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5 2022年7月5日 星期二

中亚夹在中美权力博弈之间


塔利班外交部发布的这张照片显示,2022 年 3 月 24 日,塔利班外长阿米尔·汗·穆塔奇(左)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抵达喀布尔机场时迎接他。

专家说,在最近两届美国总统任期内,中亚都被卷入了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战略竞争”。

他们还说,在假定中亚与华盛顿有同样的担忧的情况下,强调中国西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的美国坚持该地区的国家重新评估它们与北京的关系,淡化那些推动中亚和中国政策的问题。

匹兹堡大学治理与市场中心负责人穆尔塔扎什维利(Jennifer Brick Murtazashvili)说,北京的利益主要反映了其自身对安全的关注,尤其是在阿富汗。

中国“不希望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活动从阿富汗蔓延到中国。它希望防止恐怖主义破坏该地区的稳定,”她说。

穆塔扎什维利最近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的一次听证会上说,中国与塔利班的接触不应被误认为是支持塔利班。她认为,华盛顿20多年来未能实现其在阿富汗的政治和军事目标,“使其更强大的邻国感到不安,特别是中国、俄罗斯、伊朗和乌兹别克斯坦”。

“美国对阿富汗的干预非但没有带来稳定,反而催生了包括‘伊斯兰国-呼罗珊’(IS-K)在内的恐怖组织的壮大。中国认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等是恐怖组织,北方日益加剧的不稳定性为其创造了空间,它指责该组织在中国境内煽动分裂主义和恐怖袭击,”穆尔塔扎什维利告诉这个委员会。正是这种信念推动了中国的政策和地区接触。

资料照:塔利班外交部发布的这张照片显示,2022 年 3 月 24 日,塔利班外长阿米尔·汗·穆塔奇(中右)在喀布尔会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中左)。
资料照:塔利班外交部发布的这张照片显示,2022 年 3 月 24 日,塔利班外长阿米尔·汗·穆塔奇(中右)在喀布尔会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中左)。

中国认为东伊运是一个维吾尔人的恐怖组织,但美国并不这么认为,并于2020年10月撤销了对东伊运的恐怖组织的认定。

穆塔扎什维利并不认为中国急于在阿富汗投资,她补充说,中国的一些商业项目,包括梅斯艾纳克(Mes Aynak)铜矿,“一直受到很多问题的困扰,大部分已经搁置多年。”

她说:“首先,中国希望确保阿富汗有一个正常运转的政府。”

对于长期投资,北京方面希望塔利班保证,不仅是确保两国共有边界的安全,防止暴力极端分子进入其领土,而且要保护其利益。

“这意味着塔利班必须把东伊运的一些成员交给中国……并证明他们垄断了阿富汗的暴力。目前,由于塔利班面临来自伊斯兰国-呼罗珊的威胁越来越大,这个目标似乎越来越难实现,” 穆塔扎什维利说。

她强调了这两个伊斯兰运动的不同之处:塔利班声称他们只关注阿富汗;伊斯兰国-呼罗珊寻求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哈里发国。

穆塔扎什维利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华盛顿在谴责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的同时,在打击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方面,与中国有一些共同的目标。然而,中国的政策,包括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美国和人权组织称之为种族灭绝——使华盛顿不可能与它合作。不过,她说,华盛顿还有其他选择。

“随着俄罗斯注意力的分散和该地区的去美国化,中亚人比近代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大的能动性。因此,美国在该地区进行更大程度地参与的一条途径可能是通过阿富汗和中国的邻国,它们正在寻找允许它们继续让更大的国家之间相互抗衡的另一方。这将有助于建立地方行为者的自主权,并承认他们日益独立的外交政策,”穆尔塔扎什维利说。

位于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的欧安组织学院高级研究员邱芷恩(Niva Yau)告诉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北京认为维吾尔运动“必须被完全消除,即使跨越官方边界,因为它危及中国共产党政治制度的一统及其作为一个统一的中国国家的功能。”

“在中亚,这需要当地执法部门努力瓦解散布在该地区的这些网络,”邱芷恩说。

2019 年 9 月 11 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和哈萨克斯坦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仪式上检阅仪仗队。
2019 年 9 月 11 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和哈萨克斯坦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仪式上检阅仪仗队。

她指出,中国的安全利益与经济诱惑相匹配。它是廉价贷款和赠款的主要提供者,包括向该地区“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共和国等弱势经济体”提供贷款和赠款。

经济关系

在1月25日举行的中亚五国同中国建交30周年的在线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说:“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无论未来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中国都始终是中亚国家值得信赖和倚重的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好兄弟,”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报道说。习还表示,中国将“坚定支持各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

就经济而言,哈萨克斯坦是中亚最大的经济体,至少占该地区与中国贸易的一半。中亚出口矿产和原油等原材料,同时进口中国制造的消费品。

在过去15年里,出口一直“由中国-哈萨克斯坦石油管道和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主导,”邱芷恩说。

中国从哈萨克斯坦进口的石油和土库曼斯坦出口到中国的天然气一直在持续增长,但黄金、铜和煤炭等其他中亚出口产品的规模要小得多,而且往往由私营企业管理。

邱芷恩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向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投资了至少200亿美元,向土库曼斯坦投资了至少170亿美元,向乌兹别克斯坦投资了至少20亿美元。”

2021年10月24日,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总统选举后,显示乌中两国领导人进行电话交谈的图像。
2021年10月24日,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总统选举后,显示乌中两国领导人进行电话交谈的图像。

她说,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如果中国成为该地区的主要客户,中亚国家希望“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而不会以催生对北京的依赖为代价。俄罗斯传统上一直是中亚的能源和其他原材料的消费者,同时也是在俄罗斯的中亚劳工汇款的来源。

美国可以介入的地方

他们需要其他选择,因此“希望地区一体化和融入全球体系的中亚国家应该得到华盛顿的支持和授权”。如果没有美国,中亚国家将不得不站在相对弱势的立场与中国讨价还价。但由于北京方面寻求安全合作,该地区有要求中国提供更高质量的投资,同时满足当地其他发展需求的杠杆。

2018年4月1日,一辆悬挂着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国旗的加长豪华轿车在霍尔果斯附近的中哈边境特别贸易区展出。(美联社)
2018年4月1日,一辆悬挂着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国旗的加长豪华轿车在霍尔果斯附近的中哈边境特别贸易区展出。(美联社)

邱芷恩认为,中亚国家“应当感到能够重新考虑它们与中国的交易式的关系”,包括通过与美国的亚洲盟友合作来实现这一点。 “日本和韩国已经在中亚有很大的存在。”

邱芷恩鼓励华盛顿支持当地媒体,确保可靠的国际新闻机构的存在。这将有助于为中亚提供更可靠的信息来源,并帮助公民向政府施压,在打击俄罗斯虚假信息的同时寻求与中国达成更好的交易。

她还敦促华盛顿避免孤立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尽管不断强调与塔利班领导层有关的人权问题和恐怖主义威胁很重要,但在这些新的地区环境下,美国将从与塔利班进行新的对话中受益。”

邱芷恩建议,如果乌兹别克斯坦和其他中亚邻国能够接受塔利班长期执政的前景,美国也应该接受这样的愿景,即一个稳定的阿富汗可以为加强中亚和南亚的连通性铺平道路,包括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 (TAPI) 天然气管道,印度希望这条管道将有助于填补其能源供应的缺口。印度和巴基斯坦快速增长的市场中的基础设施和市场联系将有助于这些国家实现其经济合作伙伴的多元化,并进一步减少对俄罗斯和中国的依赖。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