法雷尔,澳大利亚贸易部长)的会谈,是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 ”

陈弘还说,由于目前中澳两国正力拼疫后复苏,这将提振中国对于澳大利亚部分产品的进口量,他说:“无论是龙虾、葡萄酒、大麦,双方都会就这样一些(商贸)问题进行讨论、协商,尤其是两国现在正在走出疫情,在这种情况下,各方面市场上的需求增加,所以中国对于优质的澳大利亚产品的需求肯定会有所上升。”

除了商贸部长会谈外,澳中官方近期的一连串互动,似乎已显示两国关系有所改善。去年11月,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峰会期间于印尼巴厘岛举行会谈,成为两国领导人6年以来首度正式会面。此外,澳洲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于12月访问中国,除了与中国外长王毅会晤,还出席中澳建交50周年纪念活动。

澳总理有望今年访华 学者:北京欲打破外交围堵

中国与澳大利亚的部长级会晤不仅可望趋缓两国的经贸紧张态势,香港南华早报本月初更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报道,这场会谈还将为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今年稍晚的北京行“铺平道路”。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的陈弘分析道,有鉴于两国高阶官员自去年起展现更频繁的沟通交流,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上台后,也试图以务实的方法恢复与北京的关系,阿尔巴尼斯确实可望于今年展开访问中国行程。

陈弘说:“我们也看到12月份中澳建交50周年的时候,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当时是专门选择这一天来到中国,它本身的一个意义也非常深厚。1972年中澳建交当时也是,就是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总理上任,马上就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然后在第2年,1973年,惠特拉姆作为工党的总理访问北京,所以这一次的话,我感到历史上似乎也有某些相似性。如果阿尔巴尼斯能够访华的话,那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席,和阿尔巴尼斯进行会见,这应该也是可以被预期的情况,也是展现了双方从上而下,推进两国关系的一种良好的意愿。”

日本秋田县的国际教养大学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照片提供: 陈宥桦)
日本秋田县的国际教养大学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照片提供: 陈宥桦)

日本国际教养大学的陈宥桦也认为,阿尔巴尼斯的确很有可能在2023年前往北京,不过他强调,这是由于目前中国正遭全球外交围堵,其需要澳大利亚的程度,大于澳大利亚需要中国,因此可以说北京比堪培拉更希望能促成澳洲首脑的访中行,盼对其他国家与中国发展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

陈宥桦说:“目前QUAD(四方安全对话机制)领导人,(包含)美国、日本、印度,都还没有在习(近平)的第三任之后拜访中国,如果澳洲的领导人Albanese(阿尔巴尼斯)可以先去拜访中国,那对中国来说,这是个外交大突破,是变成一个很好的宣传,甚至可以鼓励其他国家继续效仿澳洲。这就是为什么(去年)12月的时候,(中国外长)王毅强调,‘中澳关系曾长期走在中国与(同)发达国家关系前列’,双方‘不存在历史恩怨,也没有根本利害冲突’的原因。”

气球事件恐冲击澳中关系?

不过,陈宥桦也提醒,澳大利亚的盟友并不一定会对澳现任总理未来可能的访中之旅买单,他说:“另外一个可能会影响这个Albanese(阿尔巴尼斯),能不能访中的变因是在于同盟国的立场,特别是美国跟日本,可能不希望澳洲走在这么前端。”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德·赫尔 (照片提供: 理查德德·赫尔)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德·赫尔 (照片提供: 理查德德·赫尔)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法学院学术主任理查德·赫尔(Richard Herr)也表达与陈宥桦类似的想法,认为美中关系,特别是近期的“气球事件”,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澳中关系。

赫尔透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表示:“我认为‘气球事件’,和布林肯(Antony Blinken,美国国务卿)访问(中国)活动的取消或推迟,对澳大利亚期待与中国更平稳地过渡到不那么紧张的关系,产生了直接影响。由于外界正观望气球故事会带来多大的冲击,这已经改变或至少(对澳中关系)按下暂停键。”

在美国稍早对外公布,近日在其内陆领空发现一颗中国巨型气球后,美国国防部证实,美国战机在总统拜登的命令下击落了这颗气球。这起“气球事件”也导致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推迟访问北京的计划。

尽管澳大利亚与美国有同盟关系,但澳中商贸部长并未因“气球事件”取消视像会谈。不过,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也说,她支持美国击落中国间谍气球,并说澳大利亚始终会确保保护自身主权。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研究员徐元敬 (照片提供: 徐元敬)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研究员徐元敬 (照片提供: 徐元敬)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詹宁斯(Peter Jennings),稍早则对澳大利亚公共广播媒体特殊广播服务公司(SBS)中文网表示,“气球事件”提醒大家要注意中国的野心,他说:“现在中国不像过去数年那样对澳洲无礼。但在背后,中国想要主导印太地区的长远军事野心是没有改变, 而且也不会改变。所以,澳洲绝对有理由担心。如果美国关注中国的野心,那么,澳洲亦肯定需要关注。”

然而,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The Lowy Institute)研究员徐元敬(Jennifer Hsu) 表示,尽管华府和北京近期关系受“气球事件”冲击,但堪培拉有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会全然依美国立场与中国发展关系,因此她认为这起事件对澳中未来关系影响不大。

徐元敬告诉美国之音:“‘气球事件’最大的影响是中国跟美国的关系,澳洲的principles(原则)、澳洲的values(价值观)是跟美国虽然有相关,但是澳洲政府是要决定对澳洲的population(民众)最大的帮助是什么,不是对美国最大的帮助,或是(对)美国的population(民众)最大的帮助。”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